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疯狂输出白嫩,抵着她她深处深深浅浅地律动

“美女被疯狂输出白嫩,抵着她她深处深深浅浅地律动……”纪茉翻了个白眼,看向驾驶室,“司机叔叔。”

他们的对话岳山听得一清二楚,岳山给陆扬当了三年司机,头一回见陆扬带女人上车。他是过来人,心里自然有数,于是乐呵呵地回答:“这条路比较长,再快也得半个小时吧。不过晚上天黑,我不敢开得太快,所以差不多要四五十分钟。”

“……”纪茉很绝望,“中间不能下来吗?”

岳山回答:“能是能,但是下来以后绕回去,就要花更多的时间。”

“……”行吧。

纪茉放弃了。

陆扬很满意司机的答案,看了眼此刻蔫哒哒的女人,勾唇说:“你要觉得时间太长就睡一会儿,睡醒就到了。”

纪茉懒得搭理他,既然一时半会儿下不了车,索性趴着车窗上看风景。

窗外很黑,明明没什么好看的,可纪茉就是看得津津有味。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湘兰是夜空了,还记得第一次认真欣赏湘兰的夜空,也是像现在一样坐在车里,只不过那个时候,她才五岁。

……

从记事起,纪茉就生活在孤儿院里,每天除了学习和玩耍,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被带到陌生人的面前,极尽全力地表现自己。

因为老院长告诉他们,只有好好表现,讨得那些人的欢心,他们才会像普通的孩子一样,有爸爸妈妈疼爱,还有一个温暖的家。

那一天,陆宏年和姚淑娴代表陆氏集团给孤儿院的孩子们送去了一批新的衣服和学习用品。捐赠仪式过后,老院长带着他们在孤儿院里参观。

陆宏年和姚淑娴并没有表示要领养孩子,因此老院长也没有通知孩子们做好准备。

纪茉正被几个比她大几岁的小男孩拉着打球。

纪茉从小就生得水灵漂亮,孤儿院里的男孩子们没有不喜欢她的,一有时间就找她一起玩。不知道是谁球没拿稳,陆宏年和姚淑娴路过操场的时候,正巧看到纪茉被一只比她脸还大的篮球砸中脑袋。

几人连忙上前。

纪茉顿时疼得坐在地上嗷嗷直哭,身旁的几个男孩子吓得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纪茉平时挺好哄的,但这回不管老院长怎么哄,她仍然哭得撕心裂肺,两只眼睛哭红了,喉咙也哭哑了,就是不肯停下来。

老院长没办法,十分抱歉地看向陆宏远和姚淑娴。

姚淑娴最见不得小女孩哭,心疼地走过去,张开双臂试着去抱纪茉:“让我试试。”

老院长不太好意思麻烦客人,可纪茉丝毫没有停止哭的意思,他只能尝试将纪茉交给姚淑娴。

令人惊讶的是,纪茉一到姚淑娴怀里,哭声就渐渐低了下来。没几分钟,小手搂着姚淑娴的脖子,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脸颊上还带着泪痕,却慢慢儿地睡着了。

姚淑娴还在低声哄她,她很喜欢这个小姑娘,紫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哭的时候惹人心疼,安静下来更舍不得松手。

 文学

姚淑娴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婚后和陆宏远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就再也没有怀上第二个孩子。她去过很多医院,也见过许多妇产科的专家,医生们给她的答案基本一致,她是不易受孕的体质,能怀上一胎已经很不容易,想要第二胎有点困难。

姚淑娴尝试过很多方法,在都没有结果之后,这些年她其实已经慢慢放弃。

可这一刻,怀里抱着软绵绵的小丫头,她突然很想要一个女儿。

她没有太多的要求,像这个小姑娘一样就很好。

回去以后,姚淑娴眼前时不时就会浮现出纪茉的脸,她哭泣的样子,以及她安安静静在她怀里睡着的容颜。

姚淑娴常常会想,这要是她的女儿该有多好?如果她有个女儿,肯定也会这么漂亮可爱吧。

越想越喜欢,越想越想要。

有些年头一旦在脑子里形成,慢慢地就会变成强烈的欲望。一周后,姚淑娴联系了老院长,听闻暂时还没有人家愿意收养纪茉,她心里就有了想法。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能一直住在孤儿院里呢?

她应该有一个家,有一对疼爱她的爸爸妈妈,最好还有一个比她年长几岁的哥哥,一起宠她爱她。

姚淑娴把这个想法告诉陆宏年后,意外地得到了他的支持。于是第二天傍晚,两个人就再次来到孤儿院拜访老院长。

得知二人的来意,老院长既意外又高兴,连忙让人把纪茉带来。

小姑娘今天穿了一条鹅黄色的小裙子,裙子看上去有点旧,却很干净合身,衬得她的皮肤愈发白皙娇嫩。她扎着两个马尾辫,走起路来马尾辫跟着一晃一晃的,可爱极了。

姚淑娴蹲在纪茉面前,看着她的眼底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喜爱:“你还记不记得我?”

纪茉仔细回忆,半晌点点头,脆生生地说:“记得,哄我不哭的漂亮姨姨。”

姚淑娴被她一句“漂亮姨姨”哄得心花怒放,揉了揉她的脑袋,声音更加温柔:“既然记得,那姨姨想带你回家,你愿意跟姨姨一起回家吗?”

纪茉嘴巴张成了“O”字型。

孤儿院的孩子早熟,纪茉也不例外,她已经懂有人要带她回家是什么意思了,只不过来之前没有人和她说过这件事,她有些意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