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会死的|就往死里折腾

这么大会死的|就往死里折腾 这款运动鞋在国内都卖断货了,她四处打听了好久,知道有个同学的姐姐在国外做代购,马上加了微信拜托她给自己买一双寄过来。

这些天她时常拿手机查快递单号,就怕路上出什么状况那鞋子不能按时寄到。

结果呢?!!!

他、不、喜、欢!

还、骗、她!!!

纪因眼眶红了红,她不想表现得这么矫情的,可能是被他惯坏了,现在她就是一点委屈都受不得。

段昂本来还沉浸那种以为自己中了一个亿等兴致冲冲去兑奖时才发现看错了一个数字的失落心情中。

一抬眸,却见小姑娘杏眸氤氲着湿漉漉的水汽,鼻尖也红了,像只小兔子一样。

段昂慌了,顾不得心里那些失落,立马伸手一拽把人抱自己腿上坐着。

“因因怎么了?”他指腹蹭了蹭她湿润的眼角,语气紧张问。

纪因鼓着脸不说话。

段昂在别的事上耐心都不好,在她这儿却多的好像怎么都用不完一样。

她不肯说话,他就哄着她,一会儿去亲亲她脸,一会儿柔声问我的宝贝儿怎么了。

纪因很禁不住他这样哄,委屈巴巴地看向他:“我给你准备了好久的礼物你一点儿都不喜欢。”

段昂听到是这个原因怔了下:“谁说我不喜欢的,我可喜欢因因送我的鞋子。”

 文学

“你骗人。”纪因轻轻吸了吸鼻子,尾音带着颤,气鼓鼓地和他理论:“你失望的表情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了。”

段昂:“……”

自己刚才的演技有那么不好吗?

“我没有不喜欢你送的鞋子,主要是我之前一直以为你要送我的礼物是别的东西。”他只能这么解释道。

“你以为会是什么东西呀?”她好奇问。

“……”

段昂又是一阵沉默,薄唇动了下:“你。”

纪因:“啊?”

她一时没听明白。

脑子转了转,将她的问题和他哪个的回答连在一起回想。

纪因耳朵根刷的红透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啊,我又不是东西,啊呸!不对。”她白皙的脸庞也涨得通红,害羞又不解地问:“你到底为什么啊?”

反正都被她知道了,段昂也不怕让自己更尴尬一些,他如实道:“那晚在酒店,你让我帮你拿睡裤,我在你书包里看到一个杜蕾斯。”

“我以为你提前买那个,就是准备好了的意思。”

纪因一下子记起来了。

“不是。”她觉得这真的是好大一个乌龙:“你还记得期末考试前几天,我们整个院都被安排去听了一场安全讲座吧。”

段昂:“记得。”

“那其实是学校组织的,是关于……”她红着脸,斟酌了下措辞道:“就是那方面的安全教育,讲的是打胎对女孩子的伤害,听完讲座之后,我们每个人都发了一个杜蕾斯。”

段昂:“………”

他那时候听小姑娘说要去参加什么安全教育的讲座,以为要么是消防安全,要么是宿舍用电安全。

万万没想到是这方面的安全教育。

闹了这么尴尬的一出,后面一个小时的春晚两人都看得不太专心。

等到零点倒数完,道了声新年快乐之后,他们回到各自的房间。

纪因洗了个澡,躺到床上拿手机一条一条地回复了朋友和室友的祝福短信。

下午睡得够够的了,她现在没有丝毫困意,或许是喝了点儿红酒的缘故,精神还有些亢奋。

她闭着眼,今天他一切不寻常的地方一幕幕在脑海里重现了遍。

看电影时一直偷偷看她。

陪着她一起睡午觉,还哄着她多睡会儿。

特意买了玫瑰花和红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