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被催眠的班长/ 揉捏胸前两团绵软h

玩弄被催眠的班长/ 揉捏胸前两团绵软h伤成那样,能不能留命在,天知道啊。

陈敏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可是如果程芬死了的话,他还是要挨枪子儿啊。”

“那就只能麻烦警察叔叔了。”余秋满脸无辜,“医生只负责看病救人,不负责罪行审判。”

她朝洗胃室的方向遥遥做了一辑。

各位兄弟姐妹们,麻烦你们可千万得看牢了这家伙,别让他好了以后真往他自己胸口捅一刀。

要是这样的话,他妈肯定得找无辜的大夫我算账啊。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冰色¢百灵20瓶;糊糊、木瓜、沁芯、抹茶抹茶10瓶;淇淇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苦命的鸳鸯

余秋没能睡好,不是因为蚊子肆虐。

事实上蚊香还是很有效果的,蚊子根本拿他们没办法。况且房间里头装了纱窗,外头的窗户开着,夜风吹进来,颇为凉爽。

这其实算是相当宜人的睡眠环境,起码要比山洞强多了。

可是她刚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身体不小心翻了一下,立刻又惊醒。

旁边长条凳上躺着的陈敏被惊动了,迷迷糊糊地问了声:“怎么了?”

余秋摇摇头,安慰她:“没事,你睡吧,我去上个厕所。”

 文学

陈敏嗯了一声,很快又陷入黑甜乡。

余秋去了趟卫生间,然而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她并没有重新回到长条凳边睡下,而是轻手轻脚地又下了楼梯。

她刚才做了个可怕的梦,梦里头有大片的血海,红彤彤的,散发着浓郁的腥味。

老实说,她可真不喜欢出血的病人啊,无论是产后出血,亦或者上消化道出血,又或者是外伤大出血以及大咯血;她通通都不喜欢。

每一滴流淌出来的血似乎都在提醒她,这意味着生命即将流逝。

人的身体能有多少血呢?淌干了,大概就成了一张瘪瘪的纸了吧。

余秋感觉非常不好。她最近实在看了太多大出血的病人,每一个都那么的让人头痛。

她捏着太阳穴,悄无声息走下楼梯,不由自主地往抢救室的方向去。

没办法,如果搞不清楚那个女病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出血,她感觉自己今天一夜都没办法安睡。

好像漏掉了什么关键的事情,所以她才迟迟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这样大出血?

真相似乎只有一步之遥,可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总隔了那么一层。

夜色已经深了,急诊挂号处也只有寥寥几个人。

医院大厅空空荡荡,抢救室里却热火朝天。

主持抢救的周医生不停地喊护士赶紧拿血过来。

患者还在出血,他们没有找到出血点,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输血补液,想办法将人的生命维持住,好抢到更多的时间去明确诊断,好尽快达到止血的目的。

家属已经瘫了。

病人的婆婆眼睛又红又肿,被她抱着的孩子似乎哭累了,已经沉沉地睡去,睡梦中还不时抽噎一声。

病人的丈夫则茫然地睁着两只眼睛,脑袋跟鸡头似的,机械地一顿一顿,似乎想要寻找到什么能够让他紧紧的抓住救命稻草,好给他带来一丝希望。

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单。

护士过来把单子给他的时候,男人嗫嚅着嘴唇不知道想要说什么。

可是护士实在太忙了,根本来不及再安抚他的情绪。只让他在单子上签了字,就直接走了。

余秋走过去的时候,被那人一把抓住了胳膊。

他像个犯了大错的孩子,不知所措地看着身穿白大褂的余秋,眼中全是卑微的祈求:“大夫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吧。我该死,我不敢挖社会主义墙角,我走资本主义道路,我有罪,我拿了鱼汤回家。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老婆不知道的。她以为是我从虎城河摸的鱼。”

他不敢打扰还在抢救妻子的医生,生怕自己耽误了事情。

他只能向任何一位靠近他的医务人员求救,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传达他迫切希望妻子活下去的心。

病人的婆婆嗓子哑了,说话跟被什么东西刮着喉咙似的,总叫人疑心她下一句就能吐出血来:“大夫你行行好,我家卫国以前从来没有从食堂里头拿过东西出来。实在是小芬她妈身体不好,他想让娃娃妈身体早点好起来啊。就这一回,大夫,我跟你保证,他以前从来没拿过。”

余秋听着有些心酸,她赶紧安慰患者家属:“你们先别着急,有话慢慢说。现在能不能好好跟我讲讲看,小芬她妈妈以前都生过什么病啊?这两天有没有什么情况?哪儿不舒服?比方说,一到中午就发热,还有一直咳嗽老不好来着。所有的情况都说说看,一个都不要漏掉。”

在缺乏有力的实验室诊断依据时,详尽地询问病史,并从中发现蛛丝马迹,是她唯一能够做的事。

有的时候往往是病人家属一句不经意的话,就能为医生的诊断提供清晰的思路。

所以临床上医生都非常讨厌恶意隐瞒病史的患者以及家属,因为这常常掩盖了病情真相。

母子二人表情都是木木的,双眼透露着茫然的神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