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这边没有试过| 嗯啊np高干6个一起

宝贝我们这边没有试过| 嗯啊np高干6个一起他们也让我给弟弟补课,补数学和英语。

我弟弟似乎很怕我,也很听话,每次我回家都会过来抱着我的大腿喊“哥哥”。其实我对我弟弟没有恨意,我觉得那是应该的。

我也希望他能够快乐长大,不要经历我所经历的负担。所以那个暑假,我辞去了培训机构的工作,早上在赵柿柿家给她补习历史,下午回家给我弟弟补习数学和英语。

意外地,我觉得那个暑假是我22岁人生当中最充实的一个暑假。

回到第一天的早上,我在赵柿柿家,吹到了冷气十足的空调,还喝了一杯冰水。冰水还没放下,阿姨就拿来两罐饮料,说有百事可乐和芬达,看我喜欢哪个。

我说都行。

阿姨就把饮料都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视让我看,以免我无聊。做完这一切后,阿姨去催正在吃早饭的赵柿柿,“赶紧吃,老师都来了!”

阿姨没有提到我的名字,我没有信心赵柿柿还记得我。我多么喜欢阿姨说的是“快吃,万程哥哥都来了”而不是“快吃,老师都来了!”

也许是最开始的定位就把我架在了老师的位置上,所以赵柿柿对我很尊敬,很快吃完了早饭,匆匆回屋换衣服,取下了她的发箍,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态度十分良好。

我不确定她做这一切是不是给她父母看的,因为我教过各种各样的学生,什么类型的都有,富二代的家庭最容易出的就是应付父母的类型。

但是第一堂课下来,我就知道赵柿柿没有在敷衍父母,她是真的很有礼貌,态度良好。

上课前,我拿出提前根据高考的难度设计好的摸底试卷,让赵柿柿做一下。她对于一上来就做试卷,跟大多数学生的反应一样,“啊?”

这一声“啊”里面包含了错愕,不满,还有无可无奈。

她老老实实地告诉我,“我其实对历史很感兴趣,但我觉得记住太难了,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个皇帝那个起义,我背了很多遍,还是记不住。而且朝代也很容易串。我觉得如果没有深刻理解那个时代的历史,应该很难记住。我想看一些历史剧来帮助学习,但是妈妈觉得那是我找的借口。”

“没关系,你先做。我看看你的薄弱点在哪里。”

卷子做到一个小时时,我喊了停。她还没有做完,不过我也批改了。因为考试就这么长时间。

选择题的正确率只有65%,简答题答得简直有些……

 文学

赵柿柿拿着满篇红的卷子,哭丧着脸对我说:“老师,我的薄弱点不需要找,遍地都是。”

我被她这句话逗笑了。

但老师应该要有老师的威严,我强忍住没有笑,然后跟她分析,她的近代史最差,古代史次之。

于是我根据她的现有水平,制定了学习计划——那就是从头学起。

我让赵柿柿把教材找出来,用自己的语言,再给她讲解一遍。但这一遍我们不像学校里上课那么慢,而是一上午就有可能讲完半本书,讲完之后我要求赵柿柿给我复述一遍上午讲了什么内容,这样基本的课程就结束了。

到了中午,叔叔阿姨来叫我们下楼吃饭,我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我是来补课的,不是来蹭饭的。

阿姨则不客气地说,“跟我们客气什么,就在这里吃。你回去这么远,天气又热,不吃饱怎么行。”

另一边,我父母也在催我回家吃饭,而且是我弟弟打来电话问我,“哥哥,你什么时候结束工作回来吃饭?”

我有些为难,于是先在赵家吃了饭,又回自己家吃了饭。那个暑假据不完全统计,我好像胖了20斤。不过去了美国之后,因为饮食作息不规律,我也吃不惯那些东西,很快就瘦回来了。

上午的课程结束,饭还没吃完,下一任的老师已经来了,听说下午是补英语跟数学,跟我弟弟一样。

赵柿柿脸上都夸愁出一朵云来了,那个样子格外的好笑。我很后悔没有带相机把那一刻记录下来。

回去之后,我给赵柿柿安排了课后作业,就是第二天早上一上课,就要复述一遍昨天讲课的内容。

不用去死记硬背,根据我说的去理解记忆就行。

作业是通过阿姨的手机布置的,先是回过来一条语音,阿姨发的,“好的好的,我们一定监督她做。”

第二条是赵柿柿发过来的,没有内容,就是一声:“啊~”

崩溃的“啊”声,更令人觉得好笑。弟弟坐在我旁边,问我对着手机笑什么。我说有一个很可爱的姐姐遇到了一点困难,哥哥在帮助她。

弟弟就说,“那那个姐姐一定会胜利的!”

*作者最后修订时间:2021-07-09

第六十八章这是这个女孩,第一次跟我说晚安

2021-07-10

弟弟才上小学一年级,但我爸妈已经给他报了8个班。我在他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也没有轻松过一天,上过钢琴班、骑术班、算术班、英语班……多得十个手指拇都不太数得过来。

看来我的父母对于培养孩子有一套自己的风格,大号练废了,小号就要从娃娃抓起。

我试图劝我爸妈别那么拼,一年级的小朋友补什么英语和数学啊,快乐学习就好了,没想到他们说:“你懂什么,别人家的孩子英语词汇量已经三四万了。”

我:???

作为一名美国最高学府之一的准研究生,我的词汇量估计都没有三四万。所以我又斗胆问了一下我爸妈,“你们说的别人家的孩子多大了?”

“跟你弟弟差不多的!就斜对门那家!人家还会跳芭蕾!”

我点点头,“好!好!非常好!”

我妈又说,“别人家的孩子钢琴已经过了八级了。”

我说,“八级是几级?”

我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八级是几级都不知道?她在我面前比了一个“八”字,强调了三声:“八啊!”

我想我们之间的代沟已经很深,堪比马里亚纳海沟。

趁补课可以单独相处的时候我问我弟弟,“你学英语多久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