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喜欢在里面的| 粉嫩小嘴娇柔吞含

我超喜欢在里面的| 粉嫩小嘴娇柔吞含从中堂去南堂的途中会经过一片旷野,那里杳无人烟,方圆百里不见山,不见水,没有人家,唯有一条条野草丛中轧出来的蜿蜒道路,道路杂且乱。

顺着其中一条走,指不定走到头发现不是前往南堂的出路,而是一条死道,伴随着迷路之人的骸骨。

丁清有记忆以来,她只来过南堂地界两回,且都是在边境的城池里度过几日,没多久便离开了,故而她对南堂的印象不深。

之所以听说过雪月城,却是在另一人的口中提过。

那个只要丁清现在想起来,都能浑身起鸡皮疙瘩,胃里直犯恶心的人。

枯黄的野草旷野里,丁清骑在马上忽而侧身干呕了几次,最后吐出了点儿酸水,她才抬袖擦了擦嘴角,捏着马缰的手用了力,攥得手背泛白。

丁清以为自己寻路都得许久,却没想到冬初的旷野里半人高的草地被轧出了一条深深的车轮,恐怕近几个月从中堂往南堂走的人多了许多。

再往深了走,丁清半途还遇上了西堂那边过来的富商,一群人嘴里谈的都是与雪月城有关,言语向往。

商队行得慢,丁清超过对方,到了傍晚又碰上了从北堂过来的孔家弟子。

她骑马显眼,周围也无人群可避,便只能下马将马牵到一旁藏在高草中,自己找了个地方躲着,打算等那人走了之后再出来。

那人怕是也赶了许久的路,原地休息,打算吃喝一顿再走,丁清心想真倒霉,却没想到还有更倒霉的。

她那马行了几日路,吃草吃得欢,一蹄一蹄走到了那人的跟前,对方显然愣神,也不知旷野里突然出现的马是哪儿来的。

等人吃饱喝足,牵着丁清的马正要走,暴露行踪的蠢马此时又聪明了起来,知晓他不是自己的主人,犟着脾气不肯动。

丁清心想,这么蠢的马,还是跟人走吧。

几次不成,骏马打了一个响鼻,抬步哒哒朝丁清这边走来。

丁清暗叹糟糕,也实在避无可避了。

一把剑探入草中,呼啦一声拨开了野草,那剑鞘上镶着宝石,直接打在了丁清的脸上。

北堂在铸剑时便加了符进去,丁清的脸上顿时烧破了一层皮,她嘶了声捂着脸颊,抬脚准备跑,却听见身后传来男子的惊讶声。

“是你?!”

丁清跑走,他追上来,边追边喊:“是我!我!”

 文学

“我是孔御!”他道:“一个多月前,无量深林,我们见过的!”

丁清足下一顿,回头看去。

果不其然,那扬着一脸爽朗笑容,穿着北堂弟子服饰的正是孔御,撇开狼狈,青年长得颇为帅气。

作者有话说:

周笙白:猜猜我去哪儿了?

第21章

“你怎会在此?”

二人异口同声。

丁清道:“你先回答。”

孔御见到了熟人,不,是熟鬼,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可看见对方脸上还被自己的剑烫破了一些皮,心生愧疚,一边从怀中拿出伤药一边道:“我是跟着师父出来的。”

丁清瞥了一眼他的伤药,没接:“你们五堂的伤药特殊,我不能用,一点小伤,一会儿就好了。你又是偷跑出来的?”

孔御啊了声,点头算是应了丁清的疑问。

自无量深林一事,孔御被方清山带回北堂后便被家里人训斥了一顿,方清山先是领了鞭罚,而后去中堂一一致歉。孔御就像个没事人一般,被关禁闭的惩罚已因为他多次逃跑累计成一百多年,他脸皮早练厚了。

孔御没有捉鬼的天赋与根骨,原先是想拜方清山为师,方清山看不上他,他就改拜宣符长老为师。

此番会从孔家逃出来,也是因为前段时间南堂一个世家家主过寿,北堂的记咒长老与其有些交情,受邀前去,迟迟未归,后有人传他去了雪月城便再没出来过了。

雪月城的传言近些时日愈演愈烈,北堂众人猜测许是什么幻境迷惑人心,故而让宣符长老带人探探虚实。

北堂的宣符长老前脚才走,孔御后脚就逃出来了,他别的本事没有,跟踪倒是很擅长,始终与对方保持半日路程,绝不会被落下,也不会被发现。

丁清闻言又是与雪月城有关,便拍了拍孔御的肩膀道:“若你们那记咒长老当真去了雪月城,怕是已经死了。”

“死了?!”孔御惊讶:“你如何知晓的?对了,你还没说你怎会在此?你不是跟着周家那怪……周,周笙白走了吗?”

怪物二字还未说出口,孔御便被丁清冷冽的视线盯得背后发麻,及时改口。

“我来替你救记咒长老的魂魄。”丁清随便给了他一个理由,但也不算骗他,毕竟只要玉霄姬没了,雪月城中应当也没什么能迷惑人心了。

孔御不满她的回答,嘀咕道:“你总是这样……神神秘秘的,我都把话全告诉你了,你还藏着掖着。”

丁清瞥他,见孔御还啰嗦,于是哎哟一声,捂着脸道:“我一说话就脸疼。”

“还疼吗?对、对不住啊。”孔御连忙道:“那你别说话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