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交换菊蕾小说*趁她精疲力竭粗暴占有

艳妇交换菊蕾小说*趁她精疲力竭粗暴占有柳琴靠着门框,对陆严道:“那姑娘还好吧?”

陆严:“挺好。”

柳琴一笑:“对人家这么上心她知道吗?我倒是听小秋说这个小沈警官人不错,不过看样子,你们还是朋友关系啊。”

陆严偏头看向远处,没说话。

“追女孩子得让她知道。”柳琴说。

陆严笑了笑。

沈嘉的性格他知道,只有她自己悟到才会朝前走,除此之外做再多的事都是多余,弄不好还会往后退,她需要的也从来不是一句表白的话。更何况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敢谈及给她更好。

柳琴急了:“要不要姐帮你啊?”

陆严微低下头,轻轻抬脚,踩了踩地上的浅水坑,半晌又抬起头,别过目光,目光霎时变得温和柔软。

他说:“算了。”

算了,只要她人在。

第37章公主

江城警队的审讯室,此刻风云变幻。

程诚和一个同事坐在周智的对面,而周智靠在椅子上,面容平静,一点都没有怯场,倒是多了很多从容。有点像多年前的样子,不苟言笑。

沈嘉站在玻璃镜后看着。

她想不通为什么周智没有杀她灭口,却去了几十里之外的城北书店喝茶看书。但再次见到这个人,她太多谜底看不透。

张艺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站在她身边。

沈嘉问:“你干吗去了?”

 文学

“给程队找了点资料。”张艺说,“你不好好在医院养伤,这么着急跑过来干啥?”

沈嘉看着里面的周智,关心的却是:“他的杀人动机和作案工具怎么交代的?”

“动机来自心理扭曲,至于作案工具,他是用一条丝巾勒死受害者,说是五年前灯笼山埋尸随后烧了,而且我们在他绑架你的房子里找到了有关三个死者的照片和一些随身饰物。”

沈嘉皱眉:“这么多年他居然还留着这些。”

“这种人心理上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留着也不稀奇。”

现在想来,一切都是后怕。

张艺说:“这三名死者在生前都去过他的补课班,就因为他那点变态心理,才开始做案。可能是他给自己营造的形象太过寡言,再加上这三名死者都属于家庭环境破裂,父母离异关系不好,没有人管束,所以在失踪后关心的人不多,也一直没有人怀疑他。”

“李家林那边呢?”

张艺摇头叹息:“这人不知道该说他重情还是糊涂,事发当晚,他看见周智在沿岸上游将李欣强行溺死处理尸体,就这一点,逃脱不了法律责任。至于逃走也是搅乱警方侦查方向,什么都不说,不过是为了给周智拖延时间,好让他回临海祭拜父母。”

“他回临海是祭拜父母?”

审讯室里,周智平静的交代着三起案件。

沈嘉看着这个她曾经相信过的人,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起来见到的第一面,那是在考场,她借了一支笔给周智,从而结了缘。也是她带着琻琻去了补课班,结了怨。她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如此平静,在面对这样大的事件的时候。

“怎么了?”张艺问她。

这是沈嘉见到周智说过最多的话。

像是在聊天一样,诉说着自己做下的恶果,详细到如何杀害她们,江英和铁琻是如何被害,在她们毫无防备的时候将其勒死,然后抛尸。一个抛到烟霞巷,一个造成失踪的假象,掩盖杀人事实,以免被人怀疑两起案件同时发生。

半天不见沈嘉说话,张艺偏过头去。

沈嘉目光凛冽,嘴唇抿紧成一条线,紧紧盯着审讯室里的周智,慢慢的双手握成拳状,能看出她在强制压着自己情绪,只是眼角渐渐湿润。

她不敢想象琻琻当时面临的是怎样的恐惧。

审讯很快就结束了,所有的罪供已经澄清,等资料收集完整就会递上去,周智就会被移入看守所,等待的就是审判。

张艺忽然感慨:“都不想结婚了。”

沈嘉侧哞。

张艺说:“离婚对孩子的伤害有多大,为人父母是不会感同身受的,关心太少,才导致这种恶魔趁虚而入。”

沈嘉那一刻想起陆严。

她握起的拳头渐渐松开,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整个人也慢慢平静下来,目送着两个同事带着周智离开审讯室,而自己似乎都没有勇气去直接面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