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莉萝洗澡稚嫩h*进入白裙美人的娇躯

和小莉萝洗澡稚嫩h*进入白裙美人的娇躯房间里开着空调,陆扬却觉得热。

他哑声说:“把手放开。”

“……”

纪茉一怔,慢吞吞地松了手。

陆扬沉默了片刻才说:“你不想我问也可以,但你要回答我另外一个问题。”

纪茉那么聪明,肯定知道他要问什么,如果她不想说,陆扬知道自己就算是问了也是听不到实话的。

不如不问。

纪茉答应:“好,你说。”

陆扬看着她:“之前你说你去了英国,是哪个城市?哪个学校?”

“爱丁堡。”

纪茉说完又报了学校的名字,一所并不入流的学校,她估计陆扬也没听过。

陆扬的确是没听说过,不过他记性好,离开纪茉的卧室以后,他就把学校名字发给了蒋彧。

过去他不知道纪茉去了哪里,要找她就犹如大海捞针,而现在他有了目的地,想要知道那三年在纪茉身上发生了什么就不是困难的事情了。

蒋彧动作很快,天没亮就把陆扬要的资料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蒋彧知道纪茉,也清楚这些年陆扬一直在找她,在给陆扬的资料下面还留了个言。

蒋彧:【先给你提个醒儿,她这三年在那边过得不是特别好,小姑娘一个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

陆扬看到他消息的时候刚刚睁开眼,看清楚以后,马上起床,拿着手机去了书房。

 文学

纪茉去的是位于爱丁堡东部的一个小镇,那边距离市中心比较偏远,治安也不是很好,经常会发生一些大大小小的案件。

纪茉就是在她过去的第二年出的事。

有天晚上十一点,她打完工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喝醉酒的流浪汉尾随。

纪茉其实已经很小心了,她知道国外的环境比不上国内,她又一个人孤身在外,平时基本不会这么晚回家,那天是个例外。

她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像往常一样回到家后就去浴室放水洗澡。

洗到一半的时候她听到浴室外面似乎有动静,可仔细听了一会儿又没声音了。

纪茉就没在意,只当是自己今天太累了出现的幻听。

洗完澡后,她看了半个小时左右的书就觉得眼皮打转,想到明天还要上课,她把书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关上灯睡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迷迷糊糊即将睡着之际,突然听到书“啪”地一声掉在地上的声音。与此同时,有个重物压在了她的身上,她还能闻到空气里飘来的酒精的气味。

纪茉猛地睁开了眼。

黑暗中,她隐约看到有个人影在她的上方,还在扯她盖在身上的被子。

所有的事情只发生在一瞬间,纪茉第一反应就是要开灯。

可那人仿佛早有预料般的,在她伸手的时候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用一口带着醉意和口音的英文说着低俗下流的话。

纪茉当时害怕极了,拼命地反抗。

好在流浪汉醉酒后反应也变得迟钝了,纪茉慌乱中抓到了另一边床头柜上的花瓶,用尽全力往他后脑勺砸上去。

流浪汉被砸得头破血流,当场昏迷了过去。

得到自由的纪茉第一时间把他从身上推开,拿起手机报了警。

她不敢和流浪汉待在一起,哪怕他昏迷了,她也怕他会突然醒来报复她。

警察找到纪茉的时候,她只披了一件外套,躲在离她家附近不远处的草丛里发抖。

根据当时案件的卷宗记载,纪茉并不是第一个被这个流浪汉伤害的女孩子了,近期至少有三起案件与这个流浪汉有关。

由于当地警力不足,又没有像国内一样遍地的监控,给破案造成了很大的阻碍,所以才会发生第四起这样的案件。

因为这件事,纪茉有很长一段时间晚上不敢一个人出门,甚至于不敢睡觉。后来她去看了心理医生,这种状况才慢慢好转,可她依然只敢开着灯睡觉,每天临睡前都要检查很多遍房间的门锁。

看完这些,陆扬点了一支烟。

要不是蒋彧发来的这些,他都不知道纪茉在国外的三年过得那样不好。连蒋彧一个大男人都觉得她不容易,那她呢?

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她一个女孩子,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

思及此,陆扬狠狠地抽了一口烟。

一不小心吸得太用力,烟呛进了肺管子里,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