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到90分就老师就给你吃-好大好硬要喷出水来了

考到90分就老师就给你吃-好大好硬要喷出水来了奚楉恍然大悟,怪不?得,原来机器狗这骄傲自大的言辞和景西辞如出一辙,爱跳舞这爱好也和初中时的景西辞一样,那会儿刚刚流行?街舞,景西辞动不?动就爱在家里的客厅放上一段黑泡,然后托马斯、擦地板、侧空翻什?么的,都会来秀一把?。

“真的还蛮像的,”奚楉抿着唇想笑,“他是不?是照他自己编的程序?”

“八成是,你看我逗它?,”程慕天敲了敲桌面,“Streamlet,你泡的咖啡不?太好喝,你看,奚楉没喝。”

机器狗的眼睛转了两?圈,显然有点困惑,“哒哒”地走到奚楉身边,小短腿刨了刨脚下的地板:“为什?么?”

奚楉无奈地瞪了程慕天一眼,赶紧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好喝的,谢谢Streamlet。”

机器狗高兴地在原地打了个转,昂起头?,很骄傲地道:“我泡的咖啡最?好喝,奚小姐很喜欢我,程先生,请你别捣乱。”

两?人一狗,玩了好一会儿,快四?点的时候,机器狗身上定制闹钟提醒,它?要去为员工们运送下午茶咖啡了,它?这才彬彬有礼地和奚楉告别,离开了办公室。

机器狗一走,办公室安静了下来。

奚楉拿起咖啡杯,正要再喝一口化解一下这略显尴尬的氛围,程慕天笑着阻止:“Streamlet不?在你就别喝了,西辞说了你喜欢喝茶,我给你泡杯茶吧。”

茶几的左侧是个小小的泡茶台,程慕天对这里很熟悉,去陈列柜里挑了一罐茶叶,用茶勺舀了几克放进?了紫砂壶里。

“玉露茶?”奚楉把?茶罐拿过来看了看,猜测道,“我猜不?是日本的,应该是恩施玉露。”

程慕天有点意外,惊讶地道:“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喝茶,居然连这个品种?都知道。”

奚楉笑了笑:“以前我陪景奶奶去寺庙的时候喝过,那里经常有日本的僧侣过来交流,带来的就是这种?蒸青杀绿的茶叶,茶叶的颜色特别深,香味也和炒青的有点区别。”

程慕天深以为然:“对,香气?比较闷,但泡起来之后就不?一样了,茶汤和芽叶的颜色特别漂亮。”

“丑小鸭变白天鹅?”奚楉想了一下,形容道。

“不?错,就是这个感觉。”程慕天击掌笑了起来,“便宜日本人了,把?我们古代的蒸青技术拿去发扬光大,我们这里倒是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好的品种?。”

恩施玉露泡好了,小小的一杯,茶汤嫩绿明亮,仿佛从碧玉中滴出的翠露,那芽叶青绿,和干茶的深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文学

奚楉捧起茶杯,深深地闻了闻,像是在感知茶汤中清爽的香气?,几秒之后,她这才喝了一口,品味了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眉眼弯了起来。

程慕天定定地看了片刻。

他和景西辞从初中开始就好得能穿一条裤子?,自然对景西辞的这条小尾巴熟悉得很,但今天,他忽然发现,这条小尾巴和从前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了。

敏感、娇怯、寡言……从前的奚楉总是很容易受惊,动不?动就“啪嗒啪嗒”掉眼泪,好像他们怎么欺负她了似的,他们几个都不?太喜欢她,嫌她麻烦。

可今天,奚楉穿着一件嫩绿色的宽大毛衣,下面则是浅蓝色的修身破洞七分牛仔裤,一双和毛衣同色系的高袜,整个人看起来和茶杯中纤细挺直的玉露茶一模一样,鲜嫩得如同春天采摘下来的第一抹绿色。

原来的小泪包变成了一个很漂亮、很灵气?、很懂生活的女生,就好像这恩施玉露冲泡后的蜕变一样。

怪不?得景西辞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不?一样了。

“你们俩在干吗?”景西辞忙完了,大步走进?了办公室。

“喝茶呢,”程慕天定了定神,递给了他一杯,“尝尝,恩施玉露,从你抽屉里拿的。”

景西辞顺手接了过来,一口气?喝干了,嫌弃地摇了摇头?:“什?么味道?又苦又涩,真不?明白,年轻人怎么会这么老气?喜欢喝茶?又麻烦又不?好喝。”

“你不?懂啦,”奚楉小声?吐槽,“茶要品才有味道,你那是牛嚼牡丹。”

景西辞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奚楉立刻改口,恭维道,“对,我们都是老年人,你最?年轻,活力?四?射、青春永驻。”

景西辞一把?把?她捞了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那我渡一口仙气?给你,让你和我一起青春永驻。”

奚楉大窘,使劲推了他一下:“你干吗……有人在呢……”

景西辞哪里会管有没有人在,正要再捞过来亲热一下,奚楉的包里手机响了。

奚楉如释重负,赶紧站起来离得景西辞远远的,到了窗户旁她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你好,请问哪位?”

听筒里静默了几秒,唯有微弱的呼吸声?传来。

“哪位啊?”她耐心地追问了一句,直觉应该是个营销广告电话,“不?说话我挂了。”

“小楉吗?”对方终于出声?了,声?音沙哑,带着一股难以抑制的喜悦,“这么多年可算找到你了,我是你舅舅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