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两条香舌激烈纠缠\ 病弱美人受被亵玩np

“两女两条香舌激烈纠缠\ 病弱美人受被亵玩np程——”永哥儿还要说话,转头就被程铎狠狠地瞪了一眼,顿时不敢说话了。

“不用了,只是磕破了一点,银子又没有少,我就不要你们赔了。”丰哥儿打断他,冠冕堂皇地说完,扯了吴桂花就要离开。

吴桂花不明所以,但这会儿也看懂了丰哥儿的脸色。何况他拽着自己的力道大得吓人,吴桂花不是傻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挪动脚步跟着走了。

“站住,我让你们走了吗?”程铎突然低喝一声,从肉摊后面大步走出来,指着面前的地方道:“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了,谁也别想走!”

“你…什么意思?”吴桂花回头,见程铎沉着脸,大马金刀站在肉摊前,仿佛杀神一般……突然有点怂了。

程铎没理他,看向丰哥儿:“别说我刚刚只是挥开你,你自己没有站稳……就算我真的推了你,这点力度也不足以把银子磕坏,而且坏了我又没说不赔,你跑什么?”

“我已经说了,我不要你赔钱。”丰哥儿死死握着簪子,头都不敢抬起来,他这会儿就想赶紧带着他娘回家,看看是怎么回事……

“不行,簪子到底是怎么坏的,弄清楚了该怎么就怎么样,我可不想担些莫须有的罪名!”

说着看向人群里:“三爷,你说是吧?”

李三爷尴尬地站了出来:“……成吧,我来主持公道。”

他刚刚之所以一直没有站出来,就是觉得事情经过可能不太好判断。因为程铎确实对丰哥儿动了手,要不是他,丰哥儿也不会后退,继而踩到石头。

不过程铎态度这么强硬,丰哥儿又一味地遮遮掩掩……李三爷这会儿也明白过来,喜哥儿说的簪子黑了,怕是确有其事。

李三爷看向丰哥儿:“拿出来吧?”

说起来丰哥儿也是自作孽不可活,承认自己没站稳不就好了吗,非要把责任推给程铎,这下好了,人家不依不饶了。

丰哥儿握着簪子的指节都泛白了,永哥儿等不及,上前抓着他的手掰开,这才看到那破了一角的簪子,里面确实是黑的。

“这是……只贴了一层银箔?”

众人惊呼:“假的啊!”

“难怪喜哥儿刚刚说簪子是黑的呢,丰哥儿还骂人家看错了……”

 文学

“我说呢,怎么一碰就坏了!”

“若是猎户不把他们留下来,大家岂不是就误会了?”这话一出,村民们看丰哥儿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

“不可能!”吴桂花不信,劈手夺过那银簪,发现破口出果然是一层薄薄的银箔,抖着手往下一撕,果然更多黑色内里露了出来。

“怎么会……”她不信邪地拖过丰哥儿手臂上的银镯,咬了一口,发现也是假的,难以置信地道:“不会的!严公子那么有钱,为什么要送丰哥儿假货?”

她看了眼丰哥儿,从他苍白的脸色和满头的冷汗,突然联想到了更严重的东西——

完了,丰哥儿的嫁妆!

吴桂花一阵天旋地转,好险没有晕倒,回过神来,也顾不得程铎了,带着丰哥儿深一脚浅一脚地就往家跑。

李三爷叹了口气,想了想跟在后面:“我去看看。”

李三爷这话等于提醒了众人,村民们仿佛怕错过了什么大戏似的,呼啦呼啦跑了个精光!

刚刚就躲在人群里的钱阿么一边跑,还一边心虚:他就是看不惯吴桂花得意,说那严公子骗人也是嫉妒更多,哪成想就真的发生了呢!

大家不会觉得是他乌鸦嘴咒的吧?

第29章 那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既然人都跑去看热闹了, 程铎干脆转身收了摊子,永哥儿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愣愣地问:“怎么收了…剩下的不卖了吗?”

“人都跑了, 还卖给谁?”

好在刚才人多, 他带来的肉已经卖出了大半, 剩下的自己吃也可以了。

程铎回头瞥了永哥儿一眼:“担心就回去看看吧,我这里没什么事了。”又拿出一大块新鲜肉给他:“这是给你的工钱,藏着点, 别让人看见了。”

就这样那些人已经传得乱七八糟,看见他拿肉给永哥儿, 肯定又有人要嫉妒地说闲话了。

永哥儿犹豫地接了过来:“我知道……你,你不一起去看看吗?”

程铎轻轻一晒:“我这人不爱多管闲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iuxieku.com/17807.html