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和我打了一晚上扑克:做到你知道为止结局

男朋友和我打了一晚上扑克:做到你知道为止结局谢斯白嗯了一声:“刚醒了一次,医生看过了。现在好几个人围着她,等会儿带你上去。”

秦黛应了声,觑一眼他疲累的眼睛,忽然想伸手去摸一摸。

但不合适。

她指尖蜷缩,只问道:“你昨晚没睡?”

谢斯白领她上楼:“没有。”

秦黛伸手拉了下他的手腕,让人停下来后,立即松开。

“吃早餐了吗?”

谢斯白摇头。

秦黛便转了身,走去医院外最近的一家便利店,买了两个饭团,两个三明治,还加了个面包,一杯热牛奶,递给谢斯白。

谢斯白接过来,却笑了:“你喂猪呢?”

秦黛见他露了丝笑,心也放下来几分。

两人在楼下吃了早餐,谢斯白再带她上去时,病房里只剩下了谢蕙芝,高岐和高令羲送谢崇山回去了。

“这位是?”谢蕙芝开口。

谢斯白说:“秦黛,昨天是她救了溪溪一命。”

又和秦黛介绍:“这是我妈。”

秦黛问了声好,阐明来由:“我来看看溪溪。”

谢蕙芝一个手段凌厉的女强人,此刻却红了眼睛:“谢谢你,秦小姐,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

秦黛受不住一个长辈对她这样,好歹最后谢斯白救场,算是也让她松口气。

秦黛隔着玻璃窗,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谢苑溪,刚醒了会儿,现在已经睡着了。

监测器数据稳定,小姑娘的嘴唇虽还苍白,但好歹看上去正常了许多,不像昨天那么青紫。

 文学

谢斯白叫来了郑叔。

“妈,你也先回家吧,这儿有我。”

谢蕙芝也一夜没阖眼,身体不能强撑,她没再坚持,也和儿子说:“你也进去房间睡会儿,妈下午来换你。”

谢蕙芝走了后,谢斯白和秦黛并排站着,隔着一道玻璃凝望着躺在病床上的人。

“溪溪是生下就得了这个病吗?”

谢斯白嗯了一声:“怀她的时候,我妈正好发现了当年抱错了孩子,孕期受了刺激,又早产了,生下来就检查出了三尖瓣闭锁。”

秦黛噤声,好一会儿没说话。

她望了他一眼,低声说:“你也去睡一小会儿?我帮你看着。”

家里的佣人正好将他的东西送过来,谢斯白进了趟卫生间,再出来时,已经洗了澡换好了衣服,连冒出茬的胡子也刮干净了,干净清爽。

精气神都恢复了几分。

秦黛多看了他一眼。

谢苑溪脱离了危险期,谢斯白心弦也松下来,还有心思和她开玩笑,眉轻轻一挑:“我说刚才嫌我丑吧。”

秦黛:“……”

她发誓没有。

这是VIP病房,谢斯白没进另一件陪护卧室,只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下。

没一会儿,就眼皮沉沉地耷拉起来。

秦黛看不过去了,走过去靠近他:“你进去睡吧。”

谢斯白睁开眼,困倦至极的模样,只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来,勾住她的手腕,将人拉着在他身边坐下。

“借我靠会儿,”他声音低哑,“就一会儿。”

秦黛的心骤然间软下来。

她望着他的眉眼,很想伸出手去,替他抚平疲倦。

她在谢斯白身边坐下,让他靠着,下一秒,他却低下身,脑袋枕在他腿上,双眸阖着,刚洗过的乌黑短发,蹭到了秦黛堪堪抬起的手腕上。

秦黛飞快收回手,却闻到自己手腕上传来的一股淡淡的清香。

被窗边吹来的风一吹,又很快消失。

她移开目光,刻意不去看枕在她腿上的人。

没几分钟,谢斯白似乎就睡沉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97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