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玩弄秘书H调教~小家伙腿越来越开了

老板玩弄秘书H调教~小家伙腿越来越开了程铎脸上的轻松肉眼可见地变淡,他抹了把嘴角残留的血渍,含糊道:“没什么,一点小毛病。”

永哥儿满脸担心地看着程铎,想说什么却碍于旁边都是人,只能暂时作罢。

“还得是猎户出手,真厉害呀!野猪也不在话下!”

“这一刀也太狠了,猪肠子都掉出来了,难怪跑不了多远……”

“这猪怎么也得有个一两百斤吧……三爷,能不能让猎户给我们也分点?”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盯着李三爷,想让他去跟程铎说。

他们杀猪的时候没出多少力,可是之前拦着野猪不让它糟蹋庄稼,还有人受伤了呢!

李三爷想到柱子等受伤的村民,到底厚着脸皮上前跟程铎商量了一下。程铎也不是什么好处都要自己拿完的人,同意让李三爷拿走一半猪肉,加上内脏他全都没要。

他话音刚落,在场村民全都欢呼起来,李大壮和沙二叔等人还特意上前来跟程铎道了谢。因为一起围捕了野猪,程铎又大方地让出了一半猪肉,大家看他的目光都变得亲近了很多。

李三爷还是比较公正的,除了受伤的人,拿着农具过来帮了忙的,地里被野猪糟蹋了的,都分了肉。

虽然这么多人一家分下来也没有多少,不过这都是白得的肉,足够让大家高兴很久了。

永哥儿担心程铎的身体,没去参与分肉,与魏陵一左一右护着程铎先回家了。

不过李三爷也没忘了他们,让人把猪头和半边猪肉给程铎送来的时候,他们一人也分了大概四五斤的样子。

别看四五斤有点少,其实除开内脏猪肠,他们跟其他村民比起来,已经算是很多的了。

魏陵没想到自己也有份,正要推辞,程铎却道:“你出了力,分肉是应该的。”

程铎已经打定主意,这肉让魏陵自己带回去了,这几天他在自己家吃住的,就算是他另外分给对方的。

还有永哥儿……

程铎想到这里看了永哥儿一眼,又飞快地收回了目光。刚才永哥儿舍命来救他,他不是没有感觉,甚至因为第一次被人这么在乎,程铎心里既惊喜又忐忑。

可是这股惊喜在想到自己的身体时就没了,他如今自顾不暇,说什么都是虚的……

永哥儿也有点不敢看程铎,事实上从刚刚回来开始,他就一次正眼也没有跟程铎对上过。

他不知道程铎怎么想的,但他脑子里全是程铎最后那一眼温柔的笑,永哥儿没办法停止去想,程铎那时候对他笑是什么意思?

他甚至有点埋怨程铎,没事瞎笑什么,不知道很容易惹人误会吗……

只有买了豆腐和鲫鱼回来的山娃子一脸茫然,不过看到院子里堆成小山一样的野猪肉,他双眼马上变成了垂涎——好多肉啊!

 文学

白得了这么多猪肉,程铎也不吝啬,众人中午吃的是永哥儿亲手做的酸菜炖五花肉、莴笋炒肉片,鲫鱼豆腐汤,全都是满满一大盆……不说山娃子,就连魏陵都吃得满嘴流油。

别看他号称小将军,其实吃住都跟普通士兵一样。偶尔休假出来打个牙祭,他那点微薄的俸银也不敢全都花了,顶多沾点荤腥解解馋,哪敢像如今这样敞开了吃肉?

当然,程铎也没忘了让永哥儿单独留一份给他爹,其实就是让他顺便把晚饭也带回去。

吃完饭,山娃子帮永哥儿收拾了桌子,洗了碗,就捧着肚子打算开溜。魏陵还有话要问他,怎么可能让他跑了,找借口追了出去。

人都走了,永哥儿犹豫了一下,来到拿着猎刀在大木盆里分肉、码肉的程铎面前:“你要不想被人知道,我陪你去二十里坡看看?”

程铎头也没抬:“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都吐血了!”

“一点小毛病,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程铎一脸无所谓地道。

永哥儿咬牙瞪着他,只觉得自己急得不行,程铎这个当事人反倒跟没事人一样。

他不懂程铎为什么不肯去看大夫,可他们非亲非故,他又不能押着他去。而且程铎是个大男人,他又怕自己说得太过好像自己很嫌弃他似的,只能深吸口气,问:“你连野猪都敢杀,难道害怕看大夫?”

程铎竟然点头了:“确实有点,你在山洞里给我熬的那药苦得很,我差点没把舌头咬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