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行按住输出,握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h

被强行按住输出,握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h陆扬没有立即说话,眯着眼睛,修长的指尖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过了一会儿,他的眉眼舒展:“你说你的导师让你去找的人叫何琼?”

“嗯,对。”纪茉看向陆扬,忽然有了点想法。

陆扬在湘兰长大,人脉也广,如果陆扬肯帮她,再加上凯莉夫人的推荐信,那么去那位何琼女士的设计公司上班应该是没问题了。

听说那位何琼女士回国后就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品牌,导师也对她赞不绝口。如果能跟着她,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纪茉试探性地问陆扬:“你认识她吗?”

陆扬毫不犹豫地说:“不认识。”

“……”

纪茉有些失望,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陆扬不可能为了一个陌生人的名字特地跟她确认。所以即使是不认识,他肯定也听说过这个人。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陆扬问她:“你还记得何媛兮吗?”

“……”纪茉脸上的表情僵住,她没想到陆扬会主动提起何媛兮。

纪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好在陆扬也没想要她回答,紧接着说:“我记得你小时候很讨厌何媛兮,每次跟她一见面就吵,还跟她打架,拦都拦不住。”

他这是为何媛兮抱不平?

纪茉撇撇嘴,语气硬生生地冷了下来,反驳道:“又不是我要跟她吵的,是她先挑衅的。”

“不过是提了她的名字,怎么还生上气了?”

陆扬看出她的不高兴,有些无奈,又觉得好笑。

他实在是不理解小女孩之间的种种心思,纪茉和何媛兮,大约是从小吵到大的那种,简直就跟仇人似的。

可实际上,她们之间似乎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在他看来不过都是些小打小闹罢了。

陆扬看着她微嘟的嘴巴,嘴角噙起一抹笑来:“我是想告诉你,如果我没猜错,你说的那位何琼女士,应该是何媛兮的小姑姑。”

“……”

 文学

纪茉傻眼,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陆扬。

天啊,这怎么就和何媛兮扯上关系了呢!

天下姓何的人那么多,纪茉在看到何琼这个名字的时候,压根没往何媛兮身上想。

看到她的反应,陆扬唇边的笑意更深,慢慢跟她解释:“何媛兮的小姑姑从小就在国外生活,长大后嫁的老公也是外籍的华人,大约四五年前才回的国,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连我都没见过几面。”

纪茉握紧拳头,不满地盯着陆扬:“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嗯?”陆扬失笑,故意看了眼时间说,“我也是五分钟前才知道你要找的人是何琼,我这还不算早吗?”

“……”

行吧。

五分钟就能把一个人的信息告诉她,还是不借助任何东西只靠自己的脑子,的确已经很快了。

纪茉顿时也没了继续喝酒的心思。

她托着下巴,沉沉地叹了口气。

如果这位何琼女士真的是何媛兮的姑姑,那估计她跟着她学习的希望不大了。

这个时候,纪茉忽然很希望陆扬给她提供的信息有误。

虽然她也知道不太可能。

饭后,陆扬还有工作要忙,让司机送纪茉回去。

到家后,纪茉又习惯性地把所有的门窗和角落全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才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浴缸里水温偏热,纪茉泡着泡着,体内的酒精渐渐起了作用,她变得昏昏欲睡。

放在房间的手机响了两次她都没听到。

直到很久以后,纪茉不知梦到了什么,浑身打了个激灵,睁开眼才发现水已经凉透了。她连忙从浴缸里爬出来,又冲了个热水澡,体温才渐渐恢复。

洗完澡,纪茉边擦头发边从浴室走出来。

她一路走一路翻抽屉,直到把客厅里的几个抽屉都翻了个遍,她才认清一个事实——这个家里没有吹风机,而她今天下午去超市也忘记买了。

纪茉打了个哈欠,在出不出门之间犹豫了一秒,最后决定还是不出去了。

她实在是太困了,只是一天不把头发吹干,也不至于那么倒霉明天就感冒吧?

抱着侥幸的心理,纪茉只把头发擦得半干就倒头睡了。

隔天醒来,她差点连眼皮都睁不开,头昏脑涨,浑身酸痛乏力,像是被车轱辘滚过一样难受。特别是发根处贴着头皮的地方,凉飕飕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