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小坏蛋好胀 太深了;灌满精撞击小腹鼓起h

轻点小坏蛋好胀 太深了;灌满精撞击小腹鼓起h碑”这个ID是论坛的元老了,景西辞刚进安大的时候,他已经在论坛很红火了,在校的时候一直活跃在影视文学和科技数码两个板块,曾是影视版的版主之一,在论坛中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但从前年开始,里程碑几乎已经在论坛绝迹,今年也就是年初的时候发过一个新春贺贴,帖子翻了好几页,都是版友深情呼唤他回归的评论。

没想到这次居然为了奚楉突然冒了出来。

奚楉能和他有什么交集?

景西辞点开APP,进了论坛。

果不其然,板块上飘在第一的帖子热度出奇得高,主题后跟着一个火红的“hot”标志。

[百年风采参赛作品:嗨,我们是建筑系的女生。]

首楼一共有八张照片,点开来一看,的确拍得不错,四个女生环肥燕瘦,搭配着背景和妆发的巧思,很有创意,奚楉当然是里面最漂亮的,娇怯灵动,我见犹怜。

他忍不住“切”了一声:“她本来就好看,你们又不是没见过她,怎么跟没见过世面似的……”

“你看视频,”陆芷霏的眼神复杂,“她居然学了建筑?不去娱乐圈可惜了,吊打那些靠滤镜、整容的女明星了。”

钱子谦“靠”了一声:“真是女大十八变啊,以前没觉得奚楉这么漂亮有气质啊,可惜啊,家世实在差得太远了,要不然做老婆也挺有面子的。”

视频缓存完毕,动了起来。十几秒的花絮很快就播完了,最后画面定格在奚楉的粲然一笑上。

景西辞静默了两秒,轻吐出一口浊气,随便点开了下面的热评。

除了顶在最前面“里程碑”的夸赞,下面几乎所有人都在夸奚楉漂亮,顺便问一句奚楉的信息。

他的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就好像属于他的玫瑰,被别人觊觎了。

好端端的,去参加什么比赛?弄得满城风雨的,得敲打敲打她,不能太虚荣了。

“还好吧,普普通通,”他一脸轻描淡写地道,“我每天看都习惯了。”

钱子谦捶了他一拳:“你这家伙太凡尔赛了。”

“还嘚瑟,奚楉这下全校出名了,”程慕天幸灾乐祸,“再这么爱答不理的,小心她跟别人跑了。”

“杞人忧天。”景西辞喝了一口咖啡,自信地道,“你们这一个个的,是不是嫉妒啊?我可告诉你们,奚楉她可是爱惨我了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跑掉的,除非我不要她了。”

“不信。”

“对,不信。”

“你倒是说说,她怎么爱惨你了?”

 文学

死党们起哄。

“刚出来的时候她还给我做杏仁豆腐呢,”景西辞矜持地笑了笑,“有人替你们做吗?”

“那你有本事让她现在把杏仁豆腐送过来,我们就信她爱惨你了。”钱子谦唯恐天下不乱,“要不然就是你吹牛。”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馋了,还真挺想吃奚楉亲手做的杏仁豆腐的。不过算了,这么远,奚楉肯定不会送来的,西辞,你就别为难你的小媳妇了,她可能忙着刷论坛看回复呢。”程慕天添油加醋地帮腔。

景西辞沉着脸,心里的不舒服越发浓烈了。

他二话不说,拿起手机就拨通了奚楉的号码。

手机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就在景西辞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奚楉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还带了点喘:“喂?西辞哥?”

“干嘛呢?怎么这么久?”景西辞不悦地问。

“我……我在泡茶,手机放在卧室里没听见。”奚楉轻声道,“什么事?”

“我想吃杏仁豆腐了,”景西辞道,“你把你做的给我送送过来,顺便来我这里一起吃个晚饭。”

奚楉迟疑了一下:“你在哪里?你不是和朋友在玩吗?我来吃饭也不合适……”

景西辞打断了她的话:“我说合适就合适,定位发给你了,你打辆车过来,一个小时多点就能到。”

挂了电话,奚楉看着手机里的定位,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让人花一个多小时特意把一份甜点送过去,也就是景西辞这样的少爷脾气能想得出来了。

“怎么了?不会我这茶都喝不成了吧?”景若榆从书房里探出头来,开玩笑道,“西辞是不是有千里眼,知道我要和你品茶了,就非得来骚扰一下,人过不来,电话也要过来。”

奚楉还真有点心虚。

刚才一看到景西辞的号码,她的心脏就漏跳了两拍,深怕被景西辞听到景若榆和她在一起,跑到外面才敢接的电话。

她定了定神,歉然地笑了笑:“泡茶倒是耽误不了,就是没办法陪你一起喝了。”

“他让你干吗?”景若榆纳闷地看了看时间,“都快吃晚饭了,还折腾你?”

奚楉含糊着道:“送点东西过去,我先替你泡茶吧。”

奚楉喜欢茶,是从景奶奶那里熏陶而来的。景奶奶从她读小学开始就信了佛,经常会去邻市一家很有名的寺庙里为家人祈福,每逢春节都要赶过去烧头香。

那家寺庙隐藏在山野之中,前山香火鼎盛、游人如织,后山却林木葱茏、一片清幽,还有一座寺庙自己的茶园,一到春天,空气中就弥漫着茶的清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