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大也被吞进口里;太大了太粗到底了h

再大也被吞进口里;太大了太粗到底了h奚楉的脸一红,立刻拉了拉浴袍,手一撑,想要起来:“那我去?隔壁睡。”

景西辞拉着她?不?肯松手,无赖地道:“放心,说不?碰你就不?碰你,我说的出做得到。但我要抱着你一起睡,要不?然你乱动把脚又磕伤了怎么办?”

这话令人无语,这么大一张床,目测应该有两米多,她?的脚怎么嗑得到?

但景西辞不?由?分说,抱着她?钻进了被子里:“别乱动,要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一晚,奚楉睡得不?太安稳。

景西辞的手臂把她?箍得紧紧的,胸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闷得很;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里忽然惊醒了过来,转头一看?,景西辞没抱着她?了,独自一人仰八叉睡得香,但他的腿还是?搁在了她?的肚子上,也不?知道梦里梦见了什么,时不?时地用脚尖勾一下,好像在确认她?的存在。

奚楉侧过脸来看?着这个男人,心绪复杂。

微弱的灯光勾勒出了景西辞的脸部轮廓,驱散了原本的凌厉,这让人有了一种奇怪的错觉,就好像景西辞生来就是?这么温柔的一样。

抛开礼堂里的蛮不?讲理不?说,今晚的景西辞,的确太容易让人沉沦了。

两个人之间这场似是?而非的恋爱,到底会以什么样的结局而收场?她?能?对?景西辞抱有期待吗?

奚楉迷惘了。

第二天一早,奚楉的闹钟六点半就响了。

景小少爷没有早起的习惯,丝毫不?被闹钟影响,把被子往脑袋上一蒙继续呼呼大睡。奚楉赶紧掐掉了闹钟,蹑手蹑脚地起了床。

脚踝的红肿涂过药后好了很多,轻点触地不?怎么疼,走路不?用单脚一蹦一蹦的了。

她?洗漱完以后,正要给?景西辞留个便签离开,主卧里响起了“踢踏”的脚步声,景西辞顶着一颗炸毛的脑袋冒了出来:“干什么呢?怎么不?叫我?差点又睡过去?了。”

“我可以自己去?上学的,酒店门口打辆车就好了。”奚楉看?他一脸睡意朦胧的样子赶紧道,“你再睡一会儿吧。”

“胡说,我好不?容易给?你看?好的伤,你打算又让它瘸了?”景西辞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等我十分钟。”

奚楉很想告诉他,伤不?是?他看?好的,肌腱拉伤也不?至于会瘸,可是?,景西辞没给?她?说话的机会,转眼就进了卫生间。

 文学

两人在酒店一楼的自助餐厅吃了早餐,景西辞把她?送到了安大,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横抱着奚楉到了上课的教?室,在一众同学面前找到了奚楉的两个室友,叮嘱了五分钟的注意事项,这才离开安大去?了自己的公司。

他创业的公司位于安州的新城区,和老城区一江之隔,这里高楼林立,是?著名的金融和科技公司的聚集地,被誉为全国乃至国际的新兴产业中心。

今年六月,他就在国际科技大厦中租下了一层楼的位置,成立了景韩科技,雄心勃勃地开始探索机器人技术的研发和民?用,希望能?在这个领域冲击世界顶尖技术。

这项技术的确是?高精尖,但迄今为止都?是?研发阶段,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钱,为此,景仲安认为他好高骛远,父子俩大吵了一架。

到公司才九点钟,员工们上班打卡的时间是?九点半,以往他都?是?十点多才会出现在办公室,今天算是?破天荒第一回。

正好,昨天有个研讨会议纪要他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人叫去?辩论赛,他打开电脑一边查看?一边处理纪要中提出的一些问题,一眨眼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办公室的门敲了两下,程慕天和钱子谦走了进来。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来得这么早?”钱子谦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有奸情?,”程慕天在沙发上大咧咧地一坐,饶有兴味地问,“老实交代,昨晚你和你的小尾巴去?哪里风流快活了?”

昨晚就是?程慕天邀请他一起去?辩论赛捧场的,程慕天正在追求的一个女生是?辩论队的,昨晚正好参加第二场半决赛,没想到正好撞见了奚楉。

也幸亏程慕天的邀请,要不?然还不?知道李皓赟要用什么花言巧语来哄骗奚楉呢。

“丽珵大酒店。”景西辞简洁地道,“好奇心害死猫,别瞎打听。”

“怎么样?你们俩……”钱子谦在他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暧昧地拉长了声调。

景西辞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睡得晚起得早,早上又忙了一通,他有点头疼。

“难道出什么岔子了?”程慕天关切地问,“来,说出来兄弟们帮你参谋一下。”

景西辞迟疑了一下,欲盖弥彰地道:“先?说好,不?是?昨晚和奚楉的事情?,是?别的朋友咨询我的。那个……那个事情?……如果到了最后一步……女孩子不?愿意的话……你们说会是?什么原因?”

钱子谦和程慕天对?视了一眼,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天爆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卧槽,你们两个疯了?”景西辞恼羞成怒,“滚,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不?会吧……西辞,你不?会还是?个雏儿吧?”程慕天不?可思议地问。

“没听说过做这种事情?还要问女孩子愿不?愿意,你也太扫兴了,女孩子脸皮薄,难道会大声说我愿意吗?你自己把握着点就好了。”钱子谦乐不?可支。

景西辞没忍住,又问:“那她?还有点害怕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当然会害怕,你这也不?懂?你温柔一点、技术好一点,让她?忘了害怕不?就行了?”程慕天笑得趴在了椅背上,“西辞,你这太不?行了,活该还是?个雏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