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片肥唇湿漉漉:在泥泞中开出芬芳

两片肥唇湿漉漉:在泥泞中开出芬芳纪因杏眼睁得圆滚滚的,红着脸,不可置信看着他:“我才十八岁,你也才十九,都还小啊,你怎么、怎么能……”

她磕巴了下,最后“开房”那两个字顾及或许会被旁边的人听到,不好意思说出口。

然而光凭她看他那眼神,段昂就知道小姑娘在想什么了,和那次骂他流氓时一样的。

“开间双人床的房,我什么都不做。”

说完一顿,意识到不准确,他走近几步,站到脸颊红扑扑的小姑娘面前,头低了低,凑到她耳边。

“不做你以为的那事儿,就亲亲行吗。”

“在学校不方便亲,你总得让我找机会在外面亲亲你吧。”他嗓音压得低,拖着散漫带笑的语调。

温热的呼吸尽数落在纪因耳廓,像羽毛,同时在她耳朵和心上来回划过。

弄得她痒痒的,好不自在,可心上她挠不着,只能伸手拽了拽发烫的耳垂。

她小脸绯红地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答应了。

接着又去选了一条长袖款的棉质睡裙。

男款睡衣区和女士款的紧挨着,段昂手里拿了一灰一蓝的两套,问她的意见:“哪个好看?”

纪因浓密的长睫压下,左看看右瞧瞧,认真地比较了一番,手指了指深蓝色的那套:“这个好看。”

“行。”他把那套灰的放回原位,拿着她挑选的,温声问:“还有没有什么要买的,没有我们就去结账吧。”

“没了。”纪因摇摇头。

她跟在他身后往收银区走,后知后觉地想到,她这样替他选睡衣。

好像是结婚之后的夫妻才会做的事呀。

商场旁边就有家快捷商务酒店。

段昂递出自己的身份找,和前台说了几句,很快就把房间定好。

 文学

纪因一直低着头,等到了电梯里才抬起,红色数字不断变化,她心脏跟着跳得也有点快。

他们不是没有一起住过,暑假时他还在她家留宿了几天,只不过那时她睡在房里,他睡在客厅的沙发。中间至少有一道房门的阻隔。

但马上他们直接就住在一间房里了,翻个身都能看见彼此睡着时的模样。

乱七八糟想着,电梯到了,她被段昂牵着手带出去,他手里的房卡刷了一下开门。

两张床并列排着,中间有一小段距离。

“你先去洗吧。”

正四处打量着,耳边响起他的声音,她应了声好,拿着刚买的衣物进了卫生间。

纪因昨晚才洗了头的,今天就不用洗了,在掌心挤了两泵沐浴露,一刻钟不到就洗完了。

她又刷了个牙,拿毛巾擦干净嘴巴上的泡沫,推开门走出去。

“我好了,你去洗吧。”

说完直接坐到床边,头顶突然的,毫无征兆传来一声笑。她纳闷地仰起脸去看他,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好笑的。

“你笑什么啊?”纪因懵懵地问。

她换上了才买的那件卡通小熊的睡裙,刚刚洗了澡,眼睛湿漉漉的,睫毛上挂着一层水雾,小脸白里透红,像颗甜美可口的水蜜桃。

眼神却无辜又纯真。

“没什么。”段昂笑着,抬手揉了一把她脑袋,没解释她刚刚的那句有多么像某种暗示。

现在才十点,没到平时睡觉的点,纪因怀里抱着枕头坐在床头,手里拿着手机刷朋友圈。

大约十多分钟,段昂也洗完了出来。

纪因下意识抬眼看去。

他身上穿着她挑的那件睡衣,深蓝的颜色衬得他皮肤更白,头发微微湿润,几缕碎发搭在眉骨上。

最上方两颗扣子没系,领口大剌剌地敞着,露出锁骨和紧实流畅的肌肉线条。

他径直走到她床边坐下,身上裹挟着浴室里的热气,热烘烘的。

纪因莫名紧张起来,吞了吞口水,脸红着移开目光,抱怨道:“你怎么不好好穿衣服呀。”

段昂被她的举动逗笑,勾了勾唇,明知故问:“我怎么没好好穿了?”

“你扣子有两颗没扣。”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