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朝谢俞c到哭车:害羞的粉嫩老师

贺朝谢俞c到哭车:害羞的粉嫩老师因为不清楚,所以也不惧怕,他的右足鹰爪藏在了黑袍下,双翼收着,除了戴着一张诡异的面具之外,只能算穿衣另类。

他没接触过人,却能带她来镇上吃饭,丁清心里很高兴。

老板上了三笼包子两碗阳春面,她把筷子先递给周笙白。

老大对她好,她也要对老大好,为老大当牛做马,跟着他一辈子吃香喝辣。

周笙白没接,说:“我不吃。”

丁清咦了声,可她点了两人份的。

周笙白又笑:“你胃口挺大。”

是误会她吃得多吗?

丁清抿嘴,也不解释这里头有一半原先是打算给周笙白吃的,便低头嗦了几口面,笑呵呵地附和:“我以前是挺能吃的。”

那是以前,因为洪灾成了流民,食不果腹,所以遇见食物便会吃到腹痛。

“老大不吃是因为不喜欢吃这些吗?”丁清吞了几口面,又喝了两口汤道:“我还不知道老大喜欢吃什么呢,若是碰上我会做,我可以烧给老大吃!”

“若是碰上你不会做的,你便什么也不做了?”周笙白见她吃得嘴唇油亮亮的,单手撑着下巴,略微歪头问话。

丁清唔了声:“若是碰上我不会做的,那我就学一学。”

周笙白睫毛轻颤,嘴角扬起。

丁清见他高兴,自己也开心。

果然千好万好,抵不过说得好,若周笙白真想吃些什么,她就去学是了。

“我喜欢吃什么,你不是知道吗?”周笙白笑时隐约可见皓齿,若笑容加深,还可见未完全探出的獠牙。

他俯身朝丁清凑近了些,像是要说悄悄话,可实际上小店生意不怎好,堂内除了他俩没旁人。

灼热的气息洒在丁清耳畔,他道:“我喜欢吃鬼啊。”

 文学

丁清只觉得自己的耳尖被烫了一下,她抬手揉了揉,一本正经道:“那我一定给老大找来恶鬼,就像鸦魍和黑罗刹的那样!”

见丁清把耳朵都揉红了,周笙白心里才舒坦了些,于是慵懒地继续撑着下巴,看她大口吃饭。

恰好此时门外走进几个人,小店老板连忙过去招呼。

其中两人穿着打扮较为华丽,身旁跟着随从,二人嘴里谈话,并不把热络的老板放在眼里。

其中一人道:“你当真愿意为她而死?”

“声名远播的艳鬼,乃真绝色,传说她还活着时,死在她床上的男人不下百个!都是被爽死的。”另一人摸着下巴道:“我若能一亲芳泽,死又何妨?”

“你啊你,果然风流成性。”

“嘁!你难道就不想要?说到底,男人这辈子的快乐,都靠腹下二两肉。”

二人荤话连篇,简直不入流。

第19章

小店的老板见他们聊得正欢,打算等会儿再来,转身走到一半又被人叫回去,那人没好口气地点了几样东西,小店老板道:“对不住,公子,我们店里没那些好物。”

“这什么破地方?一路过来皆是如此,穷乡僻壤。”那人牢骚:“那将你们店里最好的端上来就是。”

“好好。”老板应声,转身便翻了个白眼,动嘴唇骂了两句,没出声。

二人继续交谈方才话题,提起男人与女人床笫间的事儿分外来劲儿,三五句之后又绕到了传说中的艳鬼身上。

“都说雪月城中的那艳鬼,是百年前的花魁,而雪月城中金奢无度,吃穿尽是好物,凡是入了城的人都不愿回来。”

“那可不?入城唯一的要求便是死,谁还回得来?”男人笑了笑。

另一人嘿了一声:“人固有一死!旁人不知道,你我难道还不晓得?这世间鬼魂众多,保不齐便有哪些披着人皮生活在你我左右,若非五堂合力镇压,世道不知得乱成什么样子。”

这话已是人间不争的事实,众人皆明白,可该活着终归是要活着,谁也没想过主动去死。

“只有死了,才能入雪月城,满城鬼魂,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儿去,入了城中无高低贵贱之分,可却能享受极乐!”那人哀叹一声:“我也是听说,路边的美女随时能抱来欢好,案上的美酒佳肴也可尽情享用,莺声燕语,笙歌不分昼夜,可谓是人间仙境。”

听他这么说,另一人也有些肖想,但还是保有理智:“李兄,你已家财万贯,要什么没有,这一路拉我过来,我全当是陪你散心,走到雪月城外便好了,可没打算真要了自己的命。”

“等到了那地方,你还愿意回去再说。”

饭菜上桌,二人顿时发出不满,骂骂咧咧地吃了几口,又怀念起富饶之地的好来。

丁清埋头吃饭,头也没回,似是没听人说话,但每一个字都入了耳里,她吃完面和包子,打了个饱嗝。

周笙白呵地一声笑出:“饱了?”

“撑了。”丁清点头。

“那走吧。”他道。

丁清起身,老板站在二人身边,她眨了眨眼看向周笙白,周笙白又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丁清先是朝老板一笑,让老板上壶茶压压包子,老板应声下去后,她才立刻问了句:“老大你没钱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