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的肉夹得我好紧,注入稚嫩的小身子

仙子的肉夹得我好紧,注入稚嫩的小身子通通都是陆扬打的。

“喂——”

接通电话,纪茉才发了个音,就觉得嗓子又干又痒,难受得她直接咳了出来。

她咳得一声比一声厉害,电话那头的陆扬拧紧眉心。

等她停下来,陆扬才问:“被口水呛到了?”

“……”纪茉无语,但她现在没有力气和陆扬犟嘴,只眼泪汪汪地说,“我好像生病了。”

“不舒服吗?”

“嗯,难受。”

“发烧没有?”

纪茉摸了摸额头:“好像没有。”

陆扬松了口气。

“你现在在哪里?”

纪茉乖乖地回答:“家里。”

陆扬“嗯”了声,柔声说:“那就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纪茉眼眶一热。

这句话她太久没听到了。

从前在陆家别墅,陆宏年和姚淑娴经常因为要参加一些应酬而很晚回家,通常家里只有陆扬和纪茉两个人。

陆扬有时也会跟同学或者朋友一起在外面玩,每当那个时候,他总会接到纪茉打来的电话。

起初会找各种理由喊他回去,比如感冒发烧、肚子痛,甚至是例假来了,都能成为她打电话给他的由头。

她在他面前,真是一点都没有顾忌。

 文学

时间久了,当她把所有能用的理由都用完了,再也想不出合适的之后,她就开始耍赖。

是真的耍赖。

还记得有一次是陆扬发小十八岁生日,陆扬和另外几个朋友答应了要陪他玩通宵的,结果纪茉十分钟一个电话,每次都只问一句“你回来了吗”。

陆扬说暂时还不能回去,让她听话先睡。

纪茉很乖地“哦”了声,过了十分钟,又打电话给他问相同的问题。

终于,等到发小的生日过了,陆扬再也坐不住,在电话里说了一句“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就回去”的话之后,便让司机来接他回家。

陆扬到家时将近凌晨一点。

纪茉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任凭佣人怎么劝都不肯回房间去睡。

佣人跟陆扬说了,陆扬叹了口气把她抱回房。

全程纪茉都睡得无比香甜,不见丝毫醒来的征兆。

陆扬把纪茉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看了一会儿她的睡颜,心里有些无奈。

所以他放了发小鸽子,特地回来的意义在哪里呢?

难道就是为了把她从客厅抱到房间睡觉吗?

陆扬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纪茉住的地方昨天司机来过,今天连导航都不用,很快就把陆扬给送来了。

下了车,看到面前生了锈的楼道门,以及看起来像是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清扫的楼梯,陆扬几不可见得皱起了眉。

这是一幢一梯两户的低层楼房。

纪茉住在三楼,不高也不低。

二楼的门口放着两袋生活垃圾,还有一双已经穿得很破旧的皮鞋,靠近了,似乎能闻到酸臭的气味。

陆扬沉默地闭了闭眼睛,快步经过。

到了纪茉的家门口,陆扬找了一圈也没发现门铃,又不想敲门,只能拿出手机给纪茉打电话。

纪茉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知道是陆扬,哑着嗓音喊了一声“哥哥”。

“给我开门。”陆扬在电话说,“我在你家门口。”

纪茉愣了愣:“你这么快就到了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