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学长在天台”粗大紫黑色好深h

和学长在天台"粗大紫黑色好深h奚楉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赶紧点开自己的那个帖子,果不其然,主贴的照片都在,创意介绍也在,过程展示中其他三个人的花絮照片都在,唯独她的视频凭空消失了。

作者有话要说:谁干的?!

**本章红包30个,10个前十,20随机~~

**《婚变》求赏个预收藏,么么哒~~app小说详情页右上角点进作者专栏可见。

文案:

安州豪门圈的都知道,田语和程慕允是家族联姻,两人貌合神离。田语心里有白月光,是同窗三载的金融天才;程慕允胸口有朱砂痣,是青梅竹马的乐队首席小提琴手。

两年后,田语的白月光忽然隔空示爱,程慕允的朱砂痣忽然回国了。

全安州的豪门都等着这场豪门联姻的婚变。

商务酒会里,程慕允站在阴影中,听着人们激情battle,赌两人到底什么时候正式结束婚姻,赌程慕允什么时候成为田语的前夫。

直到有人发现了他的存在,全场鸦雀无声。

程慕允森然一笑。

“离婚?不可能。”

“前夫?当然也不可能。”

“我对我太太情比金坚,两人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第二天,各大纸媒、自媒体头版头条推送:财阀巨鳄程慕允被起诉离婚,程、田两家联姻终告破。

程慕允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推送,摸了摸脸。

真特么疼。

#非典型性追妻火葬场##我老婆要给我戴绿帽子,怎么破#

#前夫这个称谓太难听了我可以不要吗#

第15章恩施玉露(四)

耳边“嗡”的一声,奚楉的脑中顿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抱着一线希望,她在帖子里进进出出点了几遍,视频的确不见了。

黄莹莹不可能自己删掉视频的,也不是系统bug,那是谁删的?

坐在椅子上呆滞了片刻,她忽然从床上蹦了起来,连鞋都来不及穿,飞一样地跑出了房间。

 文学

景西辞的卧室就在旁边,她用力地敲起门来。

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开,景西辞刚洗完澡,裸着上身,头发还湿漉漉的,一边拿着毛巾擦着一边慢悠悠地靠在门上看着奚楉,嘴角露出了一丝矜持的笑容:“怎么,来找我,是知道错了?”

“谁……谁知道错了!”奚楉的声音微微颤抖,“视频……视频是不是你删的?”

“什么?”景西辞愣了一下,“哪个视频?”

“你还装傻!”奚楉又气又急,“我都和你说了,这是我们整个寝室一起做的活动,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你这样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视频删掉了,让我怎么跟我室友交代?”

景西辞沉下脸来:“你胡说什么?我可没删过你的视频,别把屎盆子往我身上乱扣。”

“不是你还有谁!”奚楉咬着唇,眼底泛起泪光,“你昨天说要删视频,今天视频就不见了,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么大本事让一个视频凭空消失了?你……你霸道不讲理……还自私小气鬼……快把视频还给我……”

她不知道该拿景西辞怎么办,又不能像小时候一样去找景奶奶,说着说着,眼泪就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手臂被用力一拉,她往前踉跄了几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拽进了景西辞的床上。

门“砰”的一下被踢上了,景西辞气得脑门上青筋暴跳。

从昨晚开始,两个人就为了那个破视频吵架、冷战,他等着奚楉上门赔小心等得脖子都酸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奚楉,结果却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奚楉,合着你来找我就是兴师问罪来的?我怎么就被你安上这种罪名了?”他气怒交加,“要吵进来吵,我不想让别人看笑话。视频我没删过,我做的我会认,没做过别瞎我身上安!实话告诉你,我还真在琢磨该怎么删你的视频,可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呢,谁替我删了,我谢谢他!”

奚楉呆了呆。

仔细回想一下,好像从小到大,景西辞会骂人、会打架、会撒点无关紧要的小谎,但还真的没有在要紧的事情上骗过她。

“那……那会是谁……”她喃喃地问。

景西辞把毛巾一丢,抓了抓头发,烦躁地道:“你等着!”

他拿起手机发了几条消息,又走进书房在电脑上“噼里啪啦”打起字来,没过多久,他出来了,把手机丢在奚楉的面前:“看清楚点,校园版版主回复我了,他和几个管理员都没删过贴,除了管理员,只有贴主可以删除编辑帖子的内容和回复,是发帖人删的。”

“不可能!”奚楉斩钉截铁地道,“莹莹可宝贝这些照片和视频了,她还等着拿十佳,怎么可能删掉?”

“你问问不就知道了?”景西辞冷冷地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