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乳上下抖动着叫着 -蕾被黑人按在轮胎上干

双乳上下抖动着叫着 -蕾被黑人按在轮胎上干这给小田老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真是恨不得将图书馆里头的所有书全都塞进脑袋瓜子中去。

小田老师感慨:“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有图书馆这么好的地方呢?”

其实他们初中也有图书馆的,他家旁边就是市图书馆,但她根本想不起来进去看书。

余秋倒是惊讶,现在的图书馆原来没被封了啊,居然还正常对外开放。

“你找找看,有没有讲养兔子的书。”余秋侧头想了想,又改了主意,“要不你干脆问问看,卫校有没有专门养兔子的地方?”

反正他们医学院是有咱们的养殖场,各种被实验用的兔子,豚鼠,青蛙什么的都有专人养殖。

田雨连连点头:“回头我就去打听去。伟大的主席说的没错,我们必须得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天天坐在教室里头看书学习,我肯定想不到,我还要学习这些有用的知识。”

“没有知识是没用的。”余秋笑了起来,“只是见效时间快慢而已。你认为学习的没有用处的知识,将来有一天必然会派上用场,甚至早就产生了作用而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田雨没听明白余秋话里头的意思。她被同伴的话彻底绕晕了又急着去图书馆看书。小田只草草挥挥手,火急火燎地往图书馆冲。

嘿,她可得抓紧时间。下午2:00开始,她可是要给学生们上课的。

等她找到了怎么养兔子就写信托陈福顺的爷爷奶奶接力传回去给胡杨。

啊,再过一个月就要入秋了吧。他们回去的时候,母兔们会不会都怀孕了?到时候小鸭子们是不是都能下田游泳了?田里头的鱼长大了没?

余秋看着嘴里头跟念经似的小姑娘,摇摇头,哭笑不得地朝急诊方向赶。

快要走到示教室的时候,她又撞上了李红兵这几个孩子。

陈福顺满头大汗地拎着个水桶进楼,挨了李红兵一顿埋怨:“你怎么慢得跟王八似的,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点儿。我日,汤洒了我拍死你。”

余秋快走两步上前,看着木桶里头满满当当的一个个搪瓷缸,忍不住挑眉毛:“你们还没吃饭?怎么不吃过饭再过来?”

“没顾上。”李红兵笑得鼻子皱起了个小窝窝,伸手狠狠拍了下陈福顺的肩膀,笑得见牙不见眼,“反正陈福顺要过来,就让他带着了。”

余秋不赞同地摇头:“下次还是吃完了再过来。你们这么多人呢,饭菜多重啊。”

 文学

李红兵立刻挤眉弄眼:“小秋大夫,你是心疼我们陈福顺了?”

余秋现在超级明白田雨动不动就对李红兵扬起教鞭的心了。这孩子嘴巴可真够欠的。

她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行,既然你们小田老师都说了,那我多给你们出几张试卷啊。”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少年顿时容色惨淡:“小秋大夫,你是医生,怎么还出试卷呢。”

余秋认真地点点头:“我不仅要出试卷,还要再给你们上生理卫生课。上次光在黑板上画图不清楚,现在在医院,在学校里头,有现成的模型给你们看。”

几个孩子嗷嗷叫着,连拖带拽将木桶挪走了。

小秋大夫实在太可怕了,上次光是在黑板上画图就已经让他们一夜没睡安稳。听说还有女同学直接在课堂上哭了。

这回要是连模型都拿出来的话,他们还怎么活呀?妈呀,实在太害臊了。

陈福顺还回过头鼓足勇气冲她喊:“我不累的,我推着车子来的。”

余秋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群熊孩子。她其实就想告诉他们,往饭里头放点儿骨头汤,味儿还挺香。

到了第二天中午,余秋去医院食堂吃饭的时候,她真是见识到什么叫做虚心认错坚决不改了。

李红兵那小子又让陈福顺拎着个大木桶到医院来,里头满满当当的还是搪瓷缸子。

陈福顺大老远的,又把他们的中午饭推过来了。

余秋这回真动了怒:“你们干嘛老在医院待着?你们以为医院是很好的地方吗?”

开什么玩笑啊?医院病菌集聚,现在的院感也相当够呛。昨天晚上余秋还在产房里头打了半天苍蝇,那苍蝇死活不飞出去。

万一染上了呼吸道传播性疾病呢?不让他们生回病,他们就不晓得厉害。

李红兵赶紧跟余秋求饶,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小秋大夫你别生气,我们马上就走。”

余秋察觉到自己的语气过于严厉了,怕吓到了这群乡下孩子。她放缓了口气:“好了,把饭拿到教室里头去吃吧。没事不要老跑医院。真要收玻璃瓶的话,每天早上过来。那时候人少。”

李红兵连连点头:“晓得了,我们以后一定注意。”

说着,他朝楼梯口方向喊了一句,“小伟,我们以后中午在卫校教室里头吃饭,知道了吗?”

小伟茫然地睁着两只眼睛,似乎反应不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红兵立刻上前,亲热地搂住他的脖子,把人带到边上去说话:“你可以去教室里头找我们呀,我们还给你带饭。”

余秋这才反应过来:“你们是想陪着小伟的哥哥一块儿吃饭?”

她忍不住笑了,“以后轮流来就行,你们这么多人进病房,不利于病人休息的。”

李红军笑得眼睛跟月牙儿似的:“晓得勒,下回我们轮流过来。”

余秋这才点点头,催促他们:“快点回去吃饭吧,别饿坏了肚子。”

陈敏好奇地看这群孩子:“他们对朋友还挺友爱的啊。”

余秋掩饰不住内心的小骄傲:“那当然,你别看他们皮,人还是很好的,特别善良。”

吃过饭,一群赤脚大夫照旧又去急诊帮忙分诊病人。

余秋还没有来得及走进示教室,旁边就伸出条胳膊拦住她:“姑娘,快帮我喊大夫。”

陈敏下意识地扭过头,看到个满脸污血的男人横在他们面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