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壶一样湿润泥泞不堪;泥泞不堪 一张一合的吐着

蜜壶一样湿润泥泞不堪;泥泞不堪 一张一合的吐着江老太太脸上泛起慈爱的笑容:“哎呦,这么久不见,因因长得更漂亮了。”

陈嘉言亲自把百合花插到花瓶里后就坐到沙发旁边,听着外婆和纪因两人闲聊,问她生活和学习上的事。

江老太太真挺喜欢纪因的。

她第一次见纪因时,小女孩儿还只有四岁,个子矮矮的,穿着个白色的小纱裙,膝盖摔破了皮,被她外孙牵着手带到她这儿上药。

棉签蘸着碘伏涂到伤口时会有比较强烈的刺痛感,小女孩自个儿紧紧咬着唇,坐着一动不动的,完全没有像别的小孩子那样大哭大闹。

给她上完药拿创口贴后,还会乖乖地道谢。

那个时候江老太太对这个纪因印象就很好了,后来在小区里碰到她和她姐姐一块儿在外面玩,小女孩儿每次都很有礼貌地喊奶奶好。

小奶音软乎乎的,就特别乖巧招人喜欢。

再后来得知她的身世,江老太太还叹了好一阵气,明明是大人造的孽,关个孩子什么事,真是可怜了。

一直聊到午饭的点,三人坐上桌,佣人将一道道菜端上来,丰盛又精致,差不多都是纪因喜欢的口味。

老太太很注重养生,每天中午都会去房里小憩着休息一会儿,都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生物钟。

纪因见老人家神色有疲乏,主动站起身告辞:“江奶奶我下午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您多保重身体。”

江老太太让自己外孙送她,又笑眯眯对纪因道:“因因你现在一个人,以后生活上遇到什么麻烦,只管找我们嘉言,你们也算有着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了,你别和他见外啊。”

自己这个外孙什么心思老太太一眼就能看出来了,也乐得帮个忙。

出了家门,纪因想自己回去:“我打个出租就好了,嘉言哥你去忙自己的事吧。”

“我今天挺空,没什么事要忙。”陈嘉言笑了下:“而且我答应了外婆要把你送回学校。”

“上车吧。”他替她拉开了车门。

纪因只好坐上去,手指扯过安全带给自己系上。

陈嘉言绕到车另一边坐上驾驶位。

 文学

拿出手机给段昂发了条消息,纪因就转头看着车窗外。好久没来这一片了,她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我还以为你不会这么早谈恋爱的。”

思绪正放空着,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纪因愣了下,又把脑袋转了回去看他。

陈嘉言手放在黑色方向盘上,目光直视前方,又问道:“他是你在那边高中认识的?”

刚才外婆七七八八问了她一大堆话,就是没问到感情方面的,想来是觉得她还小,应该不会谈男朋友。

“是啊。”纪因点点头。

陈嘉言在她心中一直算邻居家大哥哥的存在,和他说起这个还有点羞赧,像是被怀疑早恋。

她于是一板一眼地解释:“是我高考完了,我和他才确定的恋爱关系。”

“你喜欢他什么?”陈嘉言问。

纪因只把他的这个问题当作普通的关心,理所当然地就回答了:“他很好呀,对我也很好。”

更多的两人之间相处时的悸动,就不太方便说出来了。

况且对她而言,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让她心动的是段昂整个人,而不是他身上某个方面。单要挑出一点来说不准确。

纪因等了会儿,没听见陈嘉言再问自己什么,便低下头按开手机,看了下段昂给自己的回复。

车开到学校门口,纪因就让他停下了。

她已经和段昂约好了下午去看电影,刚刚看到他的微信,他说已经等在了校门口的那家奶茶店里了。

“嘉言哥谢谢你送我回来了。”她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礼貌地道了谢下车。

陈嘉言没立刻把车开走。

他摇下车窗,小姑娘边走边打电话,很快,街对面奶茶店里走出一个身形瘦削的男生。

她几步小跑过去,脚步似都带着雀跃,帆布包上挂着的那只小黄鸭连着晃啊晃的。

那男生将拎着的奶茶递给她,她吸了一口,胳膊又举高,笑吟吟地递到他嘴边喂着他喝。

最后小姑娘胳膊主动挽上了他的,听不清说了什么,却能看见她眼弯着,露出一口小白牙。

两人一道往前面公交站的方向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