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跟小三各种做h-将她翻过身跪趴H

男主跟小三各种做h-将她翻过身跪趴H 今夏正埋头换鞋,眼前忽然多了串钥匙,她接过来握在手心,眼波轻轻流转,心下了然:“您这是,要包养我吗?”也好,伺候他一个,总比伺候周广福那样的男人强。

陆川解开衬衣袖口的扣子:“我已经跟王明朗说过了,以后应酬这种事,你不用参与。从现在起,你就跟我,住在这里方便,省得来回跑。”

今夏换好拖鞋,踏进客厅:“不知道在陆局长眼中,我价值多少?”这套房子装修精致,家具家电似乎也齐全,就是感觉空了些时日了,没有人气。

陆川沉沉一笑:“月结,每月五万,直到我终止关系。”

今夏见他这么快就报价,肯定是已经提前想好,妩媚一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原来我在您眼中,就只值这个价啊。”

陆川在侧面的单人沙发坐下,早料到她不满足:“你想要多少?”

“我要加倍,还有,终止关系的时候,不管满没满一个月,都按一个月算。”

“每个月七万,最后一个月同意你的说法。”

“八万。”

“成交。”

今夏浅浅一笑:“那我就谢谢陆局长了。”

陆川双手交握在胸前:“有些丑话,我想先说在前面。”

今夏嫣然:“陆局长请讲。”

“第一:不要问不该问的事。第二:不要做不该做的事。第三:我们之间只谈钱,不谈感情。”

他喜欢今夏直接要钱的态度,也直觉她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必须提醒她,他不想她给他惹麻烦,而且他最怕的就是摊上感情,物质的欲望可以用钱和珠宝填满,情感的黑洞他却满足不了,到时候女人就会像牛皮糖似的甩都甩不掉。

今夏莞尔一笑,他的意思是,自己只做床伴就好,其他的事无需过问,不要爱上他,也不要希望他爱上自己:“我明白,陆局长只适合短期合作,不适合长期投资,况且,我对您工作的事并不关心,我们之间,就只是简单的钱色交易。”

陆川站了起来:“你明白就好,过两天把你的东西收拾过来。”

今夏想起什么,也跟着站了起来:“对了,我明天开始休假,要回趟家,周日才能回来,不知道可不可以?”

陆川微微点头:“去吧。”说着朝卫生间走去。这套房子定期有保洁打扫,倒是干净,不过可能要补充些日用品。

 文学

片刻之后他走出来:“跟我去趟……”本来想说便利店,话到嘴边又改了口:“超市,买点东西。”他不想直接就扑倒她,毕竟她算是初经人事,第一次的感受也不怎么好,所以要给她心理准备的时间。

对男人来说,要高*潮太容易,一个女人,一个充气娃娃,或者一只手,就能达到目的,可是质量却大有差别,自己撸始终不如怀里的温香软玉来得实在。

甚至同样都是和女人做,不同的女人带来的快感也不尽相同,哪怕是和同一个女人,每次的质量也有不同,所以对他来说,性的质量比数量来得更为重要。

今夏一听可以缓刑,立刻点头说好。她本来就醉着,再加上对上床这件事没有好感,巴不得能拖一刻是一刻。

小区环境清幽,飘散着桂花的暗香,石板路两旁,植被郁郁葱葱,让人觉得连空气都沁凉干净,今夏深吸口气,没想到城市的天空,有一天能比她家乡还明亮。

走出小区,伊藤洋华堂就在街对面不远处,两人一路都没有说话,陆川走在前面,今夏落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在超市入口,陆川拉了辆手推车,回头对她说:“把这推着。”

今夏赶紧上前几步,握住推车的横杠,陆川一手搭在把手上,和她一起推着小车走进超市。

“你要买什么?”今夏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就问,陆川无所谓地耸肩:“随便,看到什么,想起了就买。”

顺着干道往前,路过小家电区,转了一圈,他似乎也没什么要买,跟着路过厨具区,今夏在一套青花瓷花纹的碗前顿了顿,雪白莹亮的骨瓷,衬着那青色,仿佛水墨画一般。

以前她家也有青色花纹的碗,不过是土瓷,颜色黄暗,没有骨瓷的细腻,是看着糙摸着也糙,她那时调皮,容易打碎碗,父亲就给她换成塑料的了。

陆川察觉到她在出神,顺着她视线看去,是一套碗:“你喜欢?”

今夏微笑摇头:“没有,就随便看看。”

陆川拿起那套碗放进车里:“如果你要自己做饭,屋里那些厨具可以随便用。”

今夏笑着点头:“谢谢。”他倒是敏锐,也对,混官场的若不能一叶知秋,怎么爬得上去。

路过寝具区,凉席正在打折,今夏停下来看了看,她现在用的是单人凉席,但陆川屋里肯定是双人床,不知道有没有席子。

售货阿姨热情地迎了上来:“姑娘看凉席啊,有这种麻将的,还有竹编的,你要哪一种啊?”

今夏心想,麻将的凉快,但竹编的轻巧,她不知道需不需要,就望向陆川,陆川看了她一会儿,唇角一弯:“你不怕膝盖疼么?”

今夏一怔,马上明白过来,视线往下落了两寸,笑:“那还是不买了。”

售货阿姨也听得明白,马上笑呵呵地推荐:“那看看我们这个天蚕丝的四件套吧,冬暖夏凉,你看有这个大红色的,喜庆,适合要结婚的小情侣儿。”

阿姨的逻辑是清晰的,她看两人推着一个车来买东西,那肯定是一对儿,不过两人又都没戴戒指,那肯定还没结婚,但是一起来买床上用品,那肯定是在同居,估计离结婚也不远了。

今夏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她才意识到她和陆川两人这样同推一辆车逛超市,在别人眼中看起来是什么样子。

故意伸手接过阿姨递来的四件套,她端详了会儿,抬眼问陆川:“你觉得红色的好不好?”这一套要上千块,不如让他买好了。

陆川一笑:“红色太有张力,还是淡点儿的好。”

阿姨手脚麻利地翻出一套米白色的:“你看这套怎么样?”

陆川摇头:“颜色太浅,容易脏。”

阿姨又翻出一套粉红色的,陆川望向今夏,今夏摇头:“不喜欢。”太恶心。

 >>>>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