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轮流拿小棒:下面又大又粗

“两人轮流拿小棒:下面又大又粗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这么不讲理了?”奚楉纳闷地问。

“因为嫉妒你漂亮、嫉妒你出名了啊。她真是神经兮兮的,以为把你的视频删了就能轮到她出风头了?做梦!”

黄莹莹向来成熟稳重,人际关系处理得十分圆滑,今天这样可真是被气晕了。

视频不是因为她的缘故删的,奚楉松了一口气,但田菁这小心思实在有点可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只是可惜这么完美的一次活动,最终可能要以不愉快而收场。

“你别生气了,把自己气坏了不知道,”她安慰道,“现在想想补救的办法吧,论坛的人在说要取消投票。”

“算了,”黄莹莹早上的一腔热血被田菁这一下给搞得凉了,沮丧地道,“我和熊之颖去发个道歉贴,就说因为道具供应商的原因,视频不得不删了,他们想取消就取消吧。”

也只能这样了。

奚楉又安慰了黄莹莹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一抬头,景西辞双手抱胸,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奚楉的头皮一麻,呐呐地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景西辞没有说话。

奚楉硬着头皮拉住他的手晃了晃,软声恳求:“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不会再乱说你了,这次是我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你骂我——”

景西辞在她肩膀上一推,她往后倒去,被压在了被子上,瞬息之间,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席卷而来,她的心脏怦怦乱跳,下意识地闭上了眼:“你……你要干吗?”

“干吗?”景西辞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讲理?”

“霸道?”

“自私?”

“小气鬼?”

每蹦出一个词,他就咬上一口,却又不舍得咬得太狠,只是微微用力。

奚楉被他弄得痒痒的,却又不敢笑,也不敢躲,只好求饶:“我真的错了,以后我一定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话。”

景西辞终于停下了他的动作,手撑在下巴上,板着脸道:“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别光嘴上说我错了,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我再看看要不要原谅你。”

奚楉被他的气势震住了,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问:“那……我要怎么样的实际行动你才满意?给你买件礼物赔罪好不好?”

景西辞气结,看着眼前巴掌大的小脸、怯生生的表情,忽然想狠狠地欺负奚楉一下。

“先亲亲我吧,然后看我的心情再说。”他轻哼了一声。

奚楉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才消化了他的这句话,脸腾地一下红了。迟疑了半天,她终于抬起头来,在景西辞的唇上轻啄了一下,小声问:“可以了吗?”

景西辞不敢相信:“就这?我怎么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看到?”

奚楉心一横,勾住了景西辞的脖颈,把唇瓣贴在他的嘴唇上慢慢摩挲着。

两人的亲吻,向来都是景西辞主动的,霸道而直接,不容拒绝,这是奚楉第一次亲景西辞,她定下心,学着景西辞的模样,一点一点地描摹着他薄薄的唇形,从左到右、由下而上。

然而,景西辞没什么反应,好像还在等着她的进一步深入。

 文学

奚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紧张地捏住了他的肩胛骨,开始试探着用柔软去叩开他的城池……

景西辞的眸色一深,努力压抑在身体里的小怪兽开始蠢蠢欲动,他想压住奚楉,狠狠地亲吻、肆意地欺负,让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盈满泪光、染上浅红……

“笃笃”两声,奚楉的动作僵住了。

“西辞,你开门,”韩璇的声音响起,“小楉在不在你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景西辞:昨天你们谁给我扣屎盆子了?站出来!

景西辞:╰?╯

**本章红包30个,10个前十,20随机~~

**话说你们喜欢实物抽奖还是晋江币抽奖?晋江币的话喜欢均分还是随机?开v那几天想热闹一下,正在考虑怎么弄。

第16章恩施玉露(五)

满腔沸腾的热血,一下子凝固了,景西辞脑中的旖念一扫而空。

奚楉也猛然惊醒,慌乱地想摆脱景西辞的控制,挣扎了起来;景西辞进退两难,只好悻然按着奚楉狠亲了一口,不得不松开手,把奚楉从床上拉起。

捋了捋她凌乱的头发,又压了压她酡红的脸颊,景西辞压低声音道:“别慌,有我呢。”

他几步到了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确认自己从外表看没什么异样了,这才拉开了门。

韩璇皱着眉头问:“你在干吗?又欺负小楉了?”

“妈,”景西辞挑了挑眉,搭住了韩璇的肩膀,懒洋洋地道,“你儿子在你眼里就这么坏吗?谁又和你告黑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