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桌下卖力吞吐|肥硕粗壮的肉感大腿

在办公桌下卖力吞吐|肥硕粗壮的肉感大腿 床边开着盏小台灯,暖黄的光线勾勒出少年硬朗的下颚轮廓,鼻梁高挺,黑长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眼睑下扫出两片扇形的浅影。

就很帅。

其实两人第一次在那个小小窄窄的巷子口遇见时,她心底就觉得他长得很好看了。

过了几年,他整个人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更加帅气迷人。

光这么近距离看久了,纪因就感觉自己有点色迷心窍了,望着他轻抿着,薄而红的唇,一下没忍住,偷偷地凑上去亲了一口。

他眼还阖着,一点儿没察觉,睡得很熟的样子。

纪因现在正无聊着,突然又莫名地从偷亲男朋友这一举动中得到快乐。

她像只偷吃到了黄油的小耗子,笑得肩膀轻颤,但马上又憋住了。

她来了兴趣,又去亲了一口他的左脸,然后是右脸,本来还想像他每次亲自己额头时一样也去亲一下他的。

可惜那样动作的幅度太大了,会把他吵醒的,她就没有这么做。

目光落在他长而根根分明的睫毛上,正想给他数一数有多少根时,段昂眼皮往一撩,睁开了眼。

她一下撞进他黑漆漆的眸子里,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小小的呀了声。

“怎么不继续亲了?”他轻轻笑了声,嗓音沉哑。

纪因:“……”

她脸红起来,乌溜溜的眼和他对望,不好意思地小声问:“你什么时候醒的呀?”

段昂唇角弯了弯,坦白道:“你亲我嘴巴时就醒了。”

“……你怎么这样,明明醒了还装睡骗我。”

小姑娘声线软,连不满时的抱怨也像是在撒娇。

 文学

段昂胸腔震了震,声音离带着愉悦的笑意:“不装睡怎么知道你在我睡着的时候会这么主动。”

“……”

纪因被他说得有些羞,但也没和他真计较,她感觉他今天一大早的心情比昨晚要好多了。

“你还困吗,不然再睡会儿吧。”她建议道。

现在时间早得很,离护士来给她打第二针还有两个多小时,也不能就这么睁着眼干等呀。

“睡不着了。”

纪因有点自己吵醒他的小愧疚,正思考着做点什么打法漫漫时间,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忽然加重了力道。

段昂翻了个身,胳膊肘撑着床,没让整个重量压在她身上。

他黑漆漆的眼垂下,看着她,另只手轻握住她的手腕,勾着唇问:“不然我们再亲会儿?”

“还在医院呢!”纪因眼睛慌张地睁大,压着声音赶紧道。

“病房门关着,护士这个点根本不可能过来,就算来了,也会先敲门的。”他一句句说得都有道理。

“可、可可我还是病人,你不能欺负我。”她急中生智,连忙又道:“而且那样子亲,我会把病传染给你的。”

“我刚摸了你的额头,烧不是已经退了吗。”他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了已经开始脸红的小姑娘一眼。

“也许摸额头不准,来,我再摸摸你身上还烫不烫。”

说着,他瘦削修长的手指灵巧地一挑,撩开她睡衣的下摆。

手掌慢慢上移。

纪因大脑里的一根弦断了,整个人呆住,脸颊连带耳朵根刷的一下红透。

又慌又紧张,还不知所措时,耳边响起他像是求证成功,沙哑的,满足又愉快的声音——

“我就说不烫了吧。”

纪因:???!!!!

她恼羞成怒地想把他踹下床,还没来得及实施,他唇瓣就贴了上来。

他吻得慢条斯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耐心温柔,又很有技巧,纪因感觉自己变成了温水里的小青蛙,一点一点被他煮熟。

等到她完全熟透,就要被吃掉了。

好在段昂还完全丧失理智,最后关头克制住了,意犹未尽地松开她的唇。

他喉结滚了滚,低头看被自己压着的人。

小姑娘似乎还没有缓过来,水汪汪的杏眼有些迷蒙地睁着,眼尾泛着动人的红。

唇也嫣红,像盛开的玫瑰,还沾着清晨的露水,微微张着,凭着本能呼吸。睡衣的领口歪得很了,露出的肩膀雪白细腻。

只望一眼,段昂就移开了视线,再看下去,神仙都要被拉下凡尘。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20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