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憋尿被揉失禁bl*屈辱的跪在胯下含吞

“校草憋尿被揉失禁bl*屈辱的跪在胯下含吞你好。”今夏淡淡地笑了笑:“我去銮驾包间。”

接待微微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小姐,请跟我来。”

今夏第一次踏进金壁王朝,她以为自己来到了王宫,光是大厅中央悬着的那盏巨型水晶灯,就已让她看晕了眼。接待领着她乘电梯上楼,轻轻推开銮驾的门:“小姐请进。”

今夏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包间里坐着三个人,王明朗,米娜,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五官精致深邃,衬衣的领口随意敞着,米娜正给他倒酒,应该是个重要人物。她没敢再多看,赶紧走到王明朗身边,把那页文件递了过去。

王明朗接过来:“辛苦了今夏,你先回去吧。”

今夏点点头,安静地准备退出去,就听见那个陌生的男人说:“来都来了,不如坐下一起吃。”

注:建立至今已6年了,网址是,不是这个网址就是假冒的哦!

☆、2引线

此话一出,三人均是一愣。

王明朗见惯场面,一叶知秋,马上朝今夏招手,笑呵呵地:“今夏,来,坐下。陆局长都发话了,你今天可得留下来吃饭。”

米娜端着酒杯,探究地看着今夏,又看了看陆川,不明白她身上哪点让他看对了眼,竟然主动开口留她吃饭。

今夏站在原地,疑惑地看了陆川一眼。她本来打算送完文件就回去,没想到中间会出这个岔子,觥筹交错的场面她不喜欢,本能地想拒绝,但是眼下这情势,容不得她说不,只好顺从地点了点头,在离门口最近的那个位置坐下。

“给陆局长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宣传,叫今夏。”王明朗接着又看向今夏:“这位是我们国土局分局的陆川陆局长。”

今夏轻轻点了下头,礼貌地叫了声:“陆局长。”视线只在他领口处稍作停留,没有再往上看。

陆川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微微眯了眯眼。她好像,是真的不记得他了。

上次在巷子里惊鸿一瞥,虽然光线不算充足,但已足够让他记下她的样子。为官多年,他练就了一身速记的本领,尤其是对人脸的记忆,那是相当清晰和深刻。

敞亮的光线下,她的脸在他眼里,更加生动,虽然算不上美女,不过五官倒是小巧精致,嫩白的皮肤看起来细嫩有弹性,墨黑长发,不施粉黛,垂眉低眼的模样,透着一股子的清纯内敛,再联想那天听见的电话性*爱,让他忽然很好奇,她呻*吟时,脸上是什么表情。

“今夏小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陆川勾起唇角,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轻描淡写的口气。

 文学

此话一出,三人又是一愣。

今夏终于抬起眼,茫然地直视陆川,他生了一副好皮相,五官立体深邃,器宇轩昂,虽然脸上带着笑,但眉眼间暗藏霸气,她确定在她的圈子里,并不存在这样的人。

王明朗压抑住自己的欣喜,问:“怎么,陆局长认识我们今夏?”

陆川微微颔首:“巧合。她跟男朋友打电话,我正好从旁边经过,想必把她吓了一跳。”

今夏没有男朋友,所以对陆川这番莫名其妙的话感到困惑。打电话,经过,吓一跳,今夏猛然想起了什么,诧异地看向陆川,陆川正笑眯眯地望着她,眼角眉梢染了些许戏谑,那样的表情肯定了她的怀疑,他就是那天巷子里的那个人。

今夏顿时紧张起来,仓惶地收回视线,头埋得更低,脸颊烧得火辣辣的。她怎么会这么倒霉,竟然在这里遇见他。他会不会把她兼职的事说出去呢?不对,他不知道自己是兼职,他以为那是她和男朋友在打电话。

陆川见她飞快地垂下眉眼,知道她现在正思量着什么,到底是女孩子,虽然有胆子在外面打性*爱电话,终究还是不敢让自己的同事知道,否则她在这个公司就没脸混下去了。

王明朗观察着今夏的表情,确定她和陆川的确是见过,而且从两人的互动看来,显然是陆川记得她,她不记得陆川,而且陆川主动留她吃饭,这明显是个好兆头。

清了清嗓子,他说:“据我所知,今夏没有男朋友吧。”如果陆川想对今夏有什么行动,他就要主动为他扫清障碍。

“哦?”陆川眉毛挑了起来,若有所思地望向今夏:“看来是我误会了。”

今夏嘴唇动了动,那句我有男朋友却说不出口。昨天在办公室,米娜开她玩笑来着,说要给她介绍相亲对象,她很认真地拒绝,表明自己不想交男朋友。现在如果说谎,岂不是让人怀疑。

米娜受不了从今夏进来以后,话题就一直围绕着她转,便举起酒杯对陆川说:“陆局长,我敬您一杯,以后还请多关照关照我们。”

陆川举起酒杯,微笑着跟米娜干了一杯:“咱吃饭不谈公事啊,影响胃口。”

虽然他语气温和,可在场的都听得明白,这位陆局长现在还不买他们的帐,还需要更加卖力地取悦。王明朗立刻笑呵呵地对今夏说:“今夏,快,给陆局长倒酒。”

今夏瞥了陆川一眼,如果他想把自己的事说出来,应该早就说了,而且抹黑她这种小人物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他没必要做。

这么想着,心态就放松了些,她端起桌上的茅台,给陆川满上一杯。

在今夏给他倒酒时,陆川抬眼看了看她,她只是专注地盯着酒杯,并未和他视线相交。

王明朗观察着两人的互动,笑问:“不知道陆局长业余时间怎么休闲呢?”

陆川微笑:“平时工作忙,休闲的时间倒是不多。”

米娜给陆川夹了一口菜,放进他面前的瓷碟里:“听说云泉会馆是有名的避暑胜地,不知道陆局长周末肯不肯赏脸?”

“这个……”陆川顿了顿:“我要回去查一下时间,不知道有没有空。”

米娜笑颜嫣然:“那明天我给您电话,陆局长要是有空,周末我们去接您。”

陆川点了点头,又看了今夏一眼。她安静地坐在那里,没有动过筷子,只是看着桌面出神。王明朗察觉陆川的这个小动作,确定他多少对今夏有点意思,便问:“今夏,这个周末你有空吗?”

今夏听见有人叫她名字,这才回过神,轻轻摇了摇头,撒了个谎:“这个周末我要回家。”她周末兼职有业务,不想把时间花在应酬上,而且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帮上王明朗什么忙。

王明朗笑说:“这样吧,你明后两天休带薪假,趁这个机会回家看看。”

王明朗这话只说了一半,米娜却听得明白,这是要让今夏候着,万一陆川有空,好跟着一起去云泉会馆。

陆川吃了口菜,扫了王明朗一眼,这人虽然生得五大三粗,但是观察力却很强,他察觉到自己对今夏有过多的关注,故意要安排她跟着,好取悦自己。

今夏虽然不愿意,却不敢和王明朗犟嘴,只好点头:“是。”晚上回去得让刘姐调一下班,周末的活可能接不了,要改成明后天。

随后王明朗敬了陆川一杯酒,向他请教北京未来的发展方向,两人就这个话题聊了很久,再没有理过今夏。今夏看着眼前这桌华美的食物,心里想吃,肚子也饿,却始终不敢动筷子,现在陆川和王明朗在聊天,她贸然去夹菜,总是不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