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妇变态玩物调教,大松货再也合不上玩坏

贱妇变态玩物调教,大松货再也合不上玩坏她靠在墙角,手脚都被绳子束缚着,嘴巴上缠着黄色的塑料胶袋,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一点微弱的夜光从头顶的窗户上照下来,窗外好像还下着大雨。

沈嘉动了动身子,只觉得手臂疼痛巨裂。

想起昨晚突如其来发生的事情,她完全来不及躲闪,只记得黑夜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还有那种目光,无欲无求的目光。

她慢慢放松,头靠着墙。

这一刻,她想起了琻琻。或许五年前的时候铁琻也是这样无助,恐惧,那一年也不过十七八岁,年纪还小,所遇到的无助和恐惧比她现在要多一倍,不知道即将等待的是什么。她也有点后悔,后悔昨天和陆严说话抬杠没有耐心,其实服个软也没什么,毕竟他现在过的也不好。可转念一想,谁让他想和她断绝关系来着。

沈嘉想着想着鼻子就酸了。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只听到外面的雨声很大,而自己全身乏力,动弹不得,只有手臂的痛感让她清醒半分。

门外这时传来一些动静。

好像有人在踢门,声音很响。沈嘉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背后都在冒冷汗,一种巨大的恐惧和压迫感朝她而来。她吓得不敢出声,一个劲的往墙角缩。

感觉到门被踢开,有人冲进来。

沈嘉侧过脸,埋在墙角,不敢直视,直到那股压迫感就在眼前。有人朝她走了过来,走的很慢,轻轻的蹲了下来,像是近在咫尺。

然后——

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很低,很温和。

陆严轻轻道:“嘉嘉,是我。”

沈嘉愣了一秒。

她慢慢抬起脸。

陆严全身湿透,脸上全是雨水,此刻歪着头,像是从天而降一般,嘴角是轻轻的笑意,和年少时的笑一样,只是眼角似乎有些湿润。他也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发呆,给她扯掉嘴上的交待,还有手脚上的绳子。

沈嘉怔怔地看着他。

陆严一笑:“这么看我做什么?”

 文学

沈嘉目光呆滞,眼角微湿。

陆严心里一疼,就在今天下午,他们俩还说着伤人的话,好似不再往来。可如今才过了几个小时,却像过了几十年。

“这么大人还哭?”他笑。

沈嘉擦了把脸:“谁哭了。”

还能顶嘴。

沈嘉觉得有些丢脸,毕竟自己也是个警察,怎么也不能太怂,便道:“这是哪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江湖中有一门失传的武功,叫闻香识女人。”

沈嘉:“…………”

她看着这人吊儿郎当的样子,跟换了个人似的,又开始耍嘴皮子,一种莫名的亲切感突如其来,不禁笑了一声。

下一秒,笑声一停。

她表情严肃起来:“我得告诉程队,周智——”

“警方已经在找他了。”

沈嘉慢慢的松了一口气。

陆严扶她站了起来:“先送你去医院。”

沈嘉其实就是被撞晕了,头有些疼,胳膊也是旧伤,问题其实不是很大。她看了一眼陆严,想开口说话,被他一个目光给拦了。

“想也别想。”他撂了一句。

沈嘉“切”了一声。

她站了起来,四周环视了一圈。灯在他进来的时候已经打开了,房子很老旧,但里边的摆放很整齐,地面也整洁干净,应该时时有人进来打扫。

沈嘉的目光忽然一停。

陆严:“怎么了?”

就在她被束缚的角落里,好像有一处刮痕,只是太隐蔽,不容易被发现,年代久了,落了灰,但仔细看,还是有的。陆严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蹲下身子,抬手在那处轻轻擦了擦。

那处刮痕慢慢变得清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