小嘴深喉耸动|一进去就哭

小嘴深喉耸动|一进去就哭昨夜他跟着丁清的气息到雪月城外时已经过了子时,丁清是最后进去的一批人,周笙白察觉出城外阵法阻止一切活物死物的进出,保护了城外一切,也封闭了城池。

探到阵法的那一刻周笙白没多意外,毕竟南堂境内出了这等事,他们必然会有所措施。他飞身上了城门,越过那团乌云朝下看,城内一切皆被琉璃幻境所罩,什么也看不清。

谁也没料到,短短的几个时辰便会天地巨变。

南堂的人布下阵法后,便觉得此事告一段落,只需一个时辰便可以给众人一个交代,于是以设阵长老为首,带领南堂的弟子前去雪月城附近的三个镇子,找到其余几堂的人,将来龙去脉告知。

周椿在得知午时便有焚鬼符烧毁整座雪月城后,惊得坐不住,当时便带着中堂众人一同赶往雪月城。

南堂的人以为她担心中堂的记咒长老刘川,实际上周椿是在担心周笙白。

昨夜周笙白走时未到子时,若是路上没有耽搁,保不齐被南堂众人的阵法关在了城中,焚鬼符虽杀不死活物,可终归会有损伤。

周椿匆匆赶到,见到周笙白并未入城便松了口气。她将南堂举措说出后,察觉到了一股并非冬日冷风带来的寒气,那是从周笙白的身上散发出来,几乎能冰冻三尺的凛冽。

他道:“丁清在里面。”

周椿讷讷,昂首看了一眼头顶的烈阳,现下已过午时,焚鬼符早就烧起来了,若丁清也在城中,运气不佳的话,恐怕已经……

“破阵。”周笙白道。

周椿惊诧,雪月城内成千上万个鬼魂,每一个都吃过人肉,算不得善鬼,就算死了也不可惜。此时正是被焚鬼符消灭的最佳时机,等雪月城被烧光了,那骗人的幻境也将不复存在。

可若现在破阵,阵中裂开一条口子,很容易便放出那些鬼魂,一旦他们涌了出来,别说就靠站在城门外的这些中堂人,便是附近其余几堂人统统赶来,也未必能收拾得干净。

在场会阵法的,便只有苏威与他的弟子黎袁峰。

苏威低声道:“这阵法是由南堂的设阵长老配合符咒一同设下的,凭我一人之力,恐怕难以破开。”

周笙白从城外抬头看了一眼城门顶上,他像是慢慢镇定了下来,低声道:“试试看。”

“这……这怎么试?”苏威无奈。

周笙白的眼锐利地盯向城门顶端一处,伸手指向那里道:“那处位高,阵法较弱,在那里破开一条入口,只需给我半柱香的时间。”

苏威的能力不错,若是按照周笙白所说的位置和时间,他倒是可以与黎袁峰配合试一试。但贸然破开南堂设下的阵法,若意外放出其他鬼魂,恐怕中堂于其余几堂面前便难以立足了。

他为难地看向周椿,只等堂主令下。

周椿也在犹豫,她是喜欢丁清,可也不能为了丁清一个人去冒这个险。

 文学

“周椿!”周笙白开口:“我看到她了。”

“苏长老,破阵。”周椿沉着脸,在说出这话后苏威与黎袁峰面面相觑,随后原地坐下摆出破阵之势。

周笙白如箭一般冲上了碧蓝的天空,在常人看不见的虚空之处,跃入了雪月城的另一头。

他看见丁清站在城门边,脚掌探出去一半,就在她的脚下,一个又一个被焚鬼符烧死的鬼魂不断发出尖利的哀嚎声,焦黑的鬼爪绝望地探向上空企图挣脱。

他觉得丁清是想跳下去。

然而她没跳。

小疯子看见他当真很开心,眼底丝毫没有惧怕之色,也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会如同那些鬼魂般,在这儿死守到最后一刻,直至被烧成灰烬。

“你真的不怕……”周笙白心中没来由涌上了一股烦闷感。

这感觉就像丁清什么也不在意。

丁清道:“本来挺怕的,我站在那边上腿都发软了,心里想着我完了,我要真正地死在这儿了。我也有些难过,原本说好要给老大当手下的,结果手下没当两天就失言,说好一个月回去,恐怕一个月也回不去了。”

“但是现在我不怕了。”丁清对着他笑盈盈的:“看见老大我安心了很多。”

周笙白微微一怔,他背着光,丁清看不清他眼底有些闪烁,那双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她两极分化的脸。

她被周笙白用力地抱在了怀里,鼻子撞上了他的胸膛,有些发酸。

丁清心想她有一半的身体还没养好,鼻子被烧焦了,可能会有点儿灰蹭上周笙白,但应当没关系,因为周笙白的衣服也是黑的。

丁清还有好心情,声音闷闷地于他胸腔处传来:“老大,我弄脏了你的衣裳。”

“嗯。”

她道:“若有机会出去的话,我给你洗。”

周笙白的手指稍有些用力地捏着丁清的耳朵,带着她一同飞向了上空,丁清察觉出他的意图后连忙道:“还有一个,老大,带上她!”

周笙白有些嫌弃地看向地上那团已经烧黑了的身躯,鹰爪从后勾住了玉霄姬的脖骨,背对着雪月城中的惨况,展翅飞离了阵法之中。

他没去看城外的周椿,也不打算再与那些人碰面。

周椿见到周笙白离开后松了口气,苏威与黎袁峰连忙收手,额上热汗涔涔。

他们在破阵之时就已经被南堂的设阵长老发现了,这阵法是他亲设的,风吹草动都能察觉。

南堂的设阵长老带着众人前来雪月城外,瞧见周椿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北堂与西堂的人。

南堂设阵长老怒道:“周堂主!你这是何意?!”

苏威躲在周椿身后,一张老脸惭愧得通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