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H又粗暴的男男纯肉*二根粗大挺进稚嫩苞

又H又粗暴的男男纯肉*二根粗大挺进稚嫩苞余秋挑挑眉毛,端正了脸上的颜色:“有个事情我倒是想跟你们商量下。你们以后如果都住医院的话,那能不能借用一下你们的床位?”

侯向群满头雾水:“什么意思?你要我们的宿舍有什么用?”

“借给我们大队的人睡。”余秋认真地看着侯向群,“你也知道我们大队的人没日没夜拖县城垃圾的事情。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队有对老夫妻跟他们的侄儿基本上隔几天才能回家一趟,晚上也是睡在船上,很难休息好。

你们要是宿舍空着的话,能不能借给他们睡?回头我让何东胜请你们吃烤田鼠。”

侯向群笑容满面:“那咱们可说定了啊,睡一晚上给一只田鼠,得是烤熟了的那种。”

余秋点点头,相当大方地应下来:“可以,明儿我就让人把话传回去。”

水上湿气重,昼夜温差又极大。

陈家老夫妻年纪大了,他俩长期在根本不适合人居住的船上过夜的话,身体会垮掉的。

况且现在天气热,说不定等立秋过后就凉下来,到时候睡在船上更加吃不消。

侯向群笑得厉害,连声揶揄余秋:“可以呀,这当家奶奶真是大气。”

余秋知道这群人就是爱开玩笑,没办法跟他们较真。

她索性直接跳过这个话题只谈根本:“那就从今晚开始成不?你还得跟他们商量一下吧。要是大家有什么贵重东西放在宿舍的,好歹也收拾收拾。”

“没事。”侯向群直接挥挥手,“要是他们知道每天都有肉吃,肯定要抢着给你们送宿舍的。”

他抬脚往前走,示意余秋跟着,“咱们现在就过去,反正我们红星公社的都睡一个宿舍。”

侯向群跟李伟民等人都在普外科。听说余秋愿意拿烤田鼠换宿舍,大家回答得一个比一个痛快。

李伟民还担心这事儿不早点敲定的话会叫其他公社的人抢了先。他立刻招呼着同伴们去宿舍收拾东西,今晚就把宿舍给空出来。

余秋赶紧借了医院的电话打去渡口值班室,好通知陈家老夫妻俩赶紧过来。

 文学

可惜渡口值班室的电话机不知道是始终占线还是没摆好听筒,余秋一直打不通。

她这人心里头不能有事,否则搁着不处理她就一直惦记着。

余秋直接下楼跑去找侯向群,准备请对方陪自己跑一趟渡口,接陈家老夫妻过来睡觉。

结果她刚到普外科门口,就见一群人推着平板车往手术室跑。侯向群在后头追得脑袋上的帽子都掉了下来。

“让一让,让一让。这人要开刀。”

余秋跟着众人赶紧让出一条路来,一不小心还踩到了旁人的脚。

她赶紧转过头道歉。

等认出对方的脸时,余秋惊讶地挑高了眉毛:“贺同志,你怎么在这里?有哪里不舒服还是家里人生病了?你不是去上中专了吗?”

小贺胳膊上别着红袖章,满脸严肃:“我正在找反格命分子呢。学校放假呢。”

余秋脊背一凛,脸上立刻做出关心的神色:“啊?医院有反格命分子吗?”

“哼!他居然侮辱我们伟大的领袖,还践踏鸿保书!”小贺金刚怒目,狠狠地挥舞了下拳头,“我们一定要把它揪出来,好好审判他的罪行。”

余秋配合地挑高了眉毛:“还有这种事?那真是太可怕了。不过医院病人这么多,你要到哪儿去找啊?”

“就是她!”斜刺里冲出个怒火中烧的红未兵,恶狠狠地瞪着余秋,“中午就是你包庇那个现行反格命分子的。”

余秋满脸茫然:“你在说什么呀?中午我就给病人看病来着,替老太太跟一小孩,孩子喉咙里头堵了东西连话都说不清楚,怎么反格命啊?”

“那个人公然攻击我们伟大的领袖。”红未兵愤愤不平,“就是你把人带走的。”

余秋不动声色:“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人留下来呢。”

红未兵语气悲愤:“因为你们说他喝醉了,直接把人架走了。”

余秋做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你说那个人啊。他不是喝醉了,他是酒精中毒,后来挂了瓶水才走的呢。我们都被吓到了。”

“你不要狡辩!”红未兵急了,“他还践踏鸿保书。你明明看得清清楚楚。”

余秋表情无奈:“我个子就这点儿高,我能看到什么呀?我就看到他要摔倒了,怕他后脑勺着地会有生命危险,这才招呼大家把他赶紧送走看病的。”

说着,她侧头问医院的清洁工,“师傅,你有在地上看到鸿保书吗?”

清洁工摇摇头:“什么鸿保书啊?医院地上就门诊病历最多。该不会是病历沾了血吧?”

红未兵还想再说什么,小贺先不耐烦了:“行啦,你当时干嘛不盯着那人?真是的,现在连人都找不到,还怎么对质呀?”

那红未兵稚气未脱的脸上全是委屈的神色:“我哪儿知道他们这么不格命,居然包庇坏分子。”

余秋真懒得跟这种人扯,任何势力都需要打手,免得脏了他们高高在上的手。被相中的打手不是蠢就是毒。

小贺挥挥手,直接打发了这跃跃欲试的小红未兵,是双眼放光地盯着余秋:“怎么样?我的长毛过得好吗?”

余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贺同志,你也好意思说,你走的当天晚上,长毛就生小兔子了。”

小贺瞠目结舌,半晌才眨巴两下眼睛:“我家长毛是公兔子呀?”

“公兔子?你见过一窝下9个崽的公兔子吗?”余秋冷笑,“我们吓都吓死了。”

小贺却高兴起来:“嘿,我家长毛可真够能干的,英雄母亲啊。太好了,我一定要去看看它们。哎哟,小兔子。”

“想都不要想。”余秋毫不犹豫地打消他的痴心妄想,“小兔子是我们的,最多到时候我们把长毛还给你。你以为小兔子好养啊,胡杨一宿一宿的不睡,生怕小兔子被长毛给直接咬死了。”

小贺悻悻:“我又没说要跟你分兔子。不都是为社会主义事业做贡献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