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迫的美妇屈辱挣扎*屈辱的姿势闯入她的体内

被强迫的美妇屈辱挣扎*屈辱的姿势闯入她的体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以至于沈嘉没有推开他。

她脑子一片混沌,在没有意识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胸口一热,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罩了上去,沈嘉一个机灵,也说不清哪来的力气,将他推向一边,从床上狼狈的滑下来。

惊魂未定之时,陆严醒了。

他慢慢睁开眼,看见沈嘉穿着柔软的及膝碎花裙子站在面前,目光陡然亮了几分,很快清醒,从床上坐了起来,曲起一只腿,手搭在膝盖上。

“什么时候来的?”他嗓子有些哑。

沈嘉更是惊愕,这货居然装不知道?!

看她半天不说话,倒是一脸气鼓鼓的,陆严觉得好笑,从床上下来,趿拉着拖鞋,随便洗了把脸,回头,看她还站那儿。

陆严试探道:“谁惹你了?”

沈嘉气的脸有些烫,看着他一脸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犹豫的沉默了片刻,确定他似乎真的没意识,可能只是做了个春梦?于是整理了一下裙摆,淡定的坐在椅子上。

她开始数落,揉了揉鼻子:“你昨晚喝了多少酒啊,房子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收拾,味道还怪怪的,你自己闻闻谁受得了。”

陆严笑:“男人的房间哪个是干净的?”

沈嘉瞪他:“醒酒水真是白喝了。”

陆严洗漱完,看了一眼桌上的便当,打开瞧了一眼,有粥有菜,笑了一声,说:“沈二嘉,还算你有良心。”

“良心?今天没带出来。”

陆严食指往下:“这个不是?”

“那是孟真给你吃的,不是我。”

陆严揶揄:“知道你不好意思,我明白。怎么说这次你欠了我这么大一个人情,确实得好好想想怎么还。”

沈嘉气的嘴都要歪了。

“送个一日三餐也可以,我一般十点起床,你九点半送过来就行,先坚持两个月,到时候咱再换一个。”

 文学

沈嘉面无表情:“你还能再无耻点吗?”

陆严看着她:“能。”

沈嘉随手拿起桌上的卫生纸,扔了过去,被他接了个正着。那时阳光正好落在他的肩头,他笑的很温暖。

看她似乎还气着,陆严笑道:“好了别气了,你这大早上的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吓着我不说,我说一句你能杠十句,也不能怪我。”

还吓着他?!

沈嘉气急,懒得搭理,站起来就要走,还没走出两步,手腕就给他拉住,她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倏然躲开。

陆严愣了片刻:“怎么了?”

沈嘉眨巴着眼,随便找了个很好的借口,不太敢看他的眼睛,将头扭向一边,道:“你没洗澡。”

陆严笑,说:“你又不是别人。”

沈嘉义正言辞:“可我是女生。”

陆严看了她一眼,觉得这个早上的沈嘉莫名变得炸毛好玩,他随即笑了笑说:“那我去洗个澡,你等我一会儿。”

沈嘉:“干吗?”

陆严顿了一下,说:“我这出来有一段时间了,都不知道江城变成什么样,你不是休假吗,陪我转转。”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像刚才开玩笑那样,似乎是有些担心她拒绝,声音压得很低,正经了几分。沈嘉看他,心里还有点难受。

她瞬间熄了火,乖乖看他。

陆严见她这霎那间变脸的样子,却笑了,忽然起了心思,想逗逗她:“你刚不是问我,为什么房间里有股怪味道吗?”

沈嘉顺着他的话钻:“为什么?”

陆严凑近她的耳朵,低声道:“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总得找个法子自己排解一下,你说呢公主?”

沈嘉:“…………”

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严已经溜进了洗手间,留下沈嘉红着脸,想起刚才他迷糊着做的事情,恨不得给他十掌郭芙蓉的绝技排山倒海。

要不是念着对他的内疚,沈嘉早摔门走了。

她一边骂骂咧咧着正在洗澡的人,一边埋头收拾房间,整理床铺。他洗澡很快,十分钟就出来了,像换了个人,灰T黑裤,眼神干净,头发上还滴着水,顺着衣领流了进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