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水顶撞宝贝h*亲爱的抱紧我我想要

紧致水顶撞宝贝h*亲爱的抱紧我我想要此时还有男人趴在玉霄姬的身上,她猛地将人推开,男人似乎不满,却被她一掌穿破了心口,挖出心脏,魂魄凝结成的心珠在她的手心捏成碎屑,那男人立刻灰飞烟灭。

“丁清!”

玉霄姬看见了她。

丁清慢慢转身,她知道城中幻境是玉霄姬造出来吸引人的,对方的眼线全都在咏凤搂中,但只要有人破坏了幻象便会立刻被她发现。

只见附近楼宇内端着杯盏的貌美男女纷纷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他们将身旁的‘主人’推开,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后便手足并用地朝丁清爬了过来。

丁清的身形很快,几次躲过了那些扑上前来的男女,也见到城中一些鬼魂惊诧的表情。

他们在这个地方待得太久了,没有分清现实与假象,以为温柔可人的美女与俊俏体贴的男人是真实,却没想过这些狰狞着五官手足,像是鬼脚蜘蛛的幻象才是本质。

丁清躲过了他们,又使了几样阵法,将一些幻象困住,或拦住。

她使用阵法时对自己的魂魄也有损伤,越是厉害的阵法,便越让她胸腔狂跳,仿佛下一刻就要窒息过去,但丁清知道她必须得这么做。

玉霄姬看着丁清左逃右窜,看见她用阵法消灭了一些幻象,看她狼狈地最后有些力不从心,心中异常畅快。

玉霄姬侧卧在咏凤搂最高那栋楼宇的软塌之上,透过全开的窗看向繁荣城池的屋檐之上,丁清狼狈不堪地挣扎着,她的笑声几乎要穿透云霄。

“丁清!你还是那么自大!”玉霄姬道:“我以为你出走这些年当有长进,却没想到你依旧冲动妄为,在我的幻境里,谁也别想逃脱。”

玉霄姬伸出纤纤玉手,对着丁清的周围凭空一点,簇簇几道红烟闪过,又多了数十个婀娜多姿的幻象朝丁清追了过去。

不论她清理多久,都会有同等数量的重新追逐上来。

丁清压住喘息道:“玉霄姬,我会杀了你的。”

“这话你早说过了!可你杀不了我,谁也别想杀了我,可怜的人们啊……他们并不知道,世界就应该由鬼魂主宰,因为只有鬼不会死。”玉霄姬掩嘴一笑。

丁清不断逃脱,又不断朝玉霄姬的方向逼近,她能看见咏凤搂最高的那栋楼宇内,如八角塔一般的房子中央,四排红灯笼的照耀下,推开的纸窗内玉霄姬搔首弄姿的身影。

她道:“我会让你……彻底消失!”

“那也要你有这个本事才行。”玉霄姬轻叹一声:“你明明是最无用的那个,可偏偏主人非常看重你。丁清,我这就把你抓回去献给他,也让我好好看看叛徒的下场!”

就在丁清纵身一跃,手中结印比出,将要跳上玉霄姬的窗沿的那一刹,两名侍女一左一右手脚如绳一般缠上了她的身体,压住丁清的手腕。

丁清从窗外重重摔入了窗内,玉霄姬已起身,扭着细腰赤足一步步朝她过来。

 文学

她的脚腕上套着一串金铃,随着每一步都叮铃作响,待到一只纤纤玉足踩在了丁清的头顶,铃铛声才停下。

玉霄姬笑道:“你是知道我在这儿,所以特地找来杀我的?”

丁清闷不吭声,便是默认。

玉霄姬哼了哼:“不自量力,老娘比你多活一百年,难道能力还不如你?”

丁清妄图挣扎,身体动了动,踩在她头上的脚却更加用力。

玉霄姬喜欢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丁清,她了解丁清,这个小鬼平时很克制自己,可一旦触及到她的底线便尤其冲动,玉霄姬想让她冲动。

因为丁清冲动时狰狞的脸上,那双眼底,能看见深深的痛苦。

玉霄姬道:“你无用,你那残废弟弟更没用,你恐怕不知道吧?自从你出逃后,我便把你弟弟的坟给挖开了。他的尸体好可怜,被虫子咬烂,没一块好肉,但我看见了他的一双腿,果然少了两根骨头,哈哈哈!”

丁清的声音几乎是嘶吼出来的,她挣扎得越发厉害,玉霄姬便越开心。

她的嘴里不断吐出关于丁澈的一切,像是在丁清的心上挖开血粼粼的伤口,见那些早就被她封存起来的记忆再度打破。

她道:“我把他的尸体拖了出来,拉到了他的魂魄面前,当着他的面敲碎,而后拿去喂狗,狗都不吃!唉……小孩儿的脸好痛苦,我看着都心有不忍。”

“但我知道你一定是不在乎的,因为你够绝情,你把他的魂魄丢下,自己当了叛徒。”

玉霄姬的这句话像是直击入丁清的心脏,一直在她脚下挣扎的人突然浑身卸力,像是一滩烂泥般趴着不动了。

玉霄姬能看见她微微颤抖的双肩,知道她在哭。

玉霄姬迫不及待想要看见对方眼底的哀痛,她挥手撤走两名侍女,收回脚,慢慢在丁清跟前蹲下,伸手抬起对方的下巴。

她的脸上一定满是眼泪,她一定万分痛恨自己丢下了丁澈,她肯定失去了一切希望,这样玉霄姬从打击她中得到的快感便越强烈。

细手抬起了下巴,触手没摸到温热的泪,仅能从对方眼底看出了几分狡黠。

丁清如饿虎一般朝玉霄姬扑了过去,右手迅速从怀中拿出了三张黄符贴在了对方的心口,她就坐在玉霄姬的身上,掌心紧紧地按着黄符,恨不得将这东西塞入她的心脏里。

薄唇轻启,周椿教的咒术念出。

丁清没有松开手,她怕一旦松开就让玉霄姬有逃跑的机会,与其赌那万分之一,倒不如玉石俱焚。

黄符噗地一声燃烧了火焰,玉霄姬顿时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丁清从她的身上滚了下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焦黑的半边身子,再看向玉霄姬美艳的皮囊迅速被火舌爬满,一寸寸烧黑。而她身体里的魂魄像是受到了重创,犹如铁锤于心口位置重击,甚至要将她的魂魄打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