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坏蛋阿䧅受不了好爽:太快了能不能慢一点

小坏蛋阿䧅受不了好爽:太快了能不能慢一点是忍一时海阔天空,还是出一口恶气求个痛快?

“你们还不知道吧?别看这小姑娘文文静静的,骨子里可狠着呢,”小刘说得兴起,“她啊,当初把她爸亲手送进牢房里呢,家里人都嫌她狠毒,没人敢要她,才被景家老太太好心捡回来,要我说啊,老太太那是——”

奚楉的脑袋“嗡”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无数纷杂的往事在脑中闪过,她的脸色渐渐惨白。

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她朝前走了几步,冷冷地道:“我毒不毒不知道,但你这种小人肯定是狠毒到家了,背后论主人家是非、说人坏话,景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这种人来指点江山了?”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更新会固定在中午十二点,有意外的话会通知哒。

**本章红包30个,10个前十,20随机~~

第8章敬亭绿雪(八)

保姆说主人家是非,在豪门中是大忌。

小区里的住户非富即贵,保姆们的工资福利也是一等一的,相对来说规矩也重,所以这几个人也就只敢躲在这里偷偷过过嘴瘾。

反正几个人都是老乡,平常都是互帮互助的,几家的是非也一起说,不怕有人去打小报告。

但要是被主人家听见,那性质就完全变了。

奚楉也算是景家的半个主人,凉亭里的八卦瞬间就噤声了,几个保姆面面相觑,赔笑着打着圆场:“哎呦,我们没说什么啦。”

“好了小刘,你看你,多话了吧?赶紧跟奚小姐陪个不是。”

“走走走,得去买菜了。”

……

小刘的脸也白了,她被老乡拖得踉跄了两步,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奚楉。

同样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同样是保姆的出身,她比奚楉大了也就七八岁,命运却完全不同。

不就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吗?不就是靠着这一副娇怯怯的模样迷惑了所有人吗?

现在仗着有主人家撑腰踩在她头上了,以后这日子还能过吗?反正撕破脸皮了,就看谁厉害,豁出去了!

她猛地甩开了老乡的手,快步走到了奚楉的面前:“我哪里胡说八道了?难道你没有不自量力,腆着脸想嫁给小少爷吗?人家小少爷多的是名门淑女想和他好,能看得上你?你看看你,不仅是保姆的女儿,还是个杀人犯的女儿,也就是景家老太太心善,收留了你,要不然你就是——”

 文学

“啪”的一声,奚楉甩了她一记耳光。

所有人都呆住了。

“你给我记住,不管我是谁,也用不着一个不相干的人说三道四,”奚楉的声音有点颤抖,却挺直了后背,眼睛一霎不霎地盯着小刘,隐隐有种凌人的气势,“我爸坐牢,那是他罪有应得,只有像你这样无知的女人,才会把错强加到一个小孩子身上。”

“你……你敢打人?”小刘捂着脸叫了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向来柔柔弱弱、说话绵软的小姑娘居然打了她一个耳光。

她又气又急,立刻朝着奚楉扑了过去,她的力气大,一下子就把奚楉推得往后踉跄了几步,眼看着奚楉就要吃亏。

“住手!”

一声熟悉的低喝声响起,小刘的手僵住了。

韩璇站在几步开外,满面怒容地看着她。

“太……太太!”小刘回过神来,恶人先告状,哽咽着道,“她打我!我在景家这几年,连你们都没和我说过几句重话,她居然端着主人的架势教训起我来了,太狠了,太太你要给我做主啊!”

韩璇深吸了一口气,冷冷地道:“我都听到了,你用不着颠倒是非,回去收拾东西,我们家请不起你这样的大菩萨,走人吧。”

韩璇行事向来雷厉风行,半个小时后,小刘结清了工资,眼泪鼻涕一大把,离开了景家。

景仲安和景若榆被楼下的动静吵醒了,下来问了问情况,韩璇都一笔带过,只说小刘做错事被开除了。

把事情处理完后,韩璇上了楼,推开了奚楉的房门。

奚楉双手抱腿,坐在床上出神。

“想什么呢?”韩璇在她床边坐了下来。

奚楉恍然惊醒,轻声道:“没什么,韩阿姨,给你添麻烦了。”

韩璇凝视了她片刻,忽然笑了起来,“没想到你平常看起来娇怯怯的,吵起架来还挺厉害的,居然打了她一耳光。”

奚楉有点沮丧的心情被她笑得稍稍放松了一点,不好意思地道:“你都看到了?我……我就是气急了。”

“我听到你出来跑步,就起床跟过来了,有事想和你单独聊聊,这不巧了,听到她在那里胡言乱语,”韩璇的眼神凝重了起来,“她的那些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你是谁的女儿,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个人,我婆婆把你交托给我们,你又和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们全家都很喜欢你。”

奚楉心头一暖。

她从高一的时候搬到这里,已经有四年多了,韩璇平常工作忙,对她的照顾有限,再加上两个人都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性格,所以平常见面都是客客气气的,不及和景仲安亲切。

没想到韩璇今天居然这么维护她,更没想到能从韩璇口中听到这么一番真诚的安慰。

“韩阿姨,谢谢你,”她由衷地道,“我能碰上景奶奶和你们,真是太幸运了。”

“好了,把小刘这件事忘了吧,她根本不重要,不值得在你心里留下一点印痕,”韩璇正色道,“现在我们来聊聊正事,告诉我,你昨天和西辞吵架了吗?他没欺负你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