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他的头给我添*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

 按着他的头给我添*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丁清眨巴眨巴圆溜溜的鹿眼,可怜又可爱的样子。

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轻轻啊了一声,打破沉默带来的局促。

丁清将怀中的东西拿出,半干的包裹被瘦弱的手递到了周笙白的面前,周笙白瞥了一眼,他记得小疯子来时就背着这个包裹入林的。

“什么?”他问。

丁清说:“是我特地买来孝敬老大的。”

周笙白伸出手正要接过,手悬在半空又顿住,似是犹豫,却在丁清以为他看不上不想要的下一刻,伸手解开了包裹。

里面躺着一张黑狐披肩,狐尾很长很柔软。

周笙白有些脸色不变,眼神却晃了晃,他看向完好无损干净的黑狐披肩,又看向在雨里淋得如此狼狈的丁清,道了句:“不是什么好东西。”

“配你是差了许多,可我也拿不出更好的了。”丁清还有心思呲牙对他笑了笑:“等我以后身上有更多钱了,再买个整张的披风给你,这披肩就可以不用了。”

周笙白微怔,两根手指捏着包裹带子将那黑狐披肩盖上,一手抓住后也不知往哪儿塞去,低声道了句:“我不喜欢这些。”

丁清不失望,反而兴致勃勃:“那你喜欢什么?”

她不怕自己送来讨好周笙白的东西对方不喜欢,只要周笙白能开口,她便有机会更了解对方,投其所好,称职做好一个讨人喜欢的手下。

周笙白望向丁清那求知欲满满的脸,嘴唇抿着,许久之后才说了句:“没什么喜欢的。”

因为没人问过,所以没想过,现在回想起来,他有记忆中遇见的一切,只分讨厌和不讨厌,没有喜欢这一说。

丁清裹着被子,雪白的双手双脚露在外头,取暖地搓了搓,她问:“那你是不喜欢狐毛还是不喜欢披肩呢?”

周笙白的视线被她的一双脚给吸引了,藏匿于面具下丁清也未看见,他道:“不喜欢狐毛。”

丁清接着问:“那貂毛的呢?”

夜明珠将她的脚照得像是通透的白玉,周笙白突然想起来之前看过的书中,形容女子双脚便是玉足,他没看见过几个女人的脚,或许以前看见也没留意。

丁清的脚,就很好看,一掌可以握住脚背。

他道:“也不喜欢。”

 文学

“兔绒的?”丁清抿嘴,周笙白摇头:“动物的都不喜欢。”

“啊!可是绸布披肩都不华贵啊。”丁清咧嘴一笑:“但相对便宜,我能买得起。”

周笙白喉结滚动了一下,丁清没看见,他撑在身侧的手渐渐挪动,而后一手抓住了她的右脚,盖在她的脚背上。

温热的掌心触感让丁清猛地缩回了自己的脚,像是抗拒的姿态,让周笙白不太高兴,他皱眉探入被子里,抓住丁清的右脚脚踝把她的腿抽了出来。

“你在反抗。”他沉声道:“是谁说我让往东,她绝不往西?”

“我。”丁清看向周笙白抓着自己右足的手掌。

“是谁说她做手下有一点好处是足够听话?”周笙白嗤笑一声。

“也是我。”丁清听见他那声笑,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上下级关系就要崩盘了,于是主动承认错误:“我人是老大的,我脚也是老大的,老大想抓就抓,要是嫌弃砍了也行,老大别生气,我错了。”

她刚才还在打探周笙白的喜好,励志要做个称职讨巧的手下,周笙白愿意回答,气氛相当不错,可不能坏了。

周笙白的拇指贴着丁清脚踝外凸出的踝骨,指腹摩擦到那片皮肤变得滚烫了才停止动作。

丁清想动不敢动,总觉得周笙白那手掐的不是她的脚踝,而是掐在了她的脖子上,每一次摩擦都带着要命的威胁,使得她悄悄抓紧被子,有些紧张。

沉默。

就像是方才的摩擦不存在,周笙白的声音不再嘲讽冷冽:“你的脚,很凉。”

丁清没吭声,心想这么冷的天她在雨里待了那么长时间,身上每一处都是凉的,脚自然也凉。

周笙白问她:“为何要在破棚子里待着?”

丁清抿嘴,道:“我是老大的手下啊,自然要跟着你了。”

周笙白又问:“怎么不爬上来了?”

丁清解释:“天冷了,山下老藤全都干枯断了,没有东西借力,我上不来。”

周笙白薄唇微动,对这个理由意外,他还以为她那么快就学乖了,以为他同意让她跟着,她就安分守己,也不打算再追上来了。

原来不是。

清的发丝还是湿漉的,挂在脸侧有些痒,她伸手拨开,又揉了揉被雨水淋痛了的眼,再睁眼时,周笙白不知哪来什么东西往夜明珠上一遮,洞府内彻底漆黑一片。

一直握着她右足的手松开了,潺潺的水声是这间静室内唯一的声音,丁清的手掌顺着石床边摸索,周笙白似乎已经离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