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巨大挺进她的柔软深处,揉按小核舒爽蜜汁流淌

他的巨大挺进她的柔软深处,揉按小核舒爽蜜汁流淌纪茉嘀咕:“我以为你早就撕了。”

“是挺想撕的。”陆扬接得很快。

纪茉无语:“那你为什么还留着?”

陆扬斜睨她一眼,冷冷地说:“或许是想时刻提醒自己上面的内容,比起这张纸,我更想把写这句话的人给撕了。”

“……”

这话说得就很吓人了。

纪茉不禁缩了缩脖子,一想到自己现在在他车上,还不知道他要把她带去哪里,紧张地吞了口口水:“你、你这是犯法的。”

陆扬:“呵。”

“……”

一时间,纪茉不知道该说什么。

车厢里安静了一阵。

陆扬侧头,见她盯着纸发呆,大拇指状似无意地摩挲着边缘,才开口:“你不给我解释一下,上面这些字是什么意思吗?”

纪茉懂了,原来他是想问这个。

只是,有什么好解释的。

这上面的字的确是她写的,字也不多,连封信都算不上。

——陆扬哥哥,我走啦,不要来找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用勉强,后会无期。

署名——

会努力忘记你的纪茉。

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她坐在窗前的书桌旁,故作轻松地写下这行字。

 文学

窗外阳光明媚,倾泻了一室的温暖,她握着笔尖的手却微微有些轻颤。

纪茉垂着头,不知不觉长发沿着耳鬓落下来,挡住了旁边的那道视线。良久,她轻声说:“就是字面意思啊,没什么特别的。”

“是吗。”陆扬语气平平,轻哼了声,话锋一转,“胆肥了是不是?想忘记我,嗯?”

“……”纪茉微愣,他以为他想问的是上面那些,没想到居然是这里。

这个署名……

纪茉一言难尽,明明当时可以只写她名字两个字就行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在前面加上那么长的定语。

纪茉又开始发呆。

下一刻,手里的纸被人抽走。

纪茉抬头,看到陆扬正小心翼翼地把纸叠起来,重新放进钱包的夹层里。纪茉撇撇嘴,忍不住道:“和那么多人民币放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宝贝。”

陆扬闻言,没反驳,把钱包收好,才嗯了声,低声道:“的确是宝贝。”

他这话说得很轻,纪茉没听清楚,但她也没有追问。

半个多小时后,汽车平稳地下了高速,拐了两个弯,驶在了一条公路上。

陆扬看了眼窗外,感觉有点陌生。

他这些年很少来溪园,平时应酬完都是住在就近的公寓里,每年也只有固定的那么几天,他才会过来住一晚。

纪茉睡了一觉,刚好也醒了,意犹未尽地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到哪儿了?”

“快到了。”陆扬顿了下,推测道,“估摸着还有十分钟。”

“下高速了?”纪茉彻底醒了,往外望去,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嗯。”

纪茉抿了抿唇,不吭声了。

她本来想让司机靠边停车放她下来的,可是看到外面的一切,傻眼了。两边连个房子都看不到,哪里像是有人的地方?她下来了上哪打车去?

陆扬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动声色地靠着椅背。

过了两分钟,纪茉认命地转过头,可怜兮兮地瞅他:“那个……溪园是你家吧?你家大吗?有没有多余的房间?”

陆扬不置可否,淡声道:“怎么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