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撞得尖叫起来*抱着加速会很痛吗

被撞得尖叫起来*抱着加速会很痛吗她用力挣脱开他的手,皱眉不悦道:“我有男朋友了,你别这样。”

说完飞快推开车门走下去。

陈嘉言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家世好,长得好,脑子还很好使,他从来就没有什么想要却得不到的。

眼前的小姑娘是唯一一个,从他年少时到现在求之不得的。

更别提,他输给的还是一个自己样样都看不上的人。

心底涌起的强烈不甘让他失了往日的涵养风度,脸上的笑容也消失殆尽。他追下车,重新抓住纪因的胳膊。

“因因你别那么幼稚了,你喜欢的那个男生有什么好的?家世不行也就算了,他妈和人偷情,他爸还是个杀人犯,这样的家庭能教养出什么……”

纪因气得浑身发抖,没让他说完,掀开手里奶茶的盖子,直接将剩下大半的奶茶往他脸上一泼。

粘腻的,还带着点儿温度的奶茶顺着陈嘉言头发和脸滴答滴答往下淌。

滴到衬衫上,晕开淡黄色的污渍,他模样是从未有过的狼狈。

陈嘉言不可置信地看着纪因。

“我喜欢什么样的关你什么事,在我心底,段昂就是哪哪儿都比你好!”

纪因气愤地瞪着他说完,怕他再和自己纠缠,转身就往学校跑,风呼呼地从耳边掠过。

跑了好长一段距离,纪因估计他不会追过来了,停下来大口大口喘气。

她拿出手机,给陈嘉言转了一千的干洗费,然后把他的电话,微信还有支付宝都拉进黑名单里。

最后的那趟校车已经错过了,纪因只能顺着梧桐路往宿舍走。

前面的路灯坏了一个,那段路黑漆漆的,周围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

纪因有点怕。

她想了想,给段昂拨了电话过去。

“因因。”他喊了她一声,话一顿,问道:“都快十点了,你怎么还没回寝室?”

 文学

纪因惊讶地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寝室呀?”

“我听到你电话那头的风声了。”段昂解释,不放心地问:“你在哪儿,身边有室友陪着吗?”

纪因坦白道:“我刚才去见了陈嘉言,他替他外婆给我送来一张平安福。”

段昂听到她喊陈嘉言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叫嘉言哥,敏锐地意识到不对了。

还没等他问什么,就听小姑娘又气呼呼道:“然后我把半杯奶茶都泼他脸上了。”

“……”

纪因边和他打着电话边往前走,走了快一半的路程,两人碰了面。

她加快脚步,像只小兔子一样欢快地跑到他面前。

“烤红薯吃不出?”段昂从衣兜拎出一个的小塑料袋,拿在手里问:“我出来时在楼底下买的。”

“当然吃呀。”她脆生生地应下,高高兴兴地从他手里接过烤红薯。

还是热乎乎的,塑料袋一解开甜丝丝的诱人香气就飘了出来。

她捏着小勺子舀了一勺,先递到他的嘴边,段昂低头吃下。

“怎么泼他奶茶了呢?”他问。

刚才在电话里听到她这么说,段昂还以为是不是听错了,小姑娘性格多好啊,像棉花糖一样又软又甜。

他实在难以想象,小姑娘握着杯奶茶往人脸上浇去是什么样子。

说实话,段昂心里有点爽,可更多的还是担心,怕是不是他欺负了她。

“他嘴巴瞎说话。”纪因脸颊不高兴地鼓了鼓,捏在手里的勺子重重地戳了下烤红薯。

段昂一听,几乎立刻猜到陈嘉言和她说了什么。她是为了维护他,才泼了那人一脸奶茶。

他心里又柔又暖,看着小姑娘气鼓鼓的脸,温声道:“因因,没关系,你不用为了那些话生气。”

纪因噌的一下转过头去看他,不可思议地问:“你知道他说了什么?”

都已经说开了,段昂也没打算瞒着她:“总归不过是说我家里的事。之前他就和我说过一次,让我为了你好离开你。”

纪因愣了愣,随即想起来了,她前段时间有次生病住院,那天他表现得就怪怪的。

她感觉他很不开心,问了他他却不承认。

原来是因为这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