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拒还迎高H文*手指扩张宫口

 欲拒还迎高H文*手指扩张宫口他们家永哥儿不会因为程铎包吃,就把人家家里有的东西都做了吧?这也太狠了……

还有,他竟然还做了玉米碴子饭!

李旺看着永哥儿端过来的三大碗饭,吓得手都抖了:“永哥儿,你……”

这是不过了还是怎么样!

永哥儿无奈地看着他爹:“爹,程铎就喜欢这么吃。”

那小白菜还是他刚去地里摘的,种下去才长出来一小截,因为程铎厨房里一根菜叶子都没有,他才不得不摘下炒了一盘。

程铎果然很满意,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大块炒肉,又吃了一口饭,心满意足道:“不错,以后就按这个标准来。”

他边吃还不忘招呼李旺:“李叔,你也吃啊。”

李旺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这…程铎啊,日子不是这么过的,你不能手上有多少就吃多少,吃完了可咋办?”

“没事,吃完我再上山打就是了,昨天摆摊拿去卖的肉都还没吃完呢,家里堆太多还容易招狼。”

程铎说着,指了指挂在屋檐下的一排野鸡、兔子、大雁等腌肉。因为他觉得猪肉最好吃,才紧着让永哥儿做猪肉的。

李旺:“……”他现在去学打猎,还来得及吗?

大概率是来不及的,他腿脚还灵便的时候上山采药,不是没见过野鸡飞来飞去,可他一只都没有抓到过。而且他也见过别的猎人,那些人都是实在没地,才不得上山讨生活的。

他们打猎可没程铎这么容易,运气不好的时候好几天都打不着一只猎物,更别说大家伙了。

李旺的目光在程铎晾在架子上的狼皮转了转,对程铎的能力有了新的认知。

但显然,他的认知还差得远了……

 文学

永哥儿这会儿也看到了,皱着眉头道:“难怪我刚才在菜地里看到脚印,原来是狼!”

被狼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永哥儿想起第一次见到程铎时,被他打死的那只狼,有些怀疑狼群是盯上程铎了。

程铎不以为意:“没事,他们来也只是给我送狼皮和狼肉,我巴不得他们多来几次。”

“你还是小心一点吧。”永哥儿不放心地提醒。

李旺也劝道:“我听那些老猎人说,狼很狡猾,打不过不止会从背后偷袭,还会像赶羊一样,把猎物赶进陷阱……你时常要上山,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程铎一顿,没说自己已经被头狼偷袭过了,为了耳根清净,只能装作一副受教的样子。

永哥儿何尝看不出来程铎没听进去,不过他知道程铎力气很大,就算手里没有武器也能赤手空拳打死狼,因此也没有十分担心。

李旺在程铎这里干了三天,每天桌上至少都有一道肉,主食更是不用说了,不是馒头、烙饼就是米饭。

李旺不是没私下提醒过永哥儿,但永哥儿一缩减伙食、桌上的蔬菜变多之后,程铎转头就来找他抱怨了。他夹在程铎和自己爹中间,简直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李旺越干越觉得心虚,原本五天才能干完的活儿,他们三天就干完了。这主要还是程铎的功劳,他加快进度,程铎也跟着加快。

他力气又大,好像不知疲倦似的,挑着沉重的水桶仿若无物……后来程铎干脆不让他挑了,只让他和永哥儿浇地。

就在四亩地的农活都要干完的时候,一直没冒头的吴桂花突然带着李三爷和村里的族老,浩浩荡荡地出现了。

除了吴桂花,甚至好几天没露面、脸色苍白的丰哥儿都一起跟着来了。

李旺一看见吴桂花就皱了眉:“你们来干什么?”

“老二,你这是什么口气?这猎户给了你好处,你就一心帮着外人了是吧?”吴桂花显然也气不打一处来。

李旺也硬气地很,扫了眼一起来的李三爷和村里的长辈,毫不留情地道:“我之前在李满仓家里已经说过一次,我今天就当着三爷你们的面再说一次,我跟李满仓断绝兄弟关系了……”

“老二,你浑说什么?”吴桂花尖叫着想打断他,没想到李旺理都不理,继续道:“以后他们一家与我无关!你们也少过来攀扯,我就是穷死、饿死,也不会去求李满仓一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