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下面好硬你摸摸*好爽好硬受不了了快给我

宝贝我下面好硬你摸摸*好爽好硬受不了了快给我何瑾时半跪示意,眼含宠溺:来,我背你。

围观者:!!!脸好疼!

后来。

言絮:救命,我真的只是顺手一推他就要我负责,这个男人又阴险又小气,我真的不想当何太太!

何瑾时慢条斯理地捋了捋衣袖:亲爱的,晚了。

专栏里还有两篇预收文《婚变》、《和死对头在恋爱综艺撞上了》,方便的话也收藏一下八,拜谢~~

第24章茉莉龙团(四)

奚楉被这一抱弄懵了一瞬。

景西辞很生气,她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了,可现在景西辞这么用力地抱着她,那种感觉,就好像她是?被景西辞珍而重之地捧在掌心,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弄丢了似的。

只是?旁边还有?人在,这里又是?派出所,完全不适合这样?的亲密,她微微挣扎了一下,小声道:“西辞哥,我喘不过气来了……松一下手……有?人在呢……”

景西辞没?有?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对奚楉的心疼、对刘平的愤怒、被奚楉隐瞒的恼火……无数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他?忍不住质问:“小楉,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我们有?专门的律师负责法?务,怎么都比你一个人硬撑着强。难道你在我们家呆了这么久了,还和我们这么生分?,想?和我们划清界限吗?你这样?我爸妈要是?知道了,得有?多伤心?”

虽然语气一如?既往得差,但是?奚楉听得出来,其中包含的担忧和关切。

这几?天她一个人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敲诈,心理?压力巨大,但她知道自己不能退让,只能强撑着维持着表面的正常,可现在,来自景西辞的拥抱,迅速击溃了她的防线,原本在警察面前强自镇定的情?绪,像一根被拉到极限的橡皮筋,即将崩断。

“西辞哥,我……我只是?不想?再麻烦你们……”她不知不觉地揪紧了景西辞的后背,语声微微颤抖,“你们帮了我这么多,我不能让他?们再来骚扰你们了……”

“胡说!”景西辞又气又急,“行,就算你不想?麻烦我爸妈,那我呢?我是?你男朋友,你连我也瞒着是?什?么意思?你知道我从别人嘴里得知你出事了是?什?么滋味吗?”

旁边传来两声轻咳,何警官忍不住提醒:“小伙子,差不多得了,别凶你女朋友了,这两天她不好过,你好好哄哄她才对。”

景西辞悻然瞥了他?一眼?,自然而然地抬起手轻拍起奚楉的后背来,只是?口中说出来的话还不太温柔,有?点生硬地哄着:“好了,算了,现在不和你计较,等以后再跟你好好算账。那个渣滓抓到了没??让我看看是?哪个?”

话音刚落,马路上警铃声由远而近,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口,没?过一会?儿,有?人带着刘平进来了。

 文学

刘平的衣服歪斜,一只鞋子半拖着,看起来像是?经过了一番追逐和打斗,形容狼狈。他?犹不服气,一路走一路辩解着:“警察同志,你们误会?了,我哪有?敲诈勒索,我是?向我外甥女借钱,以后有?钱了会?还她的,而且她是?我外甥女,亲的,给?我点钱花怎么了?她现在是?有?钱人,不能忘本吧?”

“行了吧,人证物证都有?,别啰嗦了,到时候到法?庭上和法?官说吧。”警察在他?身后不耐烦地嘲讽道,“连自己没?了爹妈的外甥女都要敲诈,真是?连人性都没?有?了。”

刘平终于明白,这警察不是?在诓骗他?,是?真的要把他?逮起来了。

这怎么可能会?有?人证物证呢?除了他?和奚楉,又没?人知道这件事,而且这怎么能算是?敲诈勒索呢?明明是?奚楉自愿给?的!

他?还想?再争辩,眼?角的余光一瞥,看到站在大厅一侧的奚楉。

“是?你,原来是?你报了警!”刘平恍然大悟,面目狰狞地指着她破口大骂,“你这个小贱人,太阴险太狡诈了,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设套给?我钻!什?么敲诈勒索,快给?我说清楚,是?你自愿给?我的!”

“你他?妈胡说些什?么!”

一把椅子朝着他?扔了过来,旁边的警察慌忙把刘平一拉,这才堪堪躲过。

“住手!”

何警官和奚楉几?乎同时扑了上去,奚楉死命拽住了景西辞:“西辞哥,你别冲动,为了他?搭上自己,不值得!”

“小伙子,你冷静点,”何警官警告道,“这里是?派出所,你也想?进去陪他?坐牢吗?”

景西辞深呼吸了几?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行,我不打他?,到时候我请个最好的律师,量刑往最重的判。”

刘平惊魂未定,呆立了片刻,忽然疯了一样?地冲了过来,旁边的警察眼?疾手快,立刻一个擒拿手把他?按在了地上。

“奚楉,好啊,你把你爸送进了牢房,现在这是?要把你舅舅也送进牢里去?你太狠了!这种女人这么恶毒,你们景家居然还把她当成宝贝?小心她以后反咬你们一口!”刘平声嘶力竭地叫着。

奚楉的脸色刷地一下白了。

“还有?你,你就是?姓景的对吧?你们姓景的又是?什?么好东西?”刘平拼命挣扎了起来,“也就是?骗骗奚楉,别当我不知道,我都听说了,当初我姐被我姐夫杀死的时候,你们家人就在旁边看着,要是?当时能劝个架,我姐根本不会?死,你们家的人也是?帮凶!你还替他?们心疼钱,有?你这么蠢的女儿吗?简直就是?认贼——唔——”

他?的嘴被捂上了,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把他?拖到里面的审讯室去了。

何警官和奚楉核对了一下这起敲诈勒索案的细节,又让她在一些文?书上签了字,半个小时后,所有?的程序结束,奚楉和景西辞告别何警官,出了派出所。

这一折腾,都快三点了。

奚楉的情?绪明显还有?点不太对,现在回家,景仲安和韩璇肯定能看出来,景西辞索性驱车去了金城广场,打算带她去散散心。

车上,两人都有?点沉默,电台里古老的乡村音乐正在浅吟慢唱,一个个的音符缓慢地回拨古董钟上的秒针,将人带入时光隧道回到从前。

“你还好吧?”景西辞瞟了她一眼?,没?话找话,“那个刘平这么凶,你和他?见面的时候不害怕?”

奚楉沉默了片刻,小声道:“怕。”

“我就知道,”景西辞教育道,“以后这种事情?都要告诉我,幸好你后来想?通报了警,要不然你就等着被他?吸血一辈……”

“其实,他?说的没?错,”奚楉打断了他?的话,“我是?故意设套让他?钻的,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把钱给?他?。”

景西辞倏地转过头来,震惊地看着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