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灌满H”粗大带刺h

粗暴灌满H"粗大带刺h拿起茶壶,她先滤了第一道茶,又沉着手腕,在茶杯中点了三下。沸水从壶嘴中流出,仿佛凤凰点头,随着她手腕的上下提拉。

透明的玻璃杯中,敬亭绿雪上下翻滚着,那嫩芽娇小、形如雀舌,芽叶上的一层白毫仿佛白雪纷飞,就好像美人在雪中起舞。

茶香沁人心脾,茶汤清澈色碧,而奚楉的动作娴熟、姿态优美,简直是一场视觉和嗅觉的盛宴。

景若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赞叹道:“好茶。”

“西辞哥送我的,”奚楉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享受了片刻,“猜猜叫什么名字?”

“敬亭绿雪。”景若榆看着袋子上的印章,笑着道。

奚楉赧然:“我班门弄斧了,你考古的看这些字都是信手拈来的。”

芽叶在茶杯中亭亭玉立,仿佛美人;泡茶的人笑意盈盈,面若桃花。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少女肌肤上的茸毛仿佛芽叶上最娇嫩的白毫,在阳光下晕出了一层浅浅的光。

景若榆静静地看着,神思恍惚了一瞬。

“若榆哥你慢慢喝,我先走了,”奚楉惦记着甜品的事,站了起来,“对了,和叔叔阿姨说一声,我可能赶不回来吃晚饭了。”

景若榆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奚楉一溜儿小跑去了厨房,拉开冰箱上下找了找,没找到她早上冰进去的杏仁豆腐。

她着急地叫了起来:“赵姨,冰箱里的杏仁豆腐你放哪里了?”

“我没动啊,”赵姨擦着手进来了,在冰箱里找了一圈,纳闷地道,“奇怪,真不见了?”

“什么杏仁豆腐?”景若榆从楼梯上探头问道,“是一块块布丁一样的东西吗?”

“对,你看到过没有?”奚楉连忙跑出去比划,“这么小小的,甜甜的。”

景若榆有点尴尬:“这是你的吗?不好意思,我刚才午睡起床的时候吃掉了,挺好吃的,吃得停不下来。”

奚楉傻眼了。

作者有话要说:糟了,景二少又要乱发脾气了,小楉危矣!

 文学

*[注]赛道介绍源自百度

第12章恩施玉露(一)

【恩施玉露:茶汤那一抹透亮的绿色,和少女明媚的笑容一样鲜嫩。】

喝完下午茶,景西辞和死党们移步到了赛车场旁的一家私人俱乐部。这里他们这帮人常来,里面台球、射击、射箭等各种娱乐项目应有尽有,楼上也有餐厅,正好把吃喝玩乐全包了。

钱子谦和程慕天玩得很high,两人还设了射箭的赌局,谁输今天谁买单,往常景西辞肯定会凑一脚,射箭是他的强项,必定把这两人打得落花流水,可今天他好像没什么兴致,拿着手机时不时地刷一下。

论坛上那个帖子一直飘在前三,回帖数已经超过十页,按照每页三百贴的回复,按照回复和点击的比例,这一天最起码有数万人看过了这些照片和视频。

这行思社区一个小版块的日活什么时候有这么高了?

奚楉发微信说是堵车了,要晚点到,这大周六的,怎么还这么多车在马路上开?闲得慌?

景西辞心里暗自吐槽了一大堆,眼看着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就在他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服务生总算领着人进来了。

奚楉还在四下找寻着他的身影,他却一眼就看见了奚楉。

她穿着一件oversized长袖白T,一条靛蓝色紧身牛仔裤,宽大的白T非但没显得肥胖,反倒让那玲珑的身材在白T下若隐若现,更添遐想。

“这里。”景西辞招了招手。

奚楉终于发现了他,一溜儿小跑过来了。

“怎么这么慢?”景西辞不悦地道,“再不来,我都要出来接你了。”

“堵……堵车了,堵得老远。”奚楉心虚地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盒,放在了他的面前。

玻璃盒里的杏仁豆腐很漂亮,一块一块方方正正的,软糯Q弹,上面还撒着桂花糖。

景西辞很满意,朝着死党们叫道:“喂,别射箭了,吃点心。”

三个人围了过来。

“靠,还真送过来了,信了信了。”钱子谦朝着景西辞挤了挤眼。

陆芷霏率先打开了饭盒,用牙签戳了一块:“我先来尝一尝……唔,味道不错,和买来的一样,金城广场那家特别有名的甜品店我经常去吃,也是这味道。”

“去,这可是她亲手做的,别拿甜品店的来比。”景西辞矜持地笑了笑。

奚楉的手心有点冒汗。

陆芷霏说的那家,正是她一个多小时前赶过去光顾的,为此耽误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她只好编了个堵车的谎,这才紧赶慢赶到了这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胆子就这么大,敢用买来的甜点来骗景西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