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玩弄清纯高中生:两根同时进去只隔一层膜

公交车上玩弄清纯高中生:两根同时进去只隔一层膜孟真摇头:“可能猜到了一些,所以在我跟踪江英的时候,他也跟在后面。只是我没想到,后来还有人跟了过来,当时江英已经死了,我藏了起来,那个人就以为人是他杀的,居然要给他顶罪。”

看来那个时候,周智就已经做好承担的准备。

孟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江英是自杀的。”

程诚:“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她就抱着石头跳下去了。她在我咖啡店来过几次,好像有抑郁症,给人感觉很悲观的样子。”孟真说。

沈嘉面无表情,看见审讯室里孟真微微抬起头。

孟真微微侧哞,说:“当年我被抛弃的时候,就知道了,人都是自私的,当时的话说的再好听,过后该对你绝情还是绝情。所以我想,那天下午在奶茶店看见她和人吵架,我就知道她和我处境一样,都很可怜。”

程诚双眉紧锁。

孟真慢慢摇了摇头,眼泪忽然决堤而下:“我只是不想让她们太痛苦,爱一个人太痛苦了,每一分钟都很煎熬,整宿都睡不着觉,我太累了。”

沈嘉别过了眼。

她忽然觉得可笑,想起昨晚陆严给她讲的故事,如果让她讲,那么自己的这五年就是个笑话,她这短暂过往是个笑话,有关她的故事也是个笑话。

外面的天气是真好,阳光明媚,不比脚下,阴霾漫天。她站在窗前,站了很久,久到麻木,也不能喘过气来。原本的好日子现在破碎一地,满地都是吃人的骷髅,她不敢弯腰,只能撑着向前看。

沈嘉当天递了辞呈,不知所踪。

没有人知道她去哪了,一点消息都找不到,电话已经关机,不久之后再打,就变成了空号。渐渐的过去了很久,似乎大家都忘记了。当初的案子后来也依照程序宣判,江城慢慢的恢复了平静。每条街还是老样子,一到晚上格外的热闹。

江河酒吧门前,陈江倒了杯送别酒。

“真要走?”陈江问。

陆严笑笑。

“去哪儿?”

陆严:“走着看吧。”

 文学

这大半年来,他没有一点沈嘉的消息,也去过一些地方,依然扑了个空。现在陆奶奶已经安顿好,他也没什么牵挂,想出去走走了。

至于去哪儿,他不知道。

那天晚上十点半,陆严坐上了去南方的火车。他买的硬座,靠窗,看着外面的夜晚,听着火车轰隆的声音,想起五年前他打赢游戏比赛的时候,挣得那笔小巨款。当时的想法是等到国庆假期,买两张票,带沈嘉出来玩一玩。只是造化弄人,他们都没有以后了。

旁边的女人抱着小孩在哄,哭声响在整个车厢。

陆严起身,去车门那边抽烟。

四月的冷风从外面渗进来,不由得让人打了个寒颤。他微微侧了侧头,猛吸了一口烟,抬眼的一瞬,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惊得烟烫在手上,甩了甩手,再抬头,刚才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像是幻觉。

他在车门口站了一夜,抽了一包烟。

等到晨曦照亮大地的时候,火车广播通知下一站到了。有人断断续续的下车,陆严回去座位想再睡一会儿,旁边的小孩又开始哭,他皱眉抬脸,刚想说话,便看见火车道边上有一个身影走过,像极了沈嘉的背影。他匆忙起身,拿起背包就下了火车。

火车道旁,人山人海,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陆严苦寻无果,只好随处溜达。这是南方的一个小镇,空气倒还新鲜,这会儿车站的人已经不多了,清晨的冷风吹到脸上,还是有些哆嗦。他在火车站外转了一圈,看到一个卖红薯的小摊,走了过去。

“给我来一个。”他说。

小摊老板动作利落,很快挑了一个上好的给了陆严,看见他不像是本地人,多问了两句要去哪儿。

陆严道:“这附近有什么玩的吗?”

老板哗啦啦说了一堆,给他指了一个方向,又道:“你看那边有个公交车,直达最后一站就是小镇,喜欢清静点的去那准没错。”

陆严偏头看了一眼。

他一边咬着红薯,一边往过走。火车站附近是挺热闹,正是个大清早,迎来送往,看来去小镇玩的人不少。刚走到跟前,前面的一辆公交车已经出发。

陆严坐的后一趟车,到小镇已经九点。

这地方看起来不算很大,却什么都有,也没有形成一体化的商业街,还是保留的挺原始的样子,来观光的人也不是很多,却很幽静,时而会在一处遇见各种小吃摊。

陆严转到中午,找地方吃饭。

有一处庭院式的小菜馆,坐落在不算繁华的街边,陆严要了一碗面,坐在门外的小桌上吃。这会儿太阳正好,气温也上去了,坐一下午也倒自在。

他正吃着,听到耳边有熟悉的声音响起。

不远处有人问路:“请问您知道清酒街怎么走吗?”

陆严吃面的动作一顿,慢慢回过头看去,目光微微一顿,抬手抹了抹嘴,僵硬的站了起来,定定的看向那个身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