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顾她的哭泣大力冲撞|过来跪下给我用嘴含着

 他不顾她的哭泣大力冲撞|过来跪下给我用嘴含着纪因赶紧接起:“不是群里说的那样,我们就是去吃了饭,一开始是他说要请我,我没答应。后来他说让我看在帮我找到小雪糕的份上陪他一起吃顿饭,我也想感谢他才答应的……”

她语气急切,不像以前说话那样有条理,啰啰嗦嗦地恨不得把所有细节都告诉他。

她低着头直冲冲往前走,没有看路,到宿舍楼门口前猝不及防撞到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刚张了嘴准备道歉,鼻尖却闻到了十分熟悉的气息,她呆愣愣地抬起头。

段昂挂了电话,抬手轻轻揉着她额头,语气里带着点心疼和责备:“走路怎都不看路,这回是撞到人,万一下次撞到车了怎么办?”

“衣服也不好好穿,才生病住院了没几天,还想再去打一次吊针吗。”他皱眉说着,伸手替她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到最上面。

纪因慢慢从愣怔和惊讶中回过神,眼眶一圈一圈泛红,强行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滚落。

声音里却不自主带上了抽噎,细细的,委屈巴巴,像是被坏人欺负了小兔子:“你怎么来了呀?”

段昂垂眸,漆黑的眼望着她,嗓音温柔的不像话,理所当然道:“我不过来,你哭鼻子了没有人抱,没有人哄怎么办?”

她眼眶红红的,倔强地仰着脸道:“我才没有哭鼻子。我都那么大了,才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掉眼泪。”

“嗯。”他将人搂进了自己怀里,一只手臂环着她,一只手轻轻摸着她头发,像在哄小孩子,声音低低柔柔的。

“因因才没有哭鼻子,在外人面前因因最坚强了。”

“但我不是外人,因因在我面前,可以想哭就哭,不用忍着。”

“……”

才说了自己不会哭的小姑娘瞬间没绷住,眼泪鼻涕的蹭得他衣服上都是。

快十一点钟了,周围没有别人,几盏路灯投下昏黄的影子,萧瑟的北风吹着梧桐树枯黄的叶子沙沙作响,还夹杂着少女小声的呜咽。

听着可怜极了,段昂心脏绞得生疼,想把那个造谣的人揪出来往死里揍一顿。

可现在,他只能轻揉着她头,一遍遍地柔声说着:“没事不怕啊,我在这儿。”

 文学

纪因感觉哭累了,眼泪也差不多流完了,才从他怀里抬起小花猫似的一张脸。

她睫毛上挂着泪珠,声音变哑了,心里轻松了很多,抽噎着,重新开口和他解释:“他摸我头之后我马上就和他说了,让以后别这么做。”

“还、还有第二张照片,我们是聊到了小雪糕的事,他说要给我看一段小雪糕的视频……”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因因别说了。”

“嗯?”她疑惑,仰脸看向他,咬了咬唇问:“你、你不想听我解释吗?”

段昂头低着,直直望着她眼睛,那双杏眼湿漉漉的,柔软又可怜,让人看着心尖刺疼。

他指腹轻蹭着她眼角的泪痕:“不需要。你一个字不用说,我都会相信你。”

纪因回到宿舍时已经熄灯了,她桌上放着一盏亮着的充电小台灯,是李丝丝的。

她刚关了门,两个脑袋就从床帘里探了出来,关心又担忧地看着她。

“因因你刚才是去找你男朋友了吗?”李丝丝压着声音问。

“嗯。”她点头。

“你们说清楚了吗?他没有因为那几张照片产生什么误会吧?”赵璇问。

“没有。”纪因心情比之前轻松多了,带着泪痕的脸上露出个笑,“我们都说清楚了。”

“哎呀那就好。”李丝丝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你别理匿名群里那些傻逼,他们都是吃撑了没事做。”

“对!”赵璇无比认同地点头,“他们这群键盘侠就是仗着匿名肆无忌惮发泄自己心里的恶意和生活中的不如意,指不定现实里怂的和什么似的!”

纪因心里很感动,尽管认识没有多久,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们都愿意相信她,安慰她。

“我知道的,谢谢你们。”她真心实意道。

她又去洗了把脸,然后把明天上课的书本放到书包里,轻手轻脚地爬上床。

手机直接塞到枕头底下,她知道那个匿名群可能还没有消停,但她已经不在乎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