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死对头给睡了以后” 贞洁 娇妻 终于被征服

他被死对头给睡了以后" 贞洁 娇妻 终于被征服糟糕,余秋脑袋瓜子猛的一个激灵。她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这位年轻的士兵回家之后不是为了呼呼大睡,而是想直接永远睡过去,他很有可能服药自杀了。

现在他之所以倒下来,是药物起效了。

他捅了妻子,他自己也不想活了。

余秋跟着科主任,三步并做两步冲下楼。周大夫已经从急诊科里头跑出来,正在查看病人。

几乎不用瞧,只凑近了闻到那股浓郁的蒜臭味,余秋就能猜测他喝了有机磷农药。

周大夫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年轻士兵的眼睛,大声喊着:“拿管子来,准备气管插管。”

陈敏在边上哆哆嗦嗦,追问余秋:“他怎么了?”

“有机磷中毒,中毒性呼吸衰竭。”余秋看着周大夫给病人做气管插管,小声给自己的同伴解释,“深昏迷状态,点头呼吸,他的情况很危险。”

陈敏这时候大夫的本能上了身,居然想起来提出疑问:“不是说有机磷中毒的患者,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尽快洗胃吗?”

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围在这人身边忙碌,却不见有人拿肥皂水过来呢?

“他已经呼吸衰竭了,第一时间气管插管非常必要。你看到周老师刚才拿听诊器听他的肺部了吗?应该是听到了湿罗音,有明显的肺水肿症状。气管插管可以帮助清除呼吸道分泌物,也能够通过正压通气改善血氧状况。”

余秋压根挤不进去,她发现县医院在处理有机磷中毒方面非常专业迅速。

周大夫气管插管的同时,护士已经拿了阿托品开始静脉推注。药还没有打完呢,另外一位护士就拿来了胃管,开始迅速下管洗胃。

很快浓郁的大蒜臭就弥漫了整个急诊,果不其然,这人的确喝了有机磷毒药。

 文学

医生护士一整套的操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个多余的步骤都没有。

可尽管大家的动作如此之漂亮,简直可以被拍下来当做教学视频,患者仍旧没能醒过来,最后他被推入了病房。

程芬的婆婆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每一个从她身旁经过的人,无不对她报以同情的眼神。

人们不知道小夫妻俩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矛盾。可是现在这家的儿媳妇人还在手术台上抢救,儿子也喝了农药昏迷不醒,说不定会没命,只剩下个老人不知所措,只能哭泣。

实在是太惨了啊。

余秋也不晓得该怎样安慰程芬的婆婆,她甚至不敢面对这位头发花白的女人。

家属未必理解病人的隐私权啊,或许她只会怪医生太缺德,居然帮着红杏出墙的女人隐瞒家属。

郭主任朝余秋跟陈敏使了个眼色,两个小赤脚大夫赶紧往回退。

算了,城门失火,她们可不想当那条被殃及的池鱼。

走到住院部的时候,陈敏还在感慨:“这事儿闹的,你看这是。”

余秋也重重地叹了口气,感觉真是不可说也。

“哎,你说他为什么自杀呢?都不怕死了干嘛不宰了那个男的?他这一死不是白便宜了别人嘛。”

“都捅了程芬了,也没啥好便宜的。”余秋摇摇头,迟疑道,“这可真说不清楚。”

老实讲,存了必死的心,没理由放过那个奸夫呀。

余秋能够想到的理由只有两点,第一,程芬死活不肯向丈夫透露那个男人的身份,甚至百般维护这个人。所以她丈夫在激愤之下捅了妻子,然后自己自杀。第二,那个男人不是一般人,普通老百姓惹不起,戴了绿帽子的丈夫得考虑不能祸及家人,毕竟他还有母亲跟其他亲人,所以只能对自己跟妻子动手。

但凡涉及到这种家务事,多半都是满地鸡毛,兜头狗血。

两人经过儿科病区的时候,余秋突然间回过神来:“对了,有机磷中毒!”

陈敏满脸茫然:“怎么了?”

她知道程芬的丈夫是有机磷中毒呀。

余秋顾不得跟她解释,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儿科病房,焦急地询问护士:“那个抽搐的孩子住在哪个病房?我想看看她。”

“为什么要看她?”余秋的身后传来询问的声音。

余秋扭过头,正对上文教授面带微笑的脸。

妈呀,这位大佬怎么又出现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余秋下意识地就想咽口水,摸着良心说,她真不愿意文教授三天两头的出现。

“这个孩子有可能是有机磷中毒。”余秋平静了思绪,说话稳当起来,“她脖子上的皮肤破损很可能就是因为有机磷农药刺激了皮肤,所以才导致的局部反应。”

文教授点点头,像是教学大查房考学生一样:“除此以外呢,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支持你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是个小姑娘,她的头发并不短,有可能会长虱子。孩子奶奶可能用敌敌.畏或者是□□之类的农药给孩子灭虱子,结果导致了有机磷中毒。”

余秋当年实习的时候,在icu碰到过类似情况的病人。

留守儿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口吐白沫被送到了医院。不知道是害怕被家里头其他人责难还是的确情急之下忘记了,奶奶死活没有说用敌敌.畏给孩子灭虱子的事情。

最后还是接诊医生查看了孩子的瞳孔情况,高度怀疑有机磷农药中毒,再抽血化验给孩子赶紧用上了药。

但是那个孩子因为耽误的时间太久,愈后状况并不好。后来家属因为经济原因,放弃了继续治疗,直接把孩子抱回家了。

至于回家之后的状况,余秋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她医学知识告诉她,情况绝对不会有多好。

余秋不想同样的情况再发生,大人犯下的错误,最后承担不幸后果的却是孩子。这真是太糟糕了。

文教授满意地点点头:“很好,你的思维很清晰。你爸爸一定很高兴,这些年你没有落下知识。”

余秋扯了扯嘴皮,小心翼翼地提出要求:“教授,我想去看看那个孩子。”

文教授点点头:“去吧,用过药了,已经醒过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8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