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惨遭蹂躏凌虐:将她的手固定在头顶强占

第一次惨遭蹂躏凌虐:将她的手固定在头顶强占附近的店都很热闹,只有江河酒吧关着门。

陆严一推开门,沈嘉就看见一堆人坐在中间,几张桌子拼在一块,上面摆着肉串和啤酒,看见他们俩,十几个人忽然鼓起掌来,掌声恢弘热烈。

沈嘉有被这阵势惊了一跳。

陈江挥挥手道:“来来,快入座。”

这局是柳琴组的,一个不放过一丝热闹的女人。原本一大桌人会以为沈嘉会有些严肃,毕竟要面对的是个警察,男人之间一些话在这场合说,被警察听去了不太合适,在这等待的时候还交头接耳讨论,一会儿该怎么热场。

沈嘉咬着唇,问陆严:“我说什么呀?”

陆严凑到她脸侧:“什么都行。”

于是在这样一个情境之下,面对着这样一群人,炙热的目光,沈嘉忽然站定在原地,给这一桌所有人鞠了一躬。

大伙:“…………”

陆严笑着拉过僵硬的沈嘉坐在了已经留好的座位上,刚好在陈江和柳琴的对面,这一大桌子她几乎都能混个脸熟。

杨玉最先站了起来,拿起一杯酒敬她。

沈嘉不太好意思,看向这一圈人,最后目光落在陆严身上,他给她倒了一小杯啤酒,被柳琴一拦。

柳琴直接开口道:“沈警官,这一回咱得用大杯吧。”

这个女人一看就不简单,比起杨玉和小秋,有点像是自带BGM出场的老大的女人,不用像,就是。

她客气道:“叫我沈嘉就行。”

陈江桌子一拍:“沈警官够意思。”

 文学

沈嘉一愣。

陆严低头在笑。

她用手在底下掐了他一把,又堆着笑,接过柳琴递过来的一大杯啤酒,只能上赶着说道:“昨天晚上的事谢谢大家,就——都在酒里了。”

说完就要一饮而尽,只是杯子还没有碰到嘴唇,忽地被人拿开,她抬眼一看,陆严毫不犹豫,直接仰头喝了。

所有人开始起哄,气氛一时高潮。

陈江:“要是代喝,十大杯啊。”

陆严真的喝了足量十杯。

沈嘉看着这一桌豪爽的人,在那一瞬间有种不知名的亲切感充斥着全身,这些有着过去的人在昨夜暴雨中拼了命找她这样一个没什么关系的陌生警察,虽说是陆严的缘故,但她着实不是不感动的。

小秋也拿起一杯酒,看向陆严,笑着对沈嘉道:“沈警官,真没想到还能和你坐在一桌喝酒,我可是第一次和警察喝酒。”

大伙都笑。

等笑声一停,柳琴问:“谈对象了吗?”

陆严抬眼。

沈嘉目瞪口呆,“啊?”了一句。

柳琴看热闹不嫌事大:“姐给你介绍一个,前两天给陆严还说了一个姑娘,人真是不错,人家有个哥哥,我给你说说,要是能成,陆严还得叫你嫂子。”

陆严静静的喝着酒,笑而不语。

沈嘉看了他一眼,这人一句话都不说,像是默认了一样,她有那么一会儿觉着别扭,看着柳琴一脸期盼的目光,挤了个笑意。

那个晚上陆严喝了很多酒,话也不多。

桌上的男人们最后玩起猜拳,开怀大笑说浑话。夜渐渐深,沈嘉有些闷热,随便找了个借口去外面吹风。

马路对面的沿岸石栏上,站着三三两两的人。

沈嘉一只手搭在栏杆上,看着下方的水浪,远处的黑夜里忽然有人在放烟花,一束焰火腾空而上,“嘭”的一声绽放开来,她想琻琻了。

身后一道声音传来:“怎么出来了?”

她回头看去,陆严已经有些醉意。

“我看你喝的挺开心的啊,琴姐给你介绍对象还挺乐,继续喝呗,出来找我干吗?”沈嘉似乎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我一会儿就回去。”

陆严笑了:“这你也信?”

沈嘉:“…………”

陆严站在她身侧,也看向远处的烟花,静默了一会儿,微微侧头,道:“琴姐他们开个玩笑,生气了?”

沈嘉看他半刻,扭过头,低声:“谁生气了。”

他眼里有醉意,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但沈嘉觉得那就是伤感,对这失去的五年的遗憾和伤感,从他今晚坐在那喝酒开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