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大也被吞进口里;太粗太大我真受不了

再大也被吞进口里;太粗太大我真受不了唯一碍眼的,就?是脚踝那里肿了一块。

“轻轻动一动,看看骨头?这里疼不疼。”景西辞对?付这种扭伤有经验,捏着?她的脚丫道。

奚楉动了一下?,摇了摇头?。

景西辞稍稍放心了一点,又道:“你等一下?。”

奚楉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干什么?,他就?跑进了夜幕中没了人影。

几分?钟后,景西辞跑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根棒冰和一块毛巾,半蹲在奚楉的面前,把裹好毛巾的冰棒贴在了红肿处:“你敷着?,我开车去医院。”

“脚能动应该没事吧,”奚楉不想去医院,“我回寝室休息一会就?好了。”

“不行,”景西辞断然拒绝,“乖,去拍个片确定一下?有没有骨折。”

最近的医院离安大有点距离,开车过去大概二十来分?钟。晚上的急诊室人很多,景西辞一路打横抱着?奚楉,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挂号、开单、等拍片,这一套流程下?来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景西辞还从来没遭过这份罪,脸都黑得锅底了:“这是什么?效率?怎么?能有这么?多人看病?”

“我说了不用来了嘛,”奚楉小声道,“你还非得来。”

“不来能放心?”景西辞抱着?她去拍片室,不满地道,“我未来的老?婆要是瘸腿了怎么?办?”

景西辞说得很大声,旁边的一起等候的病人和家属听了都笑了起来。

“你……你怎么?又胡说了……”奚楉又羞又气,只好破罐子破摔,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当鸵鸟了。

等拿到?拍片结果,已经十点多了,还好结果是好的,轻度韧带拉伤,没有骨折,医生表扬了景西辞对?伤处处理得很及时,又给奚楉配了点治疗扭伤的喷雾剂,叮嘱要注意休息,严禁剧烈运动,休养一周就?可以正常活动了。

一出医院,奚楉就?拼命催景西辞快开车,寝室马上就?要关门,再?晚她就?进不去了。

“飞也来不及了,”景西辞看了看时间,慢悠悠地踩着?油门,“今天就?在外?面住一晚吧,明天等情况好一点了就?回家住,住寝室没人照顾你。”

“那怎么?行?每天来回太?麻烦了。”奚楉连连摇头?。

“有什么?麻烦的?怕麻烦就?请个一周假,在家里好好养养。”景西辞不以为然。

奚楉惊愕地道:“请假干嘛?只是崴了一下?脚而已,不去上课要被教授骂了。”

“你们建筑系的几个教授特别老?学究,就?跟钢筋水泥似的,”景西辞皱了皱眉头?,“你也是,一个女?孩子家,读什么?建筑学?又辛苦又费脑,平常敷衍着?点混到?毕业就?好了,还能真的去事务所?上班啊?”

 文学

奚楉沉默了片刻,侧过脸来盯着?景西辞,认真地道:“西辞哥,你别这样说,选择专业前我都仔细地考虑过了,我想要当一名建筑师的,我想和李教授和addison一样,有自己的代表作,而不是敷衍着?混到?毕业,再?敷衍着?过完一辈子。”

这好像是奚楉第二次在景西辞面前提起自己未来要从事的职业了,她说得很认真,眼中仿佛有光芒在跳跃。

但景西辞却和从前一样不以为然。

当一个知名的建筑师哪有这么?容易的?每年有多少建筑系的毕业生,出类拔萃的有几个?大多数的人,毕业的时候都雄心勃勃,在社会上被打磨几年,早就?都灰头?土脸了,坐在事务所?的办公室里画一些雷同的图纸,哪里还会有什么?灵气?

女?孩子嘛,就?应该千娇百宠的,奚楉这样的性格,到?了社会上还不得被人欺负?她又不会缺钱花,何必去受这份苦?在家品品茶、看看书,做个悠闲自在的豪门太?太?有什么?不好?

不过算了,今晚就?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刚才还哭了一顿,要是再?把她惹哭了,明天这眼睛要肿得像核桃了。

“好好好,奚建筑设计大师,”他哄道,“挑家你最喜欢的五星级大酒店吧?咱们一边睡觉一边探讨一下?它的建筑风格怎么?样?”

要论安州最具特色的五星级大酒店,那非丽珵莫属。

丽珵大酒店隶属于丽珵国际度假集团,和国内另一家全球知名的香悦酒店集团齐名,在全国有近百家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每一家都独具特色,其中安州的这一家曾被顶尖国际建筑期刊《ARPLUS》收录为最具创意的酒店建筑之一。

很巧,这家酒店正是addison设计的,李教授也曾经在课堂上用它做过现代建筑史的分?析。

奚楉当然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这一家。

酒店里面非常漂亮,大堂里有一个近三十米的挑空螺旋式壁画,直通夜空的透明玻璃穹顶下?有一个气势磅礴的室内喷泉,是非常有名的网红打卡点。

这大堂实在太?美,奚楉也没忍住,让景西辞给她拍了几张照。

酒店的房间也设计得别有风味,简单的黑白两色,大到?床品、挂画,小到?盥洗台、水龙头?,一个个都具有时尚的设计感,营造出一种低调的奢华感。

景西辞定的是一个套房,足足有两三百平方,奚楉翘着?脚参观了一圈,感慨良多。

果然,纸上得来终觉浅,现场看了的感受和李教授的分?析加在一起,才能更好地领会addison整个的设计理念。

景西辞洗完澡出来了,披着?浴袍,带子松垮垮地系在腰间,宽厚的胸膛半隐半现。

奚楉赶紧避开了视线。

“杵在那里干吗?”景西辞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脚不方便,需不需要我帮你洗澡?”

奚楉被这话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胡说什么?啊……我自己能洗!”

“我只是说扶你进去洗澡罢了,你这小脑瓜里在想什么??”景西辞一脸正气地道。

奚楉的脸红了,扶着?墙一跳一跳地进浴室去了:“我……我自己也能走?的……”

脚受了伤,洗澡花的时间长了一点,等她出来,景西辞已经躺在床上看足球赛了。她正要去旁边的客房,景西辞忽然叫住了她:“等一下?,你的手?机在这里,刚才亮了好几下?,好像是你的室友发消息给你。”

奚楉跳到?床边坐了下?来,一看,果然是黄莹莹和熊之颖发过来的,都问她脚怎么?样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