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黑长粗的大捷豹:弓起身子努力迎合

一根黑长粗的大捷豹:弓起身子努力迎合沈嘉这时想起早上陆严最后的那句交代,看向程诚,犹豫着道:“程队,还有一件事我得报告一下。杨玉说,她和江英分开的那晚,曾经见过有人跟在江英后面。”

“什么样子有看清吗?”

沈嘉说:“晚上太暗了,不过个子不高。”

程诚道:“我知道了,现在你和张艺负责把这个案子给我盯紧了,所有的旁枝末稍不能放过一个,至于灯笼山案子,现在还是一队在负责,等证据明确并案再说。”

沈嘉明白。

张艺看她一眼,两人目光对视,合作默契,迅速下楼。张艺去开车,沈嘉随后跟上,一起出发去了书店街补课班。

路上堵车严重,他们被困在沿江路。

江城有一条长长的干道,连向川渝支路,所有的路都很直,居民区朝两侧延伸,从地图上看去,只有这一条主干道,形成江州。

沈嘉上学在江城南,工作在江城北。

南北两地相聚四五十公里,北边沿河岸较多,一路上靠海岸,都是夜市,酒店,酒吧,各种店铺,从北向南,下了海岸,才道南市,学校密集,书店街和广场都在一处干道。

方向居正,总归会遇到熟悉的人和店。

张艺说:“早高峰没个半小时出不去,还是安心呆着吧,就当养精蓄锐,该抓的一个都跑不掉,跑了的倒省的我们想是谁了。”

“你倒是淡定。”

张艺笑笑:“小沈同志,要沉住气。”

沈嘉:“…………”

她没有力气说话,把头偏向窗外。

车子一节一节乌龟似的慢慢往前挪着,沈嘉在这缓缓的推动中,毫无意外的看到了江河酒吧。只是这个点还没上班,酒吧门口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从马路边的角度看过去,两人距离很近。

 文学

陆严抽着烟,小秋走了过去。

“起这么早啊?”小秋笑着。

陆严:“嗯。”

“琴姐说最近不是很太平,让我没事在就在店里看着。”小秋在陆严的身上打量了几下,声音尽显温柔,“我最近也没什么别的事,和你一块住店里吧。”

或许是阳光的缘故,陆严微眯起眼。

小秋看着他短袖下面裹挟的结实的胸膛,脖颈修长,喉结轻轻滚动的样子,眼神也变得悠远起来,往他跟前走去。

“大早上的,再睡会儿?”小秋轻声道。

陆严慢慢往后退了一步。

小秋脸色淡了淡:“还早呢吗。”

陆严眼神严厉。

小秋索性懒得装了,这些天的欲擒故纵似乎对这男人没什么用,再装下去顶多丢的是自己的脸,这会儿干脆耷拉下肩膀,双手交叉在怀中,看着陆严:“那我们聊聊天呗。”

声音微粗,俨然不似刚才那股子魅惑。

陆严似笑非笑的抬眼:“不装了?”

小秋撇了撇嘴:“不装了,累死了。”

陆严吸了口烟,看向前面堵得一塌糊涂的路,说:“这地方虽然不是什么商业大楼,但总归也是个正经场子,女孩子别太豁出去。”

小秋一听这话,笑了:“看你这样,谈过几个?”

陆严没说话。

“有喜欢的人啊?”

陆严眼前一闪而过早上那个身影,这几年来还是那么瘦,吃不胖似的,昨晚抱着她的时候跟没重量一样,不知道这几年怎么养的。

他将烟扔到地上,用脚碾灭,进去了。

小秋仿佛猜到了什么,有些好奇起来,跟在后面小跑着喊:“哎你给我讲讲嘛,别走那么快呀。”

不远处,路边的车缓缓开动。

沈嘉慢慢收回视线,心里却莫名的觉得郁闷,这么自甘堕落的人她懒得搭理,可总觉得憋不住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