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的身上无度的索取-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小莹

在她的身上无度的索取-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小莹趁万程跟楼管沟通的时候,赵柿柿从指缝中偷偷摸摸看了他一眼,这人已经火速地穿上了家居服,浴巾被他扔在了沙发上,并且离赵柿柿只有不到半米远,甚至都可以闻到浴巾上面沐浴露的香味。

赵柿柿的心已经虚到了极点,发生了这样的尴尬事,再也不想去找万程说理了,她只想立刻马上现在就挖个洞钻走,钻回宿舍里,实在不行,钻回家里也行!

于是赵柿柿靠着沙发背的掩护,一步一步地往自己房间挪,准备趁万程不注意,直接冲进房间里把门反锁,天皇老子来了也不开门。正当她挪到一半,心里窃喜还没被万程发现时,头顶响起一个如同神灵般的声音:“你这是在搞地下组织运动呢?”

赵柿柿吓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要不是万程这次学乖了闪得快,估计下巴又要遭殃。

“我欠你的,小祖宗。”万程摸着自己的下巴,劫后余生地说。

赵柿柿嘟起嘴巴,要你这么说,我可不乐意了。

万程想不通,欲言又止:“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你现在连我……都看光了。”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壶一提起来,两个人都尴尬得不行,赵柿柿涨红了脸,想了一肚子指责万程的话都没好意思说。

毕竟是你把人家看了,你理亏不是。

之前再怎么有理,现在也变理亏了。

万程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身上也还在冒热气,脸不知道是因为情绪还是热气,也是红的。整个人就是一个移动的热原体。赵柿柿也好不到哪里去,又跳又叫又闹又蹲着前进,起来的时候脸也是涨红的。

两人互相看看,又红着脸扭过头去,谁也说不出更多的话来。

“那个,我先回房间了。”赵柿柿觉得,再跟万程待在同一个空间里自己脑子都要爆炸了,得想想办法怎么处理这种窘况。

万程显然碰到这种事也没经验,反应都变慢了许多,等赵柿柿打完招呼都走到房间门口了,他才反应过来:“噢,那你不洗澡了吗?”

赵柿柿努力保持着微笑没有骂人:“待会儿洗。”

走进房间,在关门前努力留给万程一个潇洒的背影,在关上门的那一刻,赵柿柿直接飞扑上来床,在床上打了好几滚。

苍天啊!大地啊!我看到了万程的裸体啊!我该怎么办啊!

在古代,我是不是要娶他啊!

 文学

赵柿柿把这一进展发到“万柿如意”cp群后,群里炸了锅,无数人@赵柿柿,“什么时候圆房?我打钱。”

“对啊,这是我不付钱就能看的吗?我脸都红了。”

“柿柿,给个支付宝账号吧,我们给你打钱,下次直播啵啵。”

赵柿柿:“我是让你们给我想办法的。”

群友1:“我们就是一群磕cp的,我们能想什么办法?”

群友2:“对啊,我们只想看你们圆房罢了。”

群友3:“隔壁进度都吃了好几顿肉了,你们才到这里,好意思吗!赵柿柿!”

群公告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了,变成——

今天赵柿柿和万程亲了吗?打卡群。

丧心病狂。赵柿柿感叹道。

*作者最后修订时间:2021-06-27

第五十五章你们早晚都要走到这一步的

2021-06-27

走投无路的赵柿柿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晚上,到凌晨3点都没有睡着。她把认识的人都梳理了一圈,也找不到求救的对象。

伍薇?不行,圈子太小了,如果伍薇知道万程被人看了裸体,那整个律师圈都知道万程被人看了裸体了,再说了她跟伍薇也没有熟到那种程度。

葛小丹?不行,她试过了,葛小丹一心磕cp,喊她只管往前冲,而赵柿柿想要的是有建设性一点的答案。

秦怀?想到这个选择赵柿柿就不禁摇了摇头,他可和万程是死对头,这要是被他当成把柄了那还得了。

“……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秦怀从不敢这种爆人隐私的事,而且我要赢万程,一定是堂堂正正地赢。”秦怀在得知了赵柿柿的想法之后,气愤地敲了敲桌子。不过转念他又说:“柿柿妹妹,我觉得你的选择很正确,从你周围的人看来,只有我是唯一且靠谱地可以给你解决方案的。”

第二天一早,赵柿柿7点就起来了,趁万程那边还没动静,她偷偷溜出了门,直奔培训机构。她迫切地需要一个答案,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太难受了,不然之后都没办法跟万程相处。她实在是走投无路,只好找到了秦怀。毕竟周围的人里,看起来头脑稍微清醒一点的,也只有他了。

“就你们这个事吧,在我看来,根本就不算事。”教室里,还不到早上8点,甚至太阳都没有出来,秦怀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给赵柿柿传道授业解惑。赵柿柿则听得比以前任何一堂课都要认真,不知道还真以为这是一堂多么令人着迷的课程。

“点解啊秦老师。”赵柿柿哭丧着脸问。

“很简单,作为一对同居的男女,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家常便饭吗?你们早晚都要走到这一步的。”秦怀说。

“不不不,”赵柿柿连连摇头,强调道:“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是。”

“哎呀,”秦怀拉长了尾音,显示出他的着急:“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们都同居了,还差捅破那层窗户纸吗?我知道你现在最大的疑问是什么。是万程到底怎么想的,对吧?”

赵柿柿点头如捣蒜。

秦怀轻易猜中赵柿柿的心思,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家伙,没想到竟然这么纯情。”

赵柿柿一脸问号。这跟他纯不纯情有什么关系?秦怀正色道,“早在壹朵实习的时候,我们大家都觉得他喜欢你,对吧?这事儿放一般人身上,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可万程不一样,过去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想方设法找到你,然后一步步推动你们之间的感情发展。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还在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就拿最简单的来说,如果不是他在暗中努力,你连他是谁都已经忘了吧?”

赵柿柿愣住了。也呆住了。她不知道竟然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回想一路以来,她和万程之间,付出得更多和努力得更多的肯定是万程,不管是从金钱还是时间还是精力方面。秦怀说得对,尽管在一起实习过,可她后来已经早把他忘了。要不是他找上门来,她永远也不会记起他,更不可能和他走到今天这一步。

所以万程才会说:“答案不早就告诉你了吗?”

——你去哪里了?

早上8点多,太阳升起来了,整个教室里都充满了阳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