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美同床粗大迎合* 巨大在体内运动

四美同床粗大迎合* 巨大在体内运动  余秋赶紧招呼护士帮忙给他处理伤口,自己抓着白色的药袋又回到抢救室。

的确是磺胺类药物,这回它没有导致患者肺水肿,反而出现了弥漫性肺出血的症状。

当然患者本身有风湿免疫性疾病的可能性也不排除。

不过这两种疾病,使用糖皮质激素应该都有效果。

余秋将药袋子递给周大夫看。她现在有点儿后悔,也许她不应该要求患者丈夫回去搞清楚药物的名称,因为治疗都是一样的。

但她又真的害怕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她对现在的常用药物并不了解。

护士人到抢救室里头来,推着治疗车出去时,忍不住叹气念叨:“唉,这人也真是实在。他从家到医院的路上,一脚踩空,掉进窨井里头去了,差点儿没了命。”

这人好不容易从窨井中爬出来,直接拖着一瘸一拐的腿愣是又跑来了医院。他一秒钟都不敢耽搁,生怕延误了妻子的抢救。

抢救床上的女人急了,一直挣扎着,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周大夫拍拍她的肩膀:“好了,听到没有?就冲着你丈夫这份心,你也要好好的坚持,争取赶紧治好了病,回家服侍他去吧。”

他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骨科大夫的惊呼声:“妈呀,你是怎么走进来的呀?你这腿骨折了,你谁不知道?骨头都龇出来了,你还没数吗?”

周大夫立刻捂住嘴巴,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无辜极了。

余秋默默地收回视线,乌鸦嘴。

周医生就心里头没点儿数吗?在急诊科的人尤其不能随便乱讲话,立刻都会遭现世报的。

患者的丈夫却是憨憨的笑:“嗐,顾不上嘛,再说我也不疼。”

他话尾巴还没落地呢,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文学

护士在边上面无表情:“配合点儿,我们得先给你消个毒。”

抢救室里头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大夫抬头看挂了一半的水,突然间开口:“哎,你们发现没有?出血变少了。”

医生护士们集体精神振奋,看来治疗有效了,这回糖皮是激素用对了!

外头病人的丈夫大喊:“大夫,我爱人是不是有救了?”

“你先管好你自己。”周大夫哭笑不得,“现在你的情况比你老婆严重。”

骨科的大夫把人拖去了手术室,清创固定,又顺带着帮他处理了还在淌血的牙齿。

等到他再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他爱人的咯血已经停止了,气管也拔下了。她正在焦急地询问大夫,她丈夫怎么样了。

周医生笑:“都不怎么样,两个人就安心在医院躺着,好好养病吧。”

余秋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她抬头看窗外,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早灭了,天色已经蒙蒙发灰。

她打了个呵欠,心满意足地回妇产科病区。这会儿,她倒是有心思睡觉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洋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用户19786510瓶;292308015瓶;短发敲可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去内科转转

这一觉余秋睡得格外香。

等她睁开眼,看到天光大亮时,余秋顿时浑身一个激灵。

完蛋了,这回她肯定迟到了。

上午前两堂课是吕老师的思想政治教育课,她要是缺席的话,真是分分钟找死的节奏。

陈敏小姑娘,你为什么不能心黑手狠一点儿,直接将姐姐从凳子上踹下来,拽也要拽去学校啊。

余秋慌里慌张地从长凳子上滚下来,赶紧顶着鸡窝头去厕所里头刷牙洗脸。

她人刚冲出门外,就迎头撞上一堆人。

文教授正在跟妇产科主任说着什么,见到余秋,居然还先点了点头。

可怜余秋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估计眼角还有眼屎,就这么没遮没拦地出现在大拿的面前。

她哭丧着脸,赶紧鞠了个躬,一溜烟地跑进了厕所里头。

太尴尬了,上课迟到被大佬当场逮到,还是以如此狼狈不堪的姿态。

余秋赶紧在水龙头下面洗了把脸。没有洗面奶,也没有洗面皂,直接自来水冲脸,冲完了之后,她连擦都没擦,直接拼命地拍脸,假装这也算是给自己护了个肤。

现在的人好像都不用护肤品,传说中的护肤圣品蛤蜊油她都没有看到。当然,有可能是到冬天才会有。

余秋甩甩手上的水,小心翼翼地伸出脑袋。看到产房外头的过道上没人,她赶紧踮起脚尖,一溜烟地冲了出去。

结果人才到护士站呢,文教授一行人就从护士站对面的病房里头出来,后头还跟着千恩万谢的家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0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