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尽山野肥老妇*她的花从泥泞不堪

伦尽山野肥老妇*她的花从泥泞不堪纪因还有点儿做贼心虚,对开水机甚至都有PTSD了,连忙摇头:“我水还够的,就不去打了。”

她继续抄PPT上的笔记。

搁在桌子上的手机轻震了下,现在每天找她最频繁的就是段昂了,丝毫没有初见时的高冷样。

她以为是他,抄完一行字放下笔,拿起手机一看。

【陈嘉言】:因因你应该军训完了吧,这个周末有时间吗?我和外婆说了上次遇到你的事,她想请你到家里坐坐。

第40章晋江文学城独发追求

陈嘉言说要来学校接她,纪因没想麻烦他就没答应。

星期天的早上,她先坐了几站公交,又换乘地铁。

出了地铁站,离别墅区还有一段距离,但也不太远,她干脆自己走着过去。

约好的时间是上午九点钟,纪因提前了十多分钟到。

快要入秋了,天气已经有些凉,路两边的银杏叶子染成明亮的黄色。

一到小区门口纪因就看到了陈嘉言。他穿着件白衬衣,配一条黑色长裤,气质矜贵斯文。

见她过来,他几步就走了过去,伸手拿过她怀里的一束百合花。

“我外婆听说你要过来很高兴,让阿姨早上去买了桂鱼做松鼠鱼。”陈嘉言笑着道。

纪因闻言也笑了,心里还有点感动:“奶奶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呀。”

离她上一次回到这里又过了两年多时间,别墅区里大的景致没什么变动,只花花草草换了些,原来大片的玉兰没了,移栽成了矢车菊。

一朵朵紫蓝色的花盛开在秋日的暖阳下,漂亮又有生机。

陈嘉言外婆住在的那栋别墅,两人一路边说边往前走,经过曾经的那个家,纪因下意识往那儿多看了两眼。

毕竟是她从小到大住了十几年的地方,只不过现在不知道里面住的是谁了。

 文学

“因因。”

纪因听到他叫自己名字,回过神转头看向他。

陈嘉言想关心她了解她的近况,又怕问了让她难过,一时就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纪因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好奇道:“你想说什么呀?”

“你……”他斟酌着问:“还和你爸爸那边有联系吗?”

纪因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如实相告:“自从他们一家去了美国,我和爸爸就没有再联系了。”

看见他担忧的目光,她反倒笑了笑,安慰他道:“他过去之后给我打了一笔钱,足够付我高中的学费和生活费了,还有些剩余的。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纪因是真的对自己现状挺知足的,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和喜欢的人好好在一起。

虽然没有了家。

可有时候想想,之前她在那个家里待的也没有多好,反倒是后来搬出来之后,变得开心了很多。

陈嘉言看着她。

说到最后那句话时,少女柔软的两颊边露出小梨涡,大而清澈的杏儿眼弯了弯。

笑容和此时的阳光异样温暖明媚,没有一丝一毫的阴霾。

陈嘉言被这笑容晃了晃眼,思绪有片刻的怔忡。

他从前每到寒暑假都会来外婆这儿小住一段时间,有一年夏天,他每天傍晚时都会看见她牵着一只毛色雪白的萨摩耶出来玩。

她坐在草地前的长椅上,手里拿着小飞盘用力往前甩去,小萨摩耶特别机灵,嗖的一下跑过去咬住飞盘。

然后咧着嘴乐颠颠地跑到她身前,脑袋往她怀里拱啊拱。

天空橘红色的晚霞旖旎连绵,少女穿着娃娃领的蓝色海军款连衣裙,身子被萨摩耶带得微微向后仰。

晚风吹着少女的裙摆,露出两截白生生的纤细小腿。她咯咯咯的直笑,摸着萨摩耶的头,脸上也露着这样温柔明亮的笑容。

那天晚上陈嘉言做梦就梦到了她。

然而他当时刚高考完,过了十八岁,她才十四岁,小的很。

哪怕是梦里,对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做什么都很罪恶。

他去英国念了半年大学,等寒假再回来时,却很久不见她带那只萨摩耶再出来玩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