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的肉㓊*在水里做了

粉嫩的肉㓊*在水里做了只听见咕噜一声,丁清的手慢慢捂着肚子,惭愧地把头低得更低了。

其实人死后灵魂是不需要食物的,可身体需要,丁清不必每日三餐都能吃饱,但几日不进食物,这具身体吃不消,看上去便更加瘦弱无力。

丁清明显能感觉到周笙白的视线从她的脸上慢慢移到了被她捂住的肚子上。

他开口:“你饿了。”

“也不算。”丁清抿嘴认真回答:“五日内不吃不喝,不会有事的。”

若挨到第六日再没吃喝,便可能浑身无力下不来床了。

周笙白眉心轻皱,对她道:“走吧。”

“去哪儿?”丁清跟上。

见周笙白径自朝洞府外走去,丁清似乎明白过来了,周笙白这是打算放生她。

养个要吃喝的手下在身边的确不方便,倒不如让她自己下山找点东西吃,有需要了再唤回来。

等走到洞府外的悬崖边上,丁清朝下看去一眼,今日阳光正好,山腰也无云雾,一眼便能看到底。

她想着这藤蔓是不能抓爬了,正要往前走,一步没跨出,后领又被周笙白抓住了。

丁清双手捂着衣襟处,领子被他抓松了些,歪歪地挂在肩上,露出白皙的脖子与半截肩膀来。

“你想干嘛?”周笙白问。

丁清道:“不劳烦老大了,我自己跳下去。”

“你倒是很自觉。”周笙白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丁清全当是被夸了,颇为自豪地点头,这也是她当初给周笙白自荐时所提的优点之一嘛。

可周笙白的那抹笑中藏着些什么情绪,丁清没看懂,他缓步朝她靠近,丁清本能地往后退去,两步背后便贴上了冰凉的山洞墙壁,可周笙白却没停下。

他像是一座小山,将丁清眼前的光线遮挡大半,微卷的黑发在山风中搔刮着她的脸颊,丁清头一次在如此明亮的白昼近距离清晰地看见周笙白的鬼鸟面具。

乌金的鬼鸟面具上隐藏着暗红色的纹路,之后便是延长至他脑后的黑羽,那双面具下深邃的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就像他是鹰,她是猎物。

 文学

丁清昂着下巴,双手贴向背后墙面,指尖用力到泛白,压迫感犹如溺水,叫人心跳紊乱。

周笙白的手忽而搂上了她的腰,他的手臂很有力,皮肉下的骨头像是铁铸的,轻而易举将她抱起,仅剩脚尖费力地点地。

“干什么?”丁清本能地攀上了他的肩膀问。

“带你吃饭。”周笙白眉眼弯弯,看上去似乎还挺高兴。

明白过来对方的意图,丁清心想她何德何能?要老大亲自带去吃饭,于是摆着双手摇头:“不必不必,老大你——”

黑羽双翅骤然展开,由不得丁清拒绝,紧接着便是呼啸而过的风,伴随着十一月底冷冽的寒气。

狂风吹乱了丁清的头发,她双手搂紧周笙白的脖子,脸埋在他的肩上,脸颊蹭上了他的发丝,意外发现他的头发很软。

丁清满脑子胡思乱想,心想她与周笙白应当什么姿势都飞过了吧?

她被他的鹰爪抓过后腰,被他双臂箍过腰肋,被他打横抱在怀里,现在又面对面紧紧地搂着,身体贴合毫无缝隙。

周笙白搂着她腰的手似乎也没很用力,迫使丁清得很努力地勾住他,以免掉下去。

她在心底安慰自己,强大的人总归是有些怪癖。

周笙白这一飞一个姿势,许是如雄鹰猎食,只要是被他带到空中的玩意儿,是捏扁还是搓圆,都得看他的心情。

窥天山下的小镇丁清路过许多回,她送给周笙白的黑狐披肩也是在这儿买的。

周笙白飞得很快,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镇外,恐怕是昨夜的一场雨养出了人的懒散,上午镇子里的人并不多,周笙白选了一处落脚,并未被人发现。

狂风渐歇,丁清双手搂着他的肩,双腿环着他的腰,等周笙白松开她的腰后才反应过来这是终于落地了,于是从对方身上跳下来。

周笙白见她赤足一脚踩在水里,不必想也知很冷,可她还是笑着的,毫不在意脚上的水,反而道:“老大你人真好!都带我来镇子里了,那我自己去找吃的啦!”

丁清刚走两步,便发现周笙白跟着她。

她回头朝周笙白看去一眼,见对方没有要回窥天山的意思,于是慢下步伐,等他走在前头了,自己再跟上。

平水镇中好吃的东西有限,这一片靠山,过得都很平庸,没有几座繁华城池,便是一些庄稼种得尚可,众人吃的都是面食。

小镇街道上的面店包子铺较多,周笙白不挑,直接选了第一家便大咧咧地往人家店铺正中央的位置一座。

小店老板瞧见周笙白先是愣神,随后反应过来,笑呵呵地迎上去做生意,老板问了几句周笙白都没回答,一根手指指向丁清,丁清便对他报了几样包子面条,站在周笙白身边等着。

周笙白没看她:“坐。”

丁清受宠若惊:“好的老大,谢谢老大。”

她看得出来,周笙白应当是没来过平水镇的,甚至,他可能没在任何人多的地方待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