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开会桌下还让她含着;宝贝以后还听不听话了

总裁开会桌下还让她含着;宝贝以后还听不听话了段昂很快洗了把脸,出来时额发上有些被打湿了,几滴水珠顺着脖颈滴落至凸起的锁骨。

他坐到床边,小姑娘怀里抱着床被子,脸上还染着几分薄红,长发柔软地散落肩头,大眼睛乌溜溜的,写满不解情绪。

“是我之前太着急了。”他出声道。

“嗯?”

“你才十九岁,年纪还挺小的,做这种事对你来说其实是有些早了。而且你晚上还喝了酒,可能有点醉了,我不想这样的事是在你没考虑好之前发生。”

“你送我的鞋子我很喜欢,这已经是我至今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不用再有其他的礼物了。”

他手轻轻将被子从她怀里扯出来,拥着人躺下,去亲了亲她的额头:“晚安,我们睡吧。”

纪因:“……”

她脸像以前一样埋在他胸膛,少年心脏跳得强烈有力,清晰地响在她的耳边。

“我没有醉。”

“也……也是考虑好了的。”

半晌,段昂听到怀里传出来小小的,软乎乎的一道声音。

“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就已经确定了,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上别的任何人。”

他环着她的胳膊一紧,少女软绵绵的呼吸隔着睡衣拂在他身前,心脏似要在这一刻融化。

她的声音像羽毛。

柔软的,却又透出坚定。

“那件事……我觉得早晚都会发生在我们之间。所以……”

她轻轻吸了吸气:“在做好措施的前提下,如果早一点能让你更开心,我愿意的呀。”

 文学

安静的房间,段昂心脏骤停了几秒,又重归□□速跳猛烈动。

他手抚上她发烫的脸颊,掌心轻轻使了些力,将她的脸抬起。

纪因刚才一鼓作气,勇敢又直白说了一大堆,这会儿和和对视上,就又不好意思起来了。

少年瞳孔黑漆漆的,映着窗外的月色,透出很亮的光,笑意在眼底一点点聚集,越来越明显。

“因因。”他唇角往上一提,勾出个笑,嗓音仍哑着:“想让我开心,不止那样,还可以有别的方法。”

纪因懵懵地眨了眨眼,一时没听明白。

正想着,放在被子里的一只手被他抓了起来,他粗砺的指腹在她的掌心和手背上细细摩挲。

她被他的动作搞得莫名又有点紧张了,段昂轻易地察觉到,忍不住低笑了声,心里头软的不行。

这么点胆子的小姑娘,刚才却捏着那个小盒子,义无反顾地跑过来找他。

他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啄了口,笑着道:“用之前,让你提前先验验货。”

纪因上大学之前连言情小说都看得少,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直到搬进了女生宿舍。

每次那种夜谈会,通常情况是赵璇和李丝丝两个聊得热火朝天,荤素不忌,她默不作声地打着个台灯在一旁红着脸背单词。

长时间的耳濡目染之下,她也拓展了不少知识。

可今晚,她明白了从理论到实践,还是需要跨过超级大的一步。

从她手握上的那一刻,脑子就处于一片空白的懵圈状态,一直到结束,情况还没有好转。

段昂靠在床头,眉眼间舒展开,透出一股懒洋洋的闲适,整个人都是放松的。

他从一旁柜上的抽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抓过她的手,细密的黑睫垂下,仔细温柔地替她擦拭。

用了四张纸,才勉强擦掉了。

他随意一揉,扔进床边的垃圾桶,伸手托着她膝弯将人抱起:“我们再去洗洗手。”

新年第一天,凌晨一点钟,哗啦哗啦的水流声在卫生间响起。

纪因光着的脚丫踩在他脚背上,挤上了洗手液的右手包裹在他的掌心,被他揉搓清洗。

她一抬眼,就在镜子里照见自己比番茄还红的脸,脑子不受控地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

呜呜更羞了。

段昂换了张床单,自己又去简单冲了个澡,收拾得干干净净了才重新躺回床上。

小姑娘侧身躺着,露在被子外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睛紧闭,呼吸平缓,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段昂知道她肯定没睡,凑到她耳边,低笑着说:“因因的手真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