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声点在教室,拉开双腿进入

小声点在教室,拉开双腿进入看到沈嘉进来,简单两句把电话挂掉了,随即目光直接,像是要穿透她一样,道:“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艺站在旁边,给她使眼色。

沈嘉站定了一会儿,眼前一片迷雾,但一想起昨晚,好像忽然之间松了一口气,心里安稳了很多,也平静了很多,她看了一眼程诚,道:“这要从五年前说起。”

一段话,二十分钟,张艺和程诚听愣了。

张艺道:“所以——”

沈嘉想起那个活泼故作乐观的女生,淡淡笑了笑,道:“我一直觉得她出事了,但是没有人在意这件事。”

“所以这几年来你一直在找?”张艺问,“难怪每次发生女性命案,你都会第一时间去看死者面部。”

沈嘉:“程队——”

程诚:“你说。”

沈嘉道:“当时烟霞巷有一起命案,死者是江水中学的学生,罪犯一直没有找到,死因是窒息,而且——我朋友的尸骨发现同样是窒息死亡,间隔时间并不久远,所以我猜测——”

“可能她们是被同一个人杀害。”张艺说

沈嘉道:“但我还不敢确定。”

程诚道:“只能说有可疑。”

沈嘉:“程队,我在想要不要申请并案调查。”

程诚说:“这个容我考虑考虑,目前证据不足,还不能完全确定,你和张艺先收集证据,我再向局长汇报。”

“是。”他俩异口同声。

得知铁琻的死讯,或许某些时刻,沈嘉觉得轻松了很多,像认定了她的猜测,终于尘埃落定般,她现在只需要拼尽全力,给铁琻一个好的结果,那就是找到凶手,哪怕她有多不愿意面对。

程诚说:“你要是状态不好,我可以放你半天假。”

 文学

沈嘉摇了摇头:“没事。”

张艺道:“那我们就先从五年前烟霞巷那个案子查起。”

办公室外面有人敲了敲门。

一个男同事推开门进来,看着他俩,又对程诚道:“程队,那个施救者的家庭信息找到了,他妻子早逝,只有一个儿子,目前在江水中学念书。”

说罢,语气停顿片刻。

程诚问:“怎么了?”

男同事道:“可能有些奇怪。”

沈嘉和张艺不明所以。

男同事接着说:“资料显示,他一直独来独往,在读高三,已经复读八年,而且已经29岁了。”

张艺一惊:“啥?!”

沈嘉迟钝了片刻,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想起五年前有一个模糊的画面,补课班门口两个男生在说着什么,李延东拿着厚厚一沓的信封的样子。

她脱口而出道:“他是不是姓周?”

男同事看着沈嘉,一脸惊讶。

沈嘉说:“周智。”

第30章对峙

办公室里,几个男人的目光都看向她,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灼热而注目,让沈嘉无处藏身,而她自己也处在万分惊讶之中。

张艺先开口问:“你怎么知道?”

沈嘉静默了几分钟,似是想通了些事。

她慢慢解释道:“我读高三的时候,在他那里补过课。那一年已经是他在江水复读的第三年了,非北大物理不上,差了几分。”

“嚯。”张艺惊了。

沈嘉说:“我们江水有一个传统,高分复读不仅全额免费,而且还有补助。更何况那一年他还是江水的理科状元,政府奖励了两万。”

“这人不知道咋想。”男同事怎么都想不通,直接道,“这么好的分数就算随便去哪所学校都是人才啊。”

“那后来呢?”张艺问。

沈嘉想起陆严,避重就轻地说:“后来家里出了点事,就没再去了。”

“那他这几年不会一直在复读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