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想想也是,小姑娘才十九岁呢,还是那么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主动买那玩意儿。

只是他当时被激动冲昏了头脑,便没有思考那么多,下意识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想。

他尊重她的想法,就算她想留到结婚的那天,他也愿意等。

正自我反思自我检讨着,门口那儿传来把手拧动的轻微声响。

段昂一边疑惑小姑娘这时过来干什么,一边怕黑漆漆的她不小心撞到什么,赶紧坐起来,抬手按开床头的灯。

“怎么了?”

纪因掌心里抓着一个棱角分明的小盒子,害羞地咬了咬唇,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干脆直接走到床边,甩掉了脚上的拖鞋,身子一拱钻进他的被子里。

段昂被她弄得莫名,想了下,揉了揉她头,声音温柔地问:“是不是刚才看了什么恐怖的图片不敢一个人睡?”

她摇摇头,小声道:“不是的。”

说完手扯着被子,遮住了渐渐变红的小半张脸,把小鹿一样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也盖住。

只留一双乌黑分明的眼睛露在外面看着他。

软软的声音更小了。

隔着层被子,还模模糊糊,磕磕绊绊的。

“就是……你要是不困的话,你之前以为的那个礼物,我、我我也可以送你。”

第53章晋江文学城独发我愿意的

段昂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

 文学

低眸去看她,小姑娘两只手紧紧抓着被子角,鼻子和嘴巴都遮住了,只露出一双圆圆的大眼睛。

在和他对视上,她卷翘的睫毛像两把毛茸茸的小刷子,眨呀眨的。

一下又一下,眨得他心里要痒死了。

无声对望了半天,他舔了舔干涩的唇,终于开口:“因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那副嗓子像是混合着沙砾,声音缓慢而沙哑,响在纪因耳畔,她的脸瞬间更红更热了。

羞意层层叠叠地涌上来,似要将她整个人湮没。她心里揣着的小兔子不受控的扑通乱跳,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她咽了咽口水,忍着羞看向他,声音小小的:“我知道的呀。”

细软的尾音都勾人的不行。

段昂:“……”

这他妈还能忍是神仙了!不,是比神仙都还厉害。

他心脏狂跳,可残存的一丝理智却告诉他自己得冷静一下。要是她之前就准备好了和他那样,他当然不会有任何犹豫。

可是并不是的。

在一个小时前,她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那样,可能是那小半杯酒让她意识没那么清醒,才会仓促地做下决定。

他怕她一觉睡醒了之后会感觉后悔。

清凌凌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夜灯发出微弱的光,暖光黄色的。

她那句“我知道的呀”说出口之后,他就没有出声了。

一室安静,彼此交织的呼吸和心跳声都能听得见。

纪因等啊等,手心都等出了汗,紧张又困惑地望着他。

明明是他说想要的她,可她都主动过来了,那他怎么还这么无动于衷啊?和她来之前以为会发生的完全不一样……

正尴尬地想着要不自己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身旁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纪因条件反射般地闭上眼,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

一秒,两秒,三秒。

唇上没有感受到熟悉温热的碰触,反而是拖鞋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哗啦啦的水流声从卫生间传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