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难以承受他凶猛的撞击 *不顾她的干涩撕裂她

她难以承受他凶猛的撞击 *不顾她的干涩撕裂她何馨之前压根就没听过ip是什么东西,更没想到靠它就能查到匿名的消息是从哪儿发出来的。

她脑子飞快转动,嘴硬道:“我们寝室又不止我一个人,万一是其他人发的呢?”

辅导员见她不仅不知错,还冥顽不灵想要诬陷自己室友,脸色沉了下去。

她语气比刚才严厉多了:“你要是还不承认,学校方面会报警,到时候让警察来调查。”

何馨听到警察,吓了一大跳,这下不承认都不行了:“我错了,辅导员你别让我记过,我爸妈供我读书不容易。”

她眼泪掉下来,可怜兮兮地又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的纪因,去拉纪因的手:“对不起我就是一时糊涂,你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会这样了。”

纪因不是善良到没原则的人,只是此刻看着何馨,就想起她第一天到学校报道时,她的爸爸妈妈朴实热情的笑容。

还给她塞了两个柿饼,让她们相互照顾。

纪因最终松了口,替她向辅导员求了情,没让她在档案上记大过,给了她严重警告的处分。

不过也提出要求,让何馨搬出她们的宿舍。

第二天一上午,学校就对何馨进行了通报批评。

纪因和之前一样,每天和段昂一起吃晚饭,一起去图书馆里自习,感情好得一如既往,没有丝毫破裂的痕迹。

官方辟谣,学校里脑子正常的都没再唧唧歪歪什么了。

但晚上去食堂吃饭时,他们就遇到了个脑子不正常的。

那男生叫张进,仗着家里有点钱,在明知道纪因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还追过她一阵。

结果当然没有成功。

纪因一个眼神都没有多给他。当初张进放下的两个星期追到校花的豪言壮语有多狠,后来打脸就有多响。

这份憋屈张进一直记在心里。

现在见到纪因和她男朋友就坐在和自己隔着一个人的位置,他当即决定找回一下场子。

 文学

张进也不明着说,就和自己室友阴阳怪气道:“有的女生靠着一张清纯无辜的长相骗人,实际上私底下什么品行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和不少有钱男人勾勾搭搭过了,这种女的……”

后面那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啪——”的一声重响,筷子重重地被拍下。

这一排的桌子连带着一震。

段昂猛地一下站起身,周围一圈人纷纷拧过脑袋。

少年本就五官生得冷,眉眼一沉下来更有种压人的气魄,浑身冷冰冰的。

刚刚还说得津津有味的张进此时吓到了,心里有点发怵,不禁后悔自己嘴上没把门。

段昂本就不是脾气好的,高一高二时打过的架数都数不清了,只是后来遇到了小姑娘,性子收敛了很多。

听到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傻逼瞎几把比比,他心里的火腾一下就窜了出来。

他也没打算憋着。

刚转身要去揍那傻逼一顿,手腕被一只柔软微凉的小手握住。

小姑娘仰起脸,澄静乌黑的杏眼望着他,嗓音轻柔细软:“你别理他,我们好好吃饭。”

“……”

像一阵细细的春雨落到心上,段昂压着的那股火瞬间浇灭了大半。

他忍了忍,重新坐下。

又拿起刚被摔在桌上的筷子,从自己餐盘里夹了几块粉蒸排骨到纪因碗里:“多吃点肉,最近都瘦了。”

周围同学:“……”

有种围观到了凶猛的狼犬一秒被驯服的神奇感觉。

吃完了饭,段昂拎着她书包,另一只手牵着她小手,两人一起往图书馆的方向走。

“现在想想还是有点不爽。”安静了半天,他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

“诶?”纪因一时没反应过来,放慢了脚步,转头看他。

“那傻逼说话那么难听,不揍他一顿他长不了记性。”段昂眉间攒着烦躁。

“在学校打架是要被记过的你知不知道!”她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

脸上也摆出了和教导主任教训不听话学生时一样严肃的表情,只不过嘴巴里的含着颗草莓的夹心奶糖,就很影响发挥。

说话声音含糊不清的,还带着甜甜的牛奶草莓味儿。

段昂不在意道:“反正我又不考研,记过无所谓,而且表现得好以后那个处分以后毕业之前不是还能消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